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少爷为奴

    萱花国的富家阔少傅凉雪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一个低贱的奴隶,还要去服侍另一个男人!孤高冷傲的他何时受过如此欺辱! 他逃跑、反抗、求助甚至是寻死。 在那个男人看来,不过是閒来无事逗弄逗弄宠物。 大手一挥,遮住了他所有希望的光亮。 他逃不出他的手掌心,永远也逃不掉!

    第十九章 偶遇故人

    小说: 少爷为奴 作者:君玉 字数:2040 更新时间:2019-12-01 11:14:52

    必兰千川摩挲着那块玉珮。今日有这番成就,还真得感谢那傅二公子,若不是因为他,他也不一定有这么一番作为。想要入了那如神仙般高高在上的人的法眼,若没有和二世子差不多的头衔,怕是连瞧一眼的资格都没有。所以那个时候,必兰千川并没有立即找傅凉雪的麻烦。结了茶钱就离开,去干自己的大事业去了。

    那十年在军营混迹的日子,说不上有多辛苦,但还是得过得挺有意义的,比起在天都山生活的那十年,让他成长了不少。不然也不会仅仅用了十年就从一个小小的士兵一路晋升到了镇东将军。

    到了夜晚,必兰千川穿了一件黑色的便服,戴上了那玉面狐狸面具,又准备偷偷潜入傅凉雪住的地方。没想到,刚走进外院,一把沾着月光的红色佩刀便飞了过来。好在必兰千川及时躲过,那佩刀稳稳地插在了外院走廊的柱子上。

    他连忙抬头,便见着房顶上站着一位男子,趁着月光,修长的身形被印刻了出来,黑色的长发和衣袂随风纷飞,冷峻深邃的五官上有一双锐利的鹰眼,右眼眼角还有一道骇人的刀疤,然而看着必兰千川,就像是看着猎物一般。只瞧着他身形一闪,便来到了必兰千川的跟前,插在柱子上的佩刀也自行回到了他的手中,透过月光能隐约看到他的手腕和佩刀之间系这一根坚韧无比的天蚕丝。

    必兰千川可没料到今日便会遇到这么个狠角,身边根本没有趁手的武器,只能尽全力闪躲。两人从走廊内,一直打斗到了走廊外,大部分都是必兰千川防守。

    趁着淡淡的月光,当那张熟悉的脸映入必兰千川的眼里时,颇有些惊讶地站在那里,有些意外地喊了一句:“萧逸?”

    拿着佩刀的人,在听到必兰千川喊出的名字,手里发出的攻势,猛地收了回来。

    “萧逸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必兰千川上前关心地询问,那骇人的刀疤,在他下山之前,可是没有的。

    哪知道萧逸一句话没说,一把推开了必兰千川便逃离了去。必兰千川想要去追,脚下突然插在地上的佩刀拦住了他的去路。

    “别再过来了!”萧逸背对着他,站在房顶,在月光的照耀下,身影是说不上的孤寂。

    萧逸是乾天派最小的徒弟,必兰千川当年可是相当照顾他的,自从下山后,他们就很少联系了。这十年后的重逢,且是以这样的方式,让必兰千川感到有些意外。

    “我不是你口中的萧逸,你认错人了。”萧逸深皱起眉头,缓缓闭上眼睛,说出这句话,仿佛是想和过去划分界限。说完这一句,红色佩刀一收,房顶上的黑色身影,几个纵跃就离开了外院。

    必兰千川隐隐觉得这个局,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大。萧逸,一个多么孤高冷傲的人,还是天生的学武奇才,当年必兰千川还嫉妒过他呢。就凭他那傲慢的脾气,也不至于沦落到给王爷当一个小小的影卫才是,而且,还是以烨华国的身份......

    必兰千川看着远去的背影,忍不住摇了摇头,现在追上去估计那小子也不会说什么,还是得自己去调查一番才是。

    这么想着,必兰千川还是没有改变自己原有的路线,继续朝着傅凉雪居住的小院行去。反正萧逸是躲着他的,他要是出来拦他,那正合他的意,下次逮着他,可就得问个明白了。

    此时傅凉雪的小院还是灯火通名,蓝琛听说傅凉雪染了风寒,便想着亲自过来照顾他。傅凉雪当然义正言辞地拒绝了,说让他忙自己的就行,他休息几日不会有什么大碍。蓝琛也知道傅凉雪的脾气,就是不想麻烦人,于是就在傅凉雪外屋,临时把书房里的东西都搬了进来,就在外面处理要事,倒是完全没有把傅凉雪当做外人。

    必兰千川坐在院墻上瞧着,那萧逸也坐在院墻上,盯着必兰千川的一举一动,不过离他有八仗远。

    必兰千川饶有兴趣地看向萧逸,手上不知何时多了几颗小石子,星眸闪烁过一道狡洁,好看的唇角一勾,看向萧逸,手上却用力将那几颗石子甩了出去。

    只瞧着萧逸身形一闪,一一将那几颗小石子接住,鹰眼里带着几分微怒,看向必兰千川时,迎上那有些陌生的能感染别人的笑,心里一下子又气不起来了。

    “赶紧叫里面的人走。”必兰千川动了动口型,这是乾天派独门绝学,萧逸当然知道,隻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要让王爷走,这明明是王爷的地盘。

    见着萧逸居然站在那里不动了,必兰千川又是扔了几个小石子过去,萧逸也一一接住了,然而有一颗小石子在他思忖间已然透过窗户飞进了屋里。必兰千川一脸抱歉地看向他,身形连忙隐入屋角的阴影里面。

    他刚躲起来,便听见里面传来了蓝琛受惊的呼喊声。

    “来人啊!有刺客!”

    “王爷不必惊慌,这小石子是在下练习投射,一不小心扔错了方位,顺便提醒一下王爷,时辰不早了,该休息了。”萧逸恭恭敬敬地站在那里给王爷行了个礼。

    蓝琛本想发作怒骂萧逸,但又想着里屋的傅凉雪还没睡,也只得作罢,隻是抱怨了一两句,然后跟傅凉雪道了别。

    “凉雪你好好休息,我明日再来看你。”蓝琛一脸关心地站在屏风外面说道,听着里面的人儿应了一声,这才放心地转身离开。

    两个人刚走到门口,萧逸颇有些诧异地朝着屏风看去。

    “怎么了?”蓝琛见着萧逸突然停下,忍不住询问道。

    “没什么。”就算是真的有什么,萧逸也不会去说,反正他的任务隻是保证眼前这个人的安全,至于别的人,完全不在他的保护范围内。

    而此时的屏风里,白色的轻纱床帐笼罩的木床上多了一个黑色的声影,只瞧着黑色身影,俯身便吻上了可人儿的娇唇,暧昧的味道越来越浓......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