• 目录
  • 简介
  • 收藏

    少爷为奴

    萱花国的富家阔少傅凉雪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一个低贱的奴隶,还要去服侍另一个男人!孤高冷傲的他何时受过如此欺辱! 他逃跑、反抗、求助甚至是寻死。 在那个男人看来,不过是閒来无事逗弄逗弄宠物。 大手一挥,遮住了他所有希望的光亮。 他逃不出他的手掌心,永远也逃不掉!

    第三章 掉进水里

    小说: 少爷为奴 作者:君玉 字数:2034 更新时间:2019-11-15 09:03:18

    “一连下了几天的大雨,终于是放晴了。”绿衣丫鬟双手撑在凉亭围栏上,水灵儿的眸子看着天边软绵绵的白云说道。

    她一转身,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位正在看书的白衣公子,那白衣公子有着超凡脱俗的气质,眉眼间若有若无地带着一股子仙气,举手投足间都是那么高贵优雅。绿衣丫鬟一不小心就看待了。

    只瞧着他凤眸一瞥,见着绿衣丫鬟发愣了,故作轻咳声唤醒了绿衣丫鬟。

    “啊,少,少爷。”绿衣丫鬟回过神,连忙低下头,小脸上已经浮上了两朵小红云。

    “茶凉了。”冷冷淡淡地声音从那张粉嫩的浅唇飘出。

    绿衣丫鬟立马上前去恭敬道:“奴婢这就去给您换。”绿衣丫鬟说完,拿着茶具转身,刚要准备离开,忽地停下了脚步,小心翼翼地看向傅凉雪。

    “担心什么,上面不是还有你的青雪哥哥在吗?”傅凉雪没有去看绿衣丫鬟,点破了她心中的疑虑。

    不过这也不怪绿衣丫鬟,好几次傅凉雪都找藉口支开绿衣丫鬟然后去寻死。好在后来必兰千川发现了这个问题,直接派了个武力高强的暗卫,随时跟在身边,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傅凉雪口中的青雪。此时的青雪正坐在凉亭上面闭眼养神呢。

    “少爷您稍等,奴婢这就去给您换茶水来。”绿衣丫鬟也想到了凉亭上的人,嘴角忍不住往上翘,那般模样就跟思春的姑娘一般无二。绿衣丫鬟高高兴兴地出了凉亭。

    过了一会儿,茶水被送了过来,金遍黑色锦衣衣袖扫过石桌。傅凉雪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瞥了一眼茶杯。一双男人的手提着茶壶给他倒了一杯,这时他才发现不对。他猛地一抬头便看见必兰千川施施然站在跟前。

    傅凉雪吓得直接站了起来,后退了好几步,手上的书掉在了地上都不敢过去捡。

    必兰千川挑了挑剑眉,笑道:“我有这么可怕吗?”说着委身弯腰帮傅凉雪捡起了掉在地上的书。

    傅凉雪当然怕他,每次见到必兰千川的时候,都是他被羞辱的时候。他们两个人在之前的一个月里,从来就没有正经地沟通过一次。每每都是他寻死,他出现惩罚,然后消失,他再寻死,他再出现惩罚,如此循环往复。

    傅凉雪站在那里一声不吭,身上的气质依旧不变,冷冷淡淡的,似是完全不想和必兰千川有任何交谈。

    见着傅凉雪不说话,倒也不生气,他有的是法子让他开口。

    只瞧着必兰千川坐在凳子上,随意翻看着傅凉雪刚刚在看的书。

    “我听绿衣说,最近你的胃口好了许多,身子应该养得差不多了吧?”

    这话一出,傅凉雪的身子忍不住微微一颤,他自是明白这句话背后的意思。

    “没,还没痊愈。”傅凉雪虽然孤高冷傲,却也知道什么是大丈夫男子汉,能屈能伸。既然蓝琛说过会来救他,就一定不会食言。

    只要再忍一些时日......一定能离开这个煞神。

    “没事就多吃些补品,多出来走走。知道了吗?”必兰千川说完见着没什么声响,抬头便看见傅凉雪正偏着头看着池塘里的荷花发呆。

    发呆不是最重要的,这难得嘴角上翘,让必兰千川有些不好受,他知道傅凉雪在想什么。黑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危险的气息。

    傅凉雪被必兰千川充满寒意的眼神惊醒,心中更是忐忑不安,那似看猎物的眼神让傅凉雪忍不住想要逃离。行动不经脑袋思考,一路后退。

    “小心!”

    必兰千川刚说了这么一句,傅凉雪还没来得及反应身子便后倾,朝着池面倒了下去。而必兰千川本想拉住傅凉雪,却因为惯力跟着掉了下去。

    好在这小池子并不是很深,只没过了傅凉雪的雪白的脖子。

    “我说,在我面前寻死,是不是胆子大了点?”必兰千川一把将傅凉雪搂入怀中,用力到不行,似是要把傅凉雪融合在自己的身子里一般。

    “你!放开我!弄疼我了!”傅凉雪挣扎着想要远离必兰千川,可他跟前的男人,自然不会让他如愿以偿。

    刚刚必兰千川还正生气着呢!他会不知道傅凉雪在想着那个王爷?

    既然傅凉雪这次自己要送上门来,他自然不会客气。

    只瞧着他抓住傅凉雪的下巴便吻上了他的浅唇。霸道的舌头舔舐着傅凉雪薄薄的唇瓣,三两下就闯了进去。傅凉雪挣扎得更厉害了,心一狠,张开贝齿,趁着必兰千川舌头闯进来的那一刻,一口就咬了下去。

    然而让傅凉雪感到意外的是,必兰千川除了最开始退缩了一下,反而吻得更深,更加霸道,他的舌上更是能感觉到一股子血腥味。

    必兰千川皱着眉头,闭上眼睛吻够了,才施施然退了出来。见着傅凉雪竟然看着他发愣,忍不住问了句:“怎么了?”

    傅凉雪回过神来,连忙偏过头不去看必兰千川。

    “你知道,我这将军的位子是怎么坐上来的吗?这点疼算得了什么?”当然也得看是为了谁,去承受这番疼痛。

    这最后一句话,好麵子的必兰千川自然不会说出来。他抱起傅凉雪,略施轻功就步入了凉亭。现在两个人都湿漉漉的,傅凉雪上等丝绸的白衣紧紧贴在皮肤上,勾勒出了诱人的锁骨,视线再望下移更是别有一番风味。

    傅凉雪发现必兰千川眼神的不对劲,一把就推开他准备逃离凉亭。然而必兰千川可不是什么大善人,一把就抓住了傅凉雪。

    “我觉得,我下面的东西想你了。”

    必兰千川说话过于直白,让傅凉雪一时语塞,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厚颜无耻之人!

    “我,我刚刚说了我身体还没好。”

    “我知道。”必兰千川说着不等傅凉雪再说其他,一把将他横抱了起来,几个纵跃就离开了后院,朝着雪兰轩走去。

    此时一直在凉亭上闭目养神的清秀男子缓缓睁开眼睛,看着那一黑一白远去,忍不住摇了摇头。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