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少爷为奴

    萱花国的富家阔少傅凉雪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一个低贱的奴隶,还要去服侍另一个男人!孤高冷傲的他何时受过如此欺辱! 他逃跑、反抗、求助甚至是寻死。 在那个男人看来,不过是閒来无事逗弄逗弄宠物。 大手一挥,遮住了他所有希望的光亮。 他逃不出他的手掌心,永远也逃不掉!

    第七章 愿赌服输

    小说: 少爷为奴 作者:君玉 字数:2030 更新时间:2019-11-19 13:05:44

    必兰千川饶有兴趣地看向傅凉雪,黑色的眸子里又多了几分狡洁,说道:“好啊,不过,要和我下赌注。”

    “好,你说怎么赌?”傅凉雪坐在了必兰千川的对面,凤眸里是满满的自信。

    “谁输了,谁就脱衣服。”

    “我输了,我脱衣服,你输了就让我在七日之后的花灯节,参加莲灯会,如何?”傅凉雪有着自己的打算。比起求他,胜过他,让他亲自放自己出去,才是傅凉雪最想要的结果。

    别说什么直接放他走这种要求了,必兰千川肯定是不会答应的,只要让他出了这个院子,只要能够在花灯节那天出去,就一定不会有问题。

    “需要我让你吗?”必兰千川眼睛微弯,笑道。

    “不需要。”傅凉雪直接了当的拒绝了。

    两个人正式开始了围棋的对决。傅凉雪执白子先行。书房里又只剩下了棋子触碰棋盘清脆的声音。

    起初,傅凉雪还胸有成竹,可到了战局的白热化阶段,傅凉雪开始举棋不定。要是仔细观察,能看到他的额头上已经起了一层薄薄的密汗。

    当必兰千川落下最后一枚黑子时,傅凉雪手上的白子滑落到了地上,风眸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沾沾自喜的男人。

    “你的棋艺还是不错的,不过,还是差那么一点点。”必兰千川嘴角微微上翘,说道。

    “再来一局。”傅凉雪回过神来就开始捡棋盘上的棋子。他很想抓住这次机会,他从来不想去求任何人。

    “再来也可以,先脱衣服。”必兰千川抓住傅凉雪的棱角分明的手腕,说道。

    傅凉雪抽回手,什么话都没说,就解开了自己的腰带,将深青色的外袍褪了下来。

    “来吧。”傅凉雪开始自顾自地捡着自己的白棋,完全没发现必兰千川看他的眼神变了。

    由于是夏天,傅凉雪只穿了两件夏衣,这外袍一脱,就剩下了半透明的白色里衣。透过里衣隐约能看到傅凉雪瘦弱的胸膛上,那两点可爱的粉红。

    这种半遮半掩的,才最是诱人之处。

    “怎么了?”傅凉雪见着必兰千川一直盯着他诡异地笑着。让他多少有些不自在。

    “没什么,继续吧。”必兰千川将剩余的黑子都揽进了棋盒,调整了个舒适的姿势,斜靠在书案上,左手撑着头,又是一副慵懒模样。

    不过这次的目的不同了,这么一斜靠,往对面看过去的风景那可是别有一番风味啊。随着傅凉雪的动作,两粒粉红若隐若现,倒还是挺有趣的。

    这一次,依旧是傅凉雪执白子先行,之后的下的每一步棋都进行了反复思考,可到后面,必兰千川的优势越来越大,他想挽救都挽救不回来。最后,必兰千川以一子半的优势胜过了傅凉雪。

    傅凉雪的心情不由低落了起来,他没想到,自己竟是狗眼看人低了。眼前这个人,跟市井里传出来的不一样,甚至可以说是相反的。

    “还来吗?”必兰千川坐直了身子,一边捡着棋盘上的棋子,一边说道。

    “不玩了,我甘拜下风。”虽然让傅凉雪承认这个人比自己强很难受,但他从来不会欺骗自己。他,真的比自己想象中的厉害很多。说完这句话后,傅凉雪便起身准备离开了,确却是被必兰千川抓住了手腕。

    “傅二公子,是不是忘记什么事了?”

    “什么事?”傅凉雪完全沉浸在自己失败的事当中,别的事都没放在心上。

    “你输了。”抓住他的男人微微一用力就将他拥入了怀中,富有磁性的声音从他的耳后传来。

    不知是因为两个人太过于靠近,还是因为扑腾在耳根,必兰千川呼出的湿热气息,让傅凉雪白皙的脸上瞬间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粉红。随后,便是傅凉雪一如既往,没有任何作用的反抗。

    “你,你放开我!”在挣扎的过程中,腰间突然被一股炙热抵住,傅凉雪先是怔愣了一下,随后挣扎的动作越发大了起来。

    傅凉雪忍不住在心里暗骂必兰千川,这什么情况下都能发情的,只有禽兽!

    “愿赌就要服输。”必兰千川说着,一只手已经伸入了傅凉雪因挣扎而微微敞开的领口,一路向下,滑向傅凉雪胸口右边的一粒粉红。

    “你,你干什么,把手伸出来!”傅凉雪此时双手都被禁锢在了身后,因着敏感点被必兰千川蹂躏着,身体忍不住颤栗起来。

    “你这里,真的好奇怪,怎么随便碰了几下,它就硬起来了?”必兰千川装作什么都不懂的样子向傅凉雪提问。

    而此时的傅凉雪贝齿死咬着浅唇不放,必兰千川的手法太好了,一会儿轻轻扭动,一会儿慢慢按压,让傅凉雪忍不住想要发出呻吟。

    右边玩够了,必兰千川又慢慢转移到了左边。“这边,也要公平对待才行。”

    “必,必兰千川,你别太过分了!”傅凉雪羞恼道。

    不知是不是他说的话起了作用,身后的人停下了动作,也将手抽了出来。随后视线便是一阵天旋地转,他被必兰千川压在了身下。

    “来,自己把衣服脱掉。”

    居高临下的男人,眸子裡已经沾染上了些许情欲,急促的呼吸,更多的是为了控制自己某种不得了的冲动。

    傅凉雪见状死命地抓着自己的衣襟不放手,他知道,自己要是脱了衣服,后果不堪设想。

    “你自己把衣服脱掉,我就放过你,不然......我还是挺想用用的这大宝贝的。”

    在必兰千川的威逼利诱下,傅凉雪还是妥协了。

    只瞧着他颤颤巍巍地解开衣襟,原本是两粒的粉红,在必兰千川蹂躏过后,变成了挺立的殷红,在雪白的衬托下很是漂亮,也很,色情。

    必兰千川二话不说,就俯身将其中一粒含进了嘴里,开始用舌头继续蹂躏,似乎是一种执念,他觉得这还不够完美,他知道,身下人儿的诱人之处,还有很多地方等他去发现,现在嘴里粉红的小石子不过是其中的一处。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