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少爷为奴

    萱花国的富家阔少傅凉雪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一个低贱的奴隶,还要去服侍另一个男人!孤高冷傲的他何时受过如此欺辱! 他逃跑、反抗、求助甚至是寻死。 在那个男人看来,不过是閒来无事逗弄逗弄宠物。 大手一挥,遮住了他所有希望的光亮。 他逃不出他的手掌心,永远也逃不掉!

    第六章 难以置信

    小说: 少爷为奴 作者:君玉 字数:2073 更新时间:2019-11-18 10:23:16

    是夜,傅凉雪在门口左顾右盼,确定附近没有人,才将房门从里面锁好,走进了里屋,纤白的手从袖子裡摸索出一张小纸条。

    这是傅凉雪在书房偶遇白雪好几次,才得到的。

    暖黄色的烛光打在小纸条上,苍劲有力的字迹跃然纸上。

    他看完上面的内容之后,连忙将它点燃,烧成了灰烬。映着烛光的凤眸满是欣喜,嘴角也忍不住上翘了起来。

    再过七日,他就能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翌日,傅凉雪跟往常一样去了书房,在途中绿衣丫鬟异常兴奋。

    “少爷,您知道吗?再过七日就是花灯节。外面已经在挂灯笼了,五颜六色的,可漂亮啦!”

    “花灯节,我又不能出去,终日待在这个牢笼裡,外面再好看,再漂亮都跟我无关。”傅凉雪淡淡地说道,脸上是说不上的无奈。

    “少爷......别这么说嘛,您要是在老爷身边多说些好话,肯定会让您出去的。”绿衣微皱着好看的眉头,开始给少爷想办法。

    “你这么肯定他会让我出去?”傅凉雪面上表情依旧,心里却觉得这倒是个法子,昨晚他还在想,找什么藉口一起出去呢。

    “这个嘛......总还是要去试试,万一老爷心情好,就答应了呢?”

    两人走进了书房,没想到必兰千川已经在里面了,而且正和一位年龄相仿的蓝衣男子下棋。那男子有着一张十分俊朗的容貌,高挺的鼻子上,一双有神的褐色眸子裡是满眼的严肃。只瞧着他挺直身躯坐在那里,端庄得体,用在他身上再合适不过。

    “老爷。”绿衣恭恭敬敬地向必兰千川行了礼。

    傅凉雪看了看两人,有礼貌地朝蓝衣男子点了点头就准备转身离开,却被必兰千川叫住了。

    “凉雪,既然来了,就过来坐坐吧。”

    傅凉雪颇有些疑惑地看向必兰千川,这人,还是第一次叫他的名字,是因为旁边的蓝衣男子吗?

    本来傅凉雪是不想理会必兰千川的,但是一想到还有事情要求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走了过去。

    必兰千川连忙让座给了他,示意他坐在自己的旁边。

    他刚一坐下,就被棋盘上的棋局吸引住了,不过并没有表现出来,随意瞟了几眼,就坐在那里看。

    绿衣丫鬟识趣地退了下去。

    小插曲一过,两人又开始下了起来。在下棋过程中,必兰千川时不时就会问蓝衣男子一些琐碎的小事,那蓝衣男子都会一一回答,隻是每每就一两个字。

    而旁边的傅凉雪开始认真的研究起棋盘来。从整个局势来看,执白子的蓝衣男子更胜一筹,必兰千川已经被吃了好几枚黑子,这样下去,必兰千川必输无疑。

    傅凉雪自然是不会去提醒必兰千川的,他输了,他高兴还来不及呢。

    书房里只听得见棋子落盘的声音,而棋盘行的局势战况越来越激烈。

    当必兰千川将最后一枚黑子落下,对面的蓝衣男子动了动浅唇,承认自己输了。

    “你的进步还是挺大的。”必兰千川淡淡地说着。

    “那么,就此别过吧,”蓝衣男子起身微微躬身以表敬意便转身离开。

    “你这么一走,不怕天下大乱?”必兰千川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乱或者不乱,已经和我没有关系了,他,不是已经做出选择了吗?”蓝衣男子回头看向必兰千川,褐色的眸子里带着淡淡地落寞。

    “你,也别步了他的后尘才是。”蓝衣男子深深地看了傅凉雪,便转身离开了。

    “师兄,保重啊。”必兰千川还是忍不住说了这句话,这一别,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再相见了。

    蓝衣男子没再说话,轻轻点了点头,便直径走了出去,只留下一抹孤寂的蓝影。

    “那个人,是谁?”傅凉雪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他啊,前太师贺洋。”必兰千川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哪知道傅凉雪的反应那么大。

    “原来是他......”傅凉雪若有所思。

    太师,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当上的,有着培养未来国主的重任,能随便开玩笑吗?

    贺洋不仅在政治上有见解,在军事和文学方面也有独到的想法。每次一有新书完成,城里的好学子弟们,都会纷纷传抄。傅凉雪也不例外。

    隻是这贺洋从未在大众面前露过面,今日所见,当真和自己想的那般,严肃端庄。

    “你刚刚说,他要是走了,天下可能会大乱,这是何意?”傅凉雪颇有些不解地看向必兰千川,哪知道必兰千川居然开始吃醋了。

    “怎么?对他那么感兴趣,看上他了?”必兰千川说着酸话,将黑子一枚枚地捡进了棋盒。

    “我就随口......问问。”傅凉雪看着棋盘上的棋子,终于是意识到了哪里不对劲。

    刚刚,身旁这个男人,和贺洋下棋,胜了对方......

    “在想什么呢?”必兰千川一把将发愣的人儿拉入怀中,果不其然,可人儿立马推开他和他保持了距离。

    “你们刚刚,是在演戏给我看吧?”傅凉雪不相信,不相信一个只会打仗的将军,会胜过前太师贺洋,刚刚还特意让他留下来观看战局,演戏的嫌疑很大。

    必兰千川被问得莫名奇妙,看了看棋盘,又看了看傅凉雪,似乎明白了过来。

    “怎么?难以置信?”必兰千川得意洋洋地说道,上翘的嘴角,都快咧到耳根子去了。

    谁会相信这个强迫了他无数次的无耻之人居然还有如此精湛的棋艺!反正,他傅凉雪是不信的。

    “你不是将军吗?”

    无耻之徒,傅凉雪当然有自知之明不能当着必兰千川说,否则下场,那肯定是在雪兰轩住着,几天都下不了床。

    “谁跟你说,将军就不能下棋了?棋局如战场,我可是常胜将军。”必兰千川忍不住了白了一眼傅凉雪,好像在很多人眼里,大将军都是什么连字不识几个,三大五粗的蛮子。

    别的他不知道,反正,他必兰千川不是。

    “我不信,除非,你和我下一局。”傅凉雪凤眸充满了坚定,只要和他下一局,真假自然见分晓。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