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少爷为奴

    萱花国的富家阔少傅凉雪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一个低贱的奴隶,还要去服侍另一个男人!孤高冷傲的他何时受过如此欺辱! 他逃跑、反抗、求助甚至是寻死。 在那个男人看来,不过是閒来无事逗弄逗弄宠物。 大手一挥,遮住了他所有希望的光亮。 他逃不出他的手掌心,永远也逃不掉!

    第十八章 忆少年事

    小说: 少爷为奴 作者:君玉 字数:2068 更新时间:2019-11-30 11:03:12

    必兰千川拿着那块假玉佩跑回的破庙,等待他的已然是两具冰冷的尸体。他的视线已然模糊,泪水再次决堤。

    “阿娘!父亲!”

    必兰千川的不相信这是真的,他哭喊着想要将他们两个摇醒,可现实却是残酷的,他们再也醒不过来了。

    阿娘因病就拖,已经病入膏肓,父亲在这大雪天裡失血过多,又没有保暖的衣物,两个人就这么手牵着手离开了,只将可怜的又无助的必兰千川一个人留在了人世。

    “这是......怎么了?”就在这个时候破庙门口多了一位中年男子,那个人,便是必兰千川的师傅。也是从那天起,必兰千川加入了师傅创建的乾天派,那年,他才七岁。

    他在那一天,失去了一个的家,又幸运的得到了另一个家,这大概是上天对他的一种怜悯吧。和师傅来到了乾天派之后,有了一群年龄相仿,身世同样淒惨的师兄们。

    那个时候,师傅问他,“你将来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

    必兰千川脑海裡回闪过自己被打,父亲断腿,家当被骗种种经历,眼里突然坚定了起来,一字一句地说道:“我想成为,不被任何人欺负的人!”

    因为这句话,师傅便开始教他习武。也正是因为这句话,才让他在后来成为了武力不凡的将军。

    在十七岁那年,师傅因旧疾发作,来不及医治便去世了。临死前,给他们每个弟子都留了一封信。信上的大概内容是对他们每个人的回忆,并且还给他们的人生方向提出了建议,最后还希望把他们的乾天派发扬光大。

    而必兰千川手中的那封信里面,给他的人生方向就是,将军。“不仅不被任何人欺负,也不能随便欺负人,还要记得去保护你在乎的人,守护你生活的家园。”

    当时年轻气盛的必兰千川可对将军这种刀口上舔血的职业不感兴趣,他下了山,第一步就是去都城找那个,他认为是故意给他假玉佩的小少爷。

    都城,多么繁华的大都市啊,隻是里面的人心,却让人作呕。 必兰千川再次站在都城城门的时候,心里便是这么想的,虽然里面的人都穿着华贵的衣服,可没一个是好人,包括他待会儿要去找的小少爷。

    必兰千川迈进城门,随便找了个茶馆坐下,开始有意无意向店小二打听那小少爷的事。

    “小二,你可知道傅家哪里有一位和我年龄相仿的公子吗?”

    那店小二一脸诧异地看向必兰千川,似乎想到了什么说道:“我看公子是外地来的吧?这傅氏在都城可就那么一家,您说的那位和您年龄相仿的,肯定是傅家的二少爷。”

    “傅家的二少爷?”必兰千川听到这里,突然有些迷茫,他可不知道当年给他假玉佩的,到底是傅家二少爷还是大少爷。

    那店小二瞧着店里的客人比较少,开始和必兰千川唠嗑了起来。

    “您可不知道,傅二公子现在可是都城里的风云人物。”

    “此话怎讲?”必兰千川挑眉看向店小二,似是很感兴趣。

    “那我可得给你从头说起了。”店小二的在必兰千川的示意之下坐在了他的对面,然后开始向必兰千川娓娓道来。

    听说以前,傅家只有一位少爷,那就是傅家大少爷。这突然冒出来的傅二公子,是傅家家主的小妾所生,小妾在家中没什么地位,傅家主也很少管家中事物,大家都围着大少爷转悠,很少有人注意,傅家还有个二公子,平日里站在一旁,都以为是傅家大少爷的书童。

    直到后来傅二公子在书院举办的诗会上,与二世子结交,傅二公子的名声才渐渐大了起来。这二世子是谁?那可是皇室裡的人!是好多人想要高攀都高攀不起的。

    要是傅氏一族把握住这次机会,一举进入朝政,那还不把傅氏一族发扬光大。

    “小二,来壶茶!”忽然从门口传来一个声音,店小二连忙端着茶壶将抹布搭在肩上走过去迎接客人。

    必兰千川閒来无事,就朝门口看了过去。第一位进入眼帘的是一位青衣男子,举手投足间的高雅气质,很容易就让人察觉,这人绝非普通富家子弟。随后进来的人,是一位白衣男子。这白衣男子刚一进门,就把必兰千川吸引住了。

    虽然年代有些久远,记忆裡的那个小少爷,模样已经模糊,可是当他看到白衣男子的时候,莫名觉得两个人很像。特别是身上透着的那股冷冷淡淡的气质。当年的小少爷,如今已经变成了俊俏的年轻公子哥,小神仙长成了大神仙,清秀的脸上没有太多表情,凤眸裡也是冷冷淡淡的,仿佛拒人千里之外。

    唯有在触碰到青衣男子的视线时,眼睛里的冷淡才稍稍柔和了几分。必兰千川愣愣地坐在那里看着,突然有些不明白,自己到底对这傅二公子报着什么样的感情了。

    是恨吗?可是又因为什么而恨呢?是父母的去世?还是他的欺骗?

    父母去世,跟那傅二公子又没什么关系,谈不上恨,说到欺骗,小孩子贪玩也能算得上让他去计较,去恨吗?

    “公子,那边那二位就是了,穿白衣的便是傅二公子,穿青衣的便是二世子。”那热心的店小二还忍不住走过来,在必兰千川旁边小声提醒着。必兰千川没有说话,微微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可是他的心,却是迷茫的,他当初到底是为了什么,才会把这个人惦记整整十年呢?这恨,明明根本就恨不起来。

    当时的傅凉雪似乎感觉到了必兰千川过于明显的关注,冷冷淡淡的凤眸瞟向他,是一副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的模样。可他将视线转移到那所谓的二世子身上时,凤眸裡却是多了恰到好处的几分温柔。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必兰千川便是找到了新的人生方向,他要进入傅凉雪的世界,撕破他高高在上的面具,想要傅凉雪,记得他,念着他,想要那冷冷淡淡地目光在触及到他的时,也有那么几分恰到好处的温柔......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