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少爷为奴

    萱花国的富家阔少傅凉雪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一个低贱的奴隶,还要去服侍另一个男人!孤高冷傲的他何时受过如此欺辱! 他逃跑、反抗、求助甚至是寻死。 在那个男人看来,不过是閒来无事逗弄逗弄宠物。 大手一挥,遮住了他所有希望的光亮。 他逃不出他的手掌心,永远也逃不掉!

    第十二章伺机逃跑

    小说: 少爷为奴 作者:君玉 字数:2089 更新时间:2019-11-24 09:48:09

    街边各式各样的彩色灯笼都已经点亮,络绎不绝的行人自是热闹非。谁也没发现,在街边的幽静小巷子里,一位英俊的公子哥,正在亲吻着一位白衣男子。

    那公子哥穿着一身绣有复杂暗纹的黑衣,一看便知价钱不菲。富有英气的眉宇下面是装满了愉悦的星眸,浅唇微微一翘,这邪魅一笑,不知祸害了多少男男女女。

    “还说我不敢吗?”只瞧着他微微低头,在白衣男子雪白的脖颈间,用高挺的鼻子来回蹭着,贪婪的呼吸着混有傅凉雪自身所带的清香。

    此时的傅凉雪,白皙的脸上已经浮上了两朵红云,脖颈处因着有节凑的湿热鼻息,有些痒,忍不住轻轻颤了一下。

    “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耻!”傅凉雪不敢大声说话,不远处是小巷的出口。外面来来往往的行人络绎不绝,就现在这种情况,他可不想引起外面那些人的注意。

    虽然萱花国已经很开放了,甚至以前还有男风盛行的时候,可他觉得自己不会喜欢男人。他喜欢的,应该是女子才对。

    “不是你说不敢的吗?如果你想,我也可以现在用用我的大宝贝。”必兰千川十分暧昧地看向傅凉雪,手开始从傅凉雪的腰间往下滑。

    “禽兽!”傅凉雪羞恼道,一把推开必兰千川就往大街上跑去。

    必兰千川见着玩笑开过头了,连忙跟了上去,一把抓住了傅凉雪的手,然后大摇大摆的往前走。

    “你干什么啊,放开!”傅凉雪见着马上要到出口了,心下更是着急了几分。

    “你如果想要继续被一群女人包围着,你就放手。”必兰千川停下脚步,偏头看向傅凉雪,唇边的笑意仍在。

    傅凉雪微微邹起了眉头,不再说话。若是花灯节这天,情人们一起出游都会牵着手以免被人误会。他虽然真的很不想和必兰千川牵手,但是被一群叽叽喳喳的女人包围起来问东问西,那实在太可怕了,本来就喜静的人,完全不知道怎么去对付那些聒噪的女人。

    见着傅凉雪沉默不语,必兰千川微挑了下剑眉,拉着傅凉雪就走进了大街。

    大街上是热闹非凡,街边的小摊上摆着各种各样的商品,叫卖声络绎不绝,就跟逛夜市一样。

    必兰千川拉着傅凉雪刚往前没走几步路,身后的可人儿就突然停了下来。

    他微微偏头,只瞧着傅凉雪正站在一家卖面具的小摊前。

    “想买面具?”必兰千川折了回来,站在了他的旁边。

    “看不到容貌就不需要牵手了。”傅凉雪说着轻轻甩开必兰千川的手,开始在那儿挑选。

    必兰千川暗自歎息了一声,也没多说什么,就在旁边看着。心里满是抱怨:这外面人多了,还真是不好办事。

    最后傅凉雪选了一个福娃面具,扔下一句‘给钱‘,便带着面具继续往前走,这面具一带上去,本来刚刚还有对他们窃窃私语的人,一下子就少了很多。

    后面的黑衣男人随便选了个花旦面具,付了钱,也跟了上去。

    等灯会展结束了之后,就是放灯船的环节,每年花灯节的第一只灯船都是城主放的,随后才是大家陆陆续续地放自己的。

    而此时,傅凉雪正在四处瞧着,根据最后一张纸条所描述的,在放灯船的时候可以趁乱逃走,只要到了一座石桥上的凉亭,就会有个面具男子带他离开。

    他开始随着人流多得地方挤过去,必兰千川紧跟在身后。在走了好一会儿,便是看见了不远处有座有凉亭的石桥。

    他回头看向必兰千川,必兰千川眼里闪过一丝他还没来得及察觉的危险。

    “马上要到放灯船的时间了,我们在这里等一下绿衣吧。”傅凉雪似是有些担心绿衣一般,便说了这么一番话。

    必兰千川微微点了点头。站在了傅凉雪的身边。来来往往的行人在他们身边穿梭,两个人却尴尬地站在那里没有交流一句话。

    此时的傅凉雪心里隐隐约约不安了起来,总感觉身边这个人好像变了,变得异常安静,就像是伺机等待着猎物出逃,然后,牵一发而动全身。

    “少爷!老爷!我在这里!”就在这个时候,两个人微妙的气氛终于是被人打破了。

    绿衣小心翼翼地捧着手心里的白莲灯船,走了过来。必兰千川终于收敛了下身上让人有些害怕的气息。

    “来了?,灯会展这么快就结束了?”

    “是啊,那边一结束我就赶过来了。还帮您把灯船带了过来。”必兰千川将那盏栩栩如生的白莲灯船拿了过来捧在手心,灯芯下面多了一层封蜡,那是他自己加的,里面藏了那天,两个人亲自写上各自名字的宣纸。至于心愿什么的,他没有写,他从来不信神,他只相信自己。隻是,放个灯船,图个吉利而已,毕竟他和傅凉雪之后到底会有怎样的羁绊,谁都说不清。

    “好,你去玩吧,这边用不着你了。”必兰千川遣散了绿衣。绿衣连忙行了礼,就自个儿乐呵去了。

    不一会儿,河边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挤,只瞧着河流的上游晃晃悠悠地漂下一只小巧玲珑的金色帆船引领前方,后面跟着格式各样的灯船,岸上的人也都纷纷在这只船的后面开始放自己的灯船,一条幽幽的小河,就被万家灯船这么照亮了来。

    必兰千川将手中的灯船点燃,拿到傅凉雪跟前,询问道:“你要放吗?”

    “不用。”傅凉雪冷淡地拒绝了。

    “一起放吧。”必兰千川说着,一把抓住傅凉雪的手,然后蹲下身将白色的莲花灯船放入河中。身后的人儿,忽地用力挣脱开了他的手拼命挤出了人群。刚入河中的莲花灯船差点因为傅凉雪这么用力的甩手而翻过去,好在最后在必兰千川的註视下,晃晃悠悠地漂向了远方。

    必兰千川慢慢悠悠起身,不知道什么时候,手里多了另一副玉面狐狸的面具,带在脸上,不紧不慢地朝着那座石桥凉亭走去。本是明亮的星眸不知何时黯淡的几分,他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丝苦笑。

    这场闹剧,是该结束了。

    (Ps: 有新人物要登场啦~)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