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少爷为奴

    萱花国的富家阔少傅凉雪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一个低贱的奴隶,还要去服侍另一个男人!孤高冷傲的他何时受过如此欺辱! 他逃跑、反抗、求助甚至是寻死。 在那个男人看来,不过是閒来无事逗弄逗弄宠物。 大手一挥,遮住了他所有希望的光亮。 他逃不出他的手掌心,永远也逃不掉!

    第十章 亲教写字

    小说: 少爷为奴 作者:君玉 字数:2387 更新时间:2019-11-22 15:23:02

    “我教你也行,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傅凉雪剑眉微挑,凤眸裡多了一丝明亮,似是心里有了什么打算。

    “说来听听。”必兰千川用手摩挲着自己的下巴,黑宝石般的眼睛瞟向静静躺在一旁的白色莲花灯船,眸子裡的光泽渐渐深沉起来。

    “我在将军府里已经待了快两月了,这期间,从未踏出过将军府一步。”傅凉雪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必兰千川的神色,见着对方并没有特别大的反应,便继续说了下去。

    “过些日子就是花灯节了,我想去外面走走。”这话说完之后,书房里安静极了,像是掉根针在地上,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只瞧着必兰千川眉头微皱,先是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再缓缓吐出来,像是在抑制着什么,等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黑色的眸子裡仍有淡淡的失落。

    他当然知道傅凉雪想要出去干什么,这是他设的局,他能不清楚?他也清楚,傅凉雪一定会想方设法出去的。隻是,当傅凉雪当着面跟他说这件事的时候,心脏还是会隐隐犯疼,就仿佛......有一块带着血的心头肉随时都有可能掉出来一般。

    “你确实该出去走一走了。”必兰千川抬头看向傅凉雪,刚刚眼里残留的失望彻底消失,似是完全不把这当一回事一般。

    “你......是答应了?”傅凉雪有些意外,没想到必兰千川这么快就妥协了,本来见着他久久不肯说话,还在思忖着怎么说服他。

    “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前提你得教我写字,至少这几天教我写好自己的名字。”

    “那是自然。”傅凉雪现在的心情可是非常愉悦的,说着,好看的手拿着毛笔蘸了蘸砚台裡的墨水,然后准备继续在宣纸上写。

    “等等,换一张。”必兰千川连忙将那张写着两人名字的宣纸撤掉,随意压在了旁边的书堆裡,然后让傅凉雪继续。

    傅凉雪不以为然,开始在新的宣纸上写。只瞧着他右手落笔,左手挽着袖口,好看又有骨感的手腕便是露了出来。黑色的笔尖触碰在宣纸上,像是一条游龙在纸上翱翔,挥挥洒洒间,‘必兰千川‘四个大字便跃然于纸上。

    傅凉雪写自己的名字的时候是用的楷书,这次写的是行书。

    这行书走的就是潇洒飘逸的路线,很适合必兰千川去练,如果练得好了,就可以朝着草书去发展,到时候就是写神不写意了。

    傅凉雪也就随意这么想,至于必兰千川能不能练成,就看他个人的造化了,毕竟练字练可不是真正的练字,而是一个人的心性。人都说,看一个人的为人如何,从他写的字便能看出个十之八九了。虽然这话有点夸张,但是十之五六肯定还是有的。

    “这字体,好像和刚刚你写的不一样啊。”必兰千川看着宣纸上龙飞凤舞的四个大字,发出了疑问。

    “你适合写行书,潇洒飘逸。”傅凉雪看向必兰千川,向他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那行吧,把笔给我。”

    必兰千川似是要跃跃欲试的样子,站在旁边的傅凉雪连忙将手中的毛笔递给了他。

    结果必兰千川拿着毛笔,姿势也摆端正了,就是不落笔。

    “怎么了?”站在旁边的傅凉雪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你的手呢?难道不准备亲手教我写一遍吗?”必兰千川微挑剑眉,笑着看向傅凉雪,明亮的眼睛里带着几分打趣。

    傅凉雪微微一愣,立马就察觉到了必兰千川的意图。

    “我看着你写是一样的。”只瞧着他面不改色,轻咳了一声,委婉地拒绝了必兰千川的要求。

    “你怕什么?又不是我吃你豆腐。”必兰千川瞧见傅凉雪有些发窘的俏脸,心情顿时畅快多了,眼睛里的笑意更甚。

    傅凉雪皱着眉,犹豫了一会儿,想着自己要是不顺必兰千川的心意,说不定就不让他出去了呢,现在还是顺着他来吧。

    傅凉雪想到这里,纤白好看的手,便覆在了必兰千川的上面。

    由于必兰千川常年在外征战,本来也是骨节分明的手,因着风吹日晒,手指变得粗黄,不似傅凉雪那般,十指不沾阳春水,只适合用来弹琴画画。

    “你拿笔的姿势有些不对,要这么拿。”傅凉雪说着帮必兰千川调整好了姿势,然后开始手把手教必兰千川怎么写。

    “你的手怎么是凉的,最近身子又不好了?”必兰千川感受着手背上柔软的凉意,虽然心中仍窃喜着傅凉雪主动触碰自己,但这凉意让他忍不住邹起了眉头。

    “大概是因为,我出生在严冬,体质偏寒,即使在夏日,手脚都比别人凉一些。”傅凉雪弯腰俯身,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和必兰千川的距离近了很多,边带着必兰千川认真写字,边解释自已手凉的原因。

    “严冬吗?”必兰千川听到这里呢喃了一句,脑海禁不住浮现出了一个小小的白衣少年的背影,在那场大雪中渐行渐远,最后身形隐于雪中......

    “好了,你自己写一遍给我看看。”傅凉雪松开了手,在必兰千川背后站直了身子,等着必兰千川写字,却不想等到的是自己的天旋地转。

    只瞧着必兰千川随意将毛笔扔在了书案上,抓住傅凉雪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的手,轻轻一扯就将傅凉雪拥入怀中。

    “你......”粉嫩的浅唇还没来得及发出疑问,就被必兰千川的封上了。霸道的舌头很快就闯进了他的口腔,开始肆意掠夺,侵犯,和他的小舌一起抵死缠绵。

    傅凉雪被这霸道的吻,吻得差点喘不过气来,他都不明白,这个男人又是因为什么而突然发情。就在他恍惚间,必兰千川已经抱着他来到了雪兰轩门口。

    傅凉雪回过神来,准备逃跑,不过,他从来没有成功过,之后的事,自然是水到渠成。

    透过淡青色的床纱,隐隐约约能看到两条交缠的肉体,随着木床“咯吱咯吱”的声音而摆动着。最开始的叫骂声在最后变成了充满色情的呻吟,而战况还没有明了。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里面终于只剩下粗重的喘气声。两人的身体因着汗水和不明液体而黏黏糊糊的。傅凉雪无力地躺在床上,无神地望着床帐。很快必兰千川的英俊的脸庞盖过了他的视线,整个身子都压在了他的身上,然而下面的宝贝命根子依旧待在他的身体裡。

    “你,你出去,起来!”傅凉雪又羞又恼,手无力地推着必兰千川。

    “别动,让我抱一会儿。”富有磁性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他竟是听了身上男人的话,不再动作,许是他自己也累了,懒得动。

    必兰千川伸出右手,将傅凉雪的右手抓住十指相扣。

    也就只有在这个时候,也就只有傅凉雪和自己相连的时候,他才能感觉到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他在乎的人唸着他的,即使,是恨。

    (Ps:似乎感情越来越明了了呢[望天]那就祝大家看书愉快吧!)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