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少爷为奴

    萱花国的富家阔少傅凉雪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一个低贱的奴隶,还要去服侍另一个男人!孤高冷傲的他何时受过如此欺辱! 他逃跑、反抗、求助甚至是寻死。 在那个男人看来,不过是閒来无事逗弄逗弄宠物。 大手一挥,遮住了他所有希望的光亮。 他逃不出他的手掌心,永远也逃不掉!

    第十一章 出将军府

    小说: 少爷为奴 作者:君玉 字数:2027 更新时间:2019-11-23 16:42:46

    今日便是花灯节了,这华灯初上,大大小小的巷子裡就挤满了来来往往的行人,都是朝着灯会展赶过去的。毕竟每年都能看到格式各样精美绝伦的灯船,这次自然不会落下。

    而在将军府裡,傅凉雪这边也该出发了。

    此时,绿衣正站在雪兰轩门口,侯着那两个人,时不时朝里面望去。本来今日少爷可以早些出去的,结果半路杀出个老爷,虏过少爷就往雪兰轩这里来了。里面发生了什么,绿衣用脚指头都能想到,隻是这都快半个时辰了,差不多得出来了吧?不然可就要错过放灯船的时辰了。

    “别碰我,我能走!”少爷羞恼的声音从里面传来,绿衣立马缩回了好奇的脖子,端端正正地站在门口。

    只瞧着两位俊俏的公子走了出来,其中一位穿着胜雪的白衣,腰间系了一条绣有白莲的镶玉腰带,清秀的脸上,有着一双吸引人的凤眸,眉宇间平添了几分不食人间烟火的仙气,即使现在是羞恼地皱着好看的眉毛,依旧符合那句“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而站在他旁边的男人,样貌和气质绝对不会比那白衣公子差,更何况还比白衣公子高一个头。只瞧着他穿了一件绣有复杂暗纹的黑纱长袍,棱角分明的五官,微挑的剑眉下,本就神秘莫测的黑宝石般的眼睛,因着一身黑衣,显得更加神秘又帅气。

    绿衣看着这么好看的两位公子哥朝着自己走来,心脏裡住的小鹿都快跳出来来了。一个冷艳高贵,一个英俊潇洒,凑在一起简直可以算是天生一对了!

    “绿衣,发什么愣呢,走了。”必兰千川用手请弹了下绿衣的额头,绿衣一下子清醒过来,此时两人已经走到自己身边了都没有察觉到。

    “啊,那个老爷,老爷今日要跟我们一起出去?”绿衣小心翼翼地问道。

    “反正在府里没事干,出去转转吧。”必兰千川说着,就先开了路。站在后面的傅凉雪一脸恶毒的看着他,心里已经把必兰千川骂上千遍了。

    之前说好了,教他写会自己的名字就让他出去,谁知道,就在半个时辰前,他都快要迈出将军府的偏门了,却被半路截胡,不由分说,就对他下了手。

    这个必兰千川,简直就是禽兽!无耻之徒!

    “怎么你不想出去了?”见着后面的可人儿没有动静,前面的俊俏公子哥微微偏头看了过去,黑色的眸子裡满是饭饱酒足后的愉悦。

    傅凉雪用贝齿微微咬了咬浅唇,凤眸裡又升起了一股子寒意,抬头挺胸,朝着将军府偏门的方向走去。

    去!当然要去!反正过了今晚,就分道扬镳了,他必兰千川想要再欺负他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必兰千川看和傅凉雪昂首阔步的样子,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

    好戏还在后头呢。

    偏门被打开之后,必兰千川先走了出去,傅凉雪看着这扇门,又想起了当初夸进去的那扇门,那扇门让他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希望这一扇门不会,他不祈求和以前一样,只希望,再也不要和必兰千川有任何交集了。

    傅凉雪深吸了一口,跨出了拿道门,感觉自己像是要进入新的生活一般,心情不知道愉悦了多少。

    三人很快就来到了最热闹的灯会展。不知道是谁喊了句:“是必兰将军!必兰将军来了!”这话一出,好些人女子都围了过来。

    开始将自己手中的小灯笼递给必兰千川,必兰千川尴尬不失礼貌地微笑着,接过小灯笼,突然想起来刚刚出门的时候绿衣为什么要问他今日要不要出门了。

    镇东将军必兰千川,在其他都城是以心狠手辣而闻名的,可实际上,在他镇守的东部一带,他出众的相貌更加盛名。穿着铠甲时凯旋回来时,是英姿飒爽;平日里穿着便服出行,是风流倜傥,这样 的一个俊俏公子哥,自然是万千未出嫁的少女,想要成为将军夫人的梦。

    必兰千川手里额的小灯笼是越来越多,然而也只能这么拿着,都不好回绝。当然傅凉雪那边的情况和这边差不多。就因他们两个人,就把灯会展堵得水洩不通。

    “这俊俏的公子哥,以前怎么从未见到过?是外地来的?”

    “敢问公子名字?可曾婚嫁?可有婚约?”

    傅凉雪被这一群叽叽喳喳的女子问得不知所措,他从来没和哪些女子这么近距离接触过,难道是这里的民风淳朴?

    就在他不着调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时候,有人一把抓住他的手,揽过他的腰,一个纵跃就跳到了旁边的房顶,下面是一片怨声载道。

    “将军又欺负人!”

    “将军,那位俊俏的公子哥是谁啊?”

    “将军......”

    "将军......"

    必兰千川不再理会下面的人,搂着傅凉雪又是几个纵跃,来到了人群稀疏的地方,将傅凉雪放了下来,两个人都暗自松了口气。

    “没想到,你的人气还是挺高的嘛?”这个时候必兰千川还不忘打趣傅凉雪。

    “你们这儿的民风,这么淳朴吗?”傅凉雪颇有些无语道。

    “我怎么感觉你在说他们坏话?”必兰千川将傅凉雪轻推在墻上,身体不由前倾,靠了过去,眼里带着一丝危险的意味。

    “我和他们无冤无仇,为何要说他们坏话,隻是说了个事实而已。”傅凉雪理直气壮,完全不怕现在的必兰千川,他不信在外面,必兰千川还敢乱来。

    “怎么?这么理直气壮,是觉得我在外面不敢乱来吗?”

    傅凉雪抬头看了跟前的男人一眼,心下忍不住问道:这人,难道对自己下蛊了,怎么猜他的心思猜这么准。

    “是,又怎样?光天化日之下,难道你还......”傅凉雪话还没说完,就被必兰千川堵住了浅唇。只瞧着他瞪大了凤眸,颇有些不可思议,再发愣好了一会儿之后,连忙挣扎了起来。他没想到必兰千川真的敢在外面乱来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