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少爷为奴

    萱花国的富家阔少傅凉雪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一个低贱的奴隶,还要去服侍另一个男人!孤高冷傲的他何时受过如此欺辱! 他逃跑、反抗、求助甚至是寻死。 在那个男人看来,不过是閒来无事逗弄逗弄宠物。 大手一挥,遮住了他所有希望的光亮。 他逃不出他的手掌心,永远也逃不掉!

    第八章 打探过往

    小说: 少爷为奴 作者:君玉 字数:2114 更新时间:2019-11-20 17:37:28

    “你,你干什么啊!别......”傅凉雪被必兰千川的动作吓了一跳。

    怎么突然就用嘴含上了。

    傅凉雪整个脸都红透了,他能清楚地感觉到被含住的粉红在接受着怎样的蹂躏。

    太过于敏感的地方被柔软的湿滑挑逗着,让他又不得不闭上了嘴,以免过于羞耻的声音流露出来。

    必兰千川蹂躏了一会儿,又含住了他另一颗还未被宠幸的硬挺的小石子。那刚刚才被解放出来的小石子已经充血,上面残留的透明液体闪烁着淫靡的光泽。而此时的傅凉雪,两腿间也开始慢慢有了反应,紧贴在他身上的必兰千川当然感觉到了。

    必兰千川起身,终于是放过了他的小石子。黑宝石般的眸子裡,情欲越发浓厚。

    “你下面的小宝贝,好像醒了。”必兰千川用自己精神的小宝贝戳了戳傅凉雪的。傅凉雪立马往后缩了缩了,满脸潮红的他,皱着眉,偏头不敢去看必兰千川,他的视线太过于灼热,让傅凉雪感到害怕。 

    傅凉雪此时对自己的身体是满满的恨意,和必兰千川肉体上相处的一个多月来,他的身体变得越来越敏感,越来越不受自己的控制。明明他讨厌这种性事,且还是和男人。可那不争气的身体,在必兰千川随意的撩拨下就这么欢愉了起来。

    后续的事,自然是顺理成章,他还没来得及反抗几下,全身心都被必兰千川侵犯了一遍,从裡,到外。

    此时,傅凉雪正在浴池里泡澡,侵犯他的人说是有什么事,提前离开了,在身边伺候自己的,是那个自己刚进将军府就跟着自己的丫鬟绿衣。

    “少爷的皮肤真的好好呀。”绿衣一遍给傅凉雪揉着手臂,一遍羡慕地看着他说道。

    他的手臂刚刚一直被必兰千川抓着,直到结束了才放开,现在是酸疼得很,而且还在手臂上留下了红痕。

    “绿衣,你从什么时候开始跟着必兰千川的?”傅凉雪看着浴池中氤氲的雾气,凤眸裡什么都没装,似是随口问起。

    “我啊,老爷刚当上镇东将军的时候,我就开始伺候老爷了”。绿衣认认真真地捏着是傅凉雪的手臂,也不忘回答他的问题。

    “他......是怎么当上将军的?之前一直没听说过哪位将军是必兰氏,应该是后起之秀吧?”

    “老爷可是很厉害的,我偶尔会从那些常年跟在老爷身边的部下那里打听到一些事。”

    “说来听听。”傅凉雪闭上眼睛享受着绿衣的按摩,也只有在那事之后,不用担心必兰千川再次来找他麻烦,所以难得有个放松的时候。

    绿衣顿了顿手上的动作,眨巴着水灵儿的大眼睛,有些疑惑地看向傅凉雪。以往傅凉雪从来不会主动过问老爷的事,甚至是她稍稍提起就会生气,今日怎么对这个感兴趣了?

    “隻是閒来无聊,想听听趣事而已,是想不起来了吗?”瞧着身后的人不吭声,傅凉雪解开了她的疑惑。

    “啊,不是,是事情太多了,一时不知道该先说什么好。”绿衣笑了笑,站起来给傅凉雪捏肩,然后开始从头跟傅凉雪讲起。

    “听说老爷以前是在哪个门派来着?忘了,反正就是一个要求很高的门派,在里面修文习武,后来学有所成之后,他便下了山跑去当兵去了。

    那个时候他十七岁,在军营裡干了两三年,当上了营长,后来战乱频繁,他便开始上阵杀敌。因着在门派裡学到的东西很实用,便是屡建奇功,但不是什么功劳都是自己拿的,有些靠关系的将门世家公子哥就喜欢窃了他的功劳去领赏。

    有一次在进行秘密任务的时候,被敌军包围,他带着刚靠关系进军营的副使突破了重重困难回到了萱花国。跟着一起去的部下说,那副使就是一位娇气的公子哥,淨给他们拖后腿,让他听老爷的建议,他偏不听,被敌军抓了去,最后还是老爷冒着生命危险,将他救了出来,也完成了任务。那一次,是老爷离死亡最近的一次,当时回来的时候满身都是血,背上还背着个不省人事的娇气公子哥。

    刚到军营,他就晕倒了,他这一昏迷就昏迷了整整三天三夜,伤势太重,大夫都说要看他个人的造化,所幸那阎王爷没有收了他,只不过让他躺在床上待了整整一个月。本以为自己能立功了,结果隻是得了些银两,功劳全部被别人拿了去。

    他什么靠山都没有,就这样在军营裡摸爬滚打了整整十年!好在遇到了识千里马的明主,跟随这明主办事,这才在之后封了镇东将军,镇守着萱花国最富饶的东部。”

    “......”傅凉雪听到这里,对必兰千川的看法产生了微妙的变化。

    这必兰千川以前过得也挺惨的。

    “哎,我们老爷从小就是孤儿,如今竟然成为了镇守一方的将军,真是着实不容易啊!”绿衣忍不住感歎道。

    “他为什么想要参军?”傅凉雪低头看向浴池里的水,上面隐隐约约有着他的清秀的倒影,可以看出他好看的细眉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邹了起来。

    “这个嘛......大概是因为有想要去亲自守护的东西吧。”绿衣说着,停止了按摩,然后提醒傅凉雪差不多可以出来了,泡太久,对身子也不好。

    “他自己说的?”傅凉雪从浴池里走了出来,裹上了衣服,看向站在话梅屏风外的绿衣说道。

    “嗯,因为很多人都问过他这个问题。”绿衣很是肯定地点了点头。

    “这话说的倒是冠冕堂皇......”

    明明说着要守护什么,多么高尚的志向,结果却是对他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行着世界上最龌龊的事。

    “老爷还有好多有趣的事迹呢!少爷要是想听的话,下次还可以找绿衣。”绿衣见着傅凉雪已经穿上了衣服,得到了他的许可便是绕过屏风,帮忙打理他那乌黑发亮又异常柔顺的头发。

    “嗯,下次再说吧,我有些累了,想回去休息。”傅凉雪说完这句话,就先行了一步,绿衣连忙跟了上去。

    (Ps: 最近有点事,不一定按时发文,请收藏、评论和分享!谢谢大家支持!)“”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