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少爷为奴

    萱花国的富家阔少傅凉雪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一个低贱的奴隶,还要去服侍另一个男人!孤高冷傲的他何时受过如此欺辱! 他逃跑、反抗、求助甚至是寻死。 在那个男人看来,不过是閒来无事逗弄逗弄宠物。 大手一挥,遮住了他所有希望的光亮。 他逃不出他的手掌心,永远也逃不掉!

    第五章 神机妙算

    小说: 少爷为奴 作者:君玉 字数:2070 更新时间:2019-11-17 10:39:12

    在高潮结束后,傅凉雪眨巴着迷离的凤眸,看向青色的床帐,轻喘着。此时的他正沉浸在发洩后的余韵中,脑子里是一片空白。就连捆绑住的手何时放下来的都不知道。

    而让他真正清醒过来的,是手上烫手的灼热。

    此时,必兰千川已经褪去了身上的紫衫,露出了健康的小麦色肌肤,由于常年征战,身上难免会有大大小小的疤痕,但也阻挡不了他释放出男人该有的魅力,在这魅力之上更是增添了几分性感。

    他跪坐在傅凉雪比一般男人稍细一点的腰间,两腿间的灼热抵在傅凉雪性感地腹部上,抓着傅凉雪的手,覆盖在上面开始套弄着。

    “你干什么啊!”傅凉雪瞪大了凤眼,不可思议地看向必兰千川,意识完全清醒了过来,一把就扯出了自己的手,他不敢相信自己刚刚握住的是另一个男人的宝贝命根子!

    “怎么?你舒坦了,就算了?我这儿还没开始呢。”必兰千川邪魅一笑,忍不住舔了舔干燥的唇,黑色的眸子裡满是情欲。

    他一只手牵着傅凉雪的,另一只手轻轻拍打了下可人儿的臀侧,说道:“现在你依旧有两个选择,要么,你用你这漂亮的手帮我解决,要么就是这下面,你选哪个?”

    “你就不怕我毁了它?”傅凉雪看着身上的无耻之徒,咬牙切齿地说道。本就还沾染了情欲的脸上更添加了几分羞恼。

    “你这倒是提醒了我,那就算了吧。”必兰千川假装醒悟,说着就起身准备去掰开傅凉雪的腿,不出意外,傅凉雪立马妥协了。

    “我,我用手!”傅凉雪实在不想让那过于惊人的尺寸进出自己的身体,他怕疼,更怕这种带着屈辱混合着无耻快感的疼痛。

    必兰千川见着可人儿妥协了,微微挑了挑好看的剑眉,双手撑在身后,弯曲着一条腿,把宝贝命根子坦坦荡蕩地展示给傅凉雪看,等着可人儿主动取悦自己。

    “过来吧。”

    傅凉雪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起身坐了过去。他何曾想过,他堂堂傅二公子会像妓女一样替另一个男人做这种事?只道世事难料啊,现如今被逼迫成这样,他也只好委曲求全了。

    傅凉雪忍不住歎息了一声,凤眼自然是不敢去看着,纤白的手指颤颤巍巍地伸了过去,轻轻握住了小必兰千川,那烫手的灼热让他忍不住想要放手,却被必兰千川一把握住。傅凉雪的手有点凉,但是并没有给必兰千川的大宝贝降温,反而是让它更加灼热了起来,似乎随时都会爆发一般。

    “早点结束早点轻松,刚刚不还说要毁了它吗?你连握住它的勇气都没有......”他话还没说完,身下的大宝贝被傅凉雪用力一掐,让他倒吸了一口凉气,立马忍痛咬着牙一把紧抓住傅凉雪的手腕,狠劲捏他手腕上的筋脉,逼迫他松了手。

    “嘶,疼。”傅凉雪忍不住痛呼了一声,立马把手抽了出来,雪白的手腕上顿时出现了一道红痕。

    “老实点,你要是真的把我的大宝贝毁了,我会把你和十几个灌了合欢散的老男人一起关进屋子里。到时候叫谁都没用。”

    傅凉雪还真的怕必兰千川会那么做,如果是一群人,他宁愿去死,可是一想到在必兰千川这里想死都死不了,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

    “你快点!”必兰千川催促着,心里也是一阵犯嘀咕,他哪知道傅凉雪真的那么狠心,还好他反应比较快。

    傅凉雪连忙开始毫无章法地动起手来。然而他这种似有似无地挑弄,完全是温水煮青蛙,让必兰千川难熬急了。很快必兰千川就没了耐性,覆着傅凉雪的手上下快速撸动了起来。过热的触感让傅凉雪感觉自己的手都要磨掉一层皮了,刚要想转头过去看看情况,就见着那白浊液有一股没一股地溅射在了他的腹部。

    傅凉雪整个人都不好了,面色铁青,一把推开还处在余韵中的必兰千川。刚想拉开床帐出去,就被必兰千川拉了回去。

    “外面还有未经人事的丫鬟候着呢,你确定要这么光着身子出去。”

    确实,傅凉雪现在身上什么都没穿,腹部还沾着该死的男人的精华。

    “还不都怪你!”傅凉雪没好气地说道,抓着青衫,胡乱穿在自己的身上,一撩开青色的床帐,就看见屏风处站着一位白衣丫鬟,手里捧着衣服,低着头恭恭敬敬地站在那里。

    身后的必兰千川突然发话:“把衣服放在桌上,先下去吧。”

    那白衣丫鬟应了一声,将手中的衣物放在了桌上,然后抬头别有深意地看了傅凉雪一眼,便离开了。

    “怎么?还不想走?”必兰千川难得温柔地从身后抱住发呆的傅凉雪,略尖的下巴抵在傅凉雪瘦弱的肩上,用挺立的鼻子蹭了蹭他雪白精细的脖颈,他总是能闻到傅凉雪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清香,他很喜欢那个味道。

    “刚刚那位姑娘......是谁?”傅凉雪完全没察觉到必兰千川太过于暧昧的靠近,因为那白衣丫鬟,就是给他玉珮的那个人。

    “你是说白雪啊,她是负责雪兰轩髒陈打扫的丫鬟,现在雪兰轩也没人住,就暂时在我的书房里做一些整理书籍的工作。”必兰千川在一旁默默地关注着傅凉雪的神色,心里开始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他是觉得像傅凉雪这种孤高冷傲的人,绝对不会日日夜夜睡在自己被侮辱的房间裡,否则他第一天就该住进来了。所以他给傅凉雪留了后路,书房。想要无意间与白雪碰面书房是最好的选择。

    “今日那本书不甚好看,你差人给我选的书也甚是无趣,下次我自己去书房挑选,可以吗?”傅凉雪稍稍放低了自己说话的姿态,略带着请求跟必兰千川说话。他发现,只要自己不太过于忤逆必兰千川,这个男人还是对他挺好的。

    “当然可以,书房,你随时可以去。”必兰千川嘴角微翘,眼里闪过一丝让人察觉不到的狡洁。

    毕竟,一切,都在他必兰千川的掌握中。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