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少爷为奴

    萱花国的富家阔少傅凉雪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一个低贱的奴隶,还要去服侍另一个男人!孤高冷傲的他何时受过如此欺辱! 他逃跑、反抗、求助甚至是寻死。 在那个男人看来,不过是閒来无事逗弄逗弄宠物。 大手一挥,遮住了他所有希望的光亮。 他逃不出他的手掌心,永远也逃不掉!

    第十七章 忆年少事

    小说: 少爷为奴 作者:君玉 字数:2442 更新时间:2019-11-29 15:49:43

    必兰千川此时坐在了自己久违的书房椅子上,这几天劳碌奔波,可是把他给累坏了。好在,宫里那尊大佛已经被送走,而且昨晚还在可人儿那里吃够了本,现下更是一副酒足饭饱后的慵懒状。想起昨晚可人儿那副楚楚可怜向他求饶的样子,嘴角忍不住向上翘,连好看的星眸裡也沾染上了喜悦。

    就在这个时候一抹青影走了的进来,恭恭敬敬地向必兰千川行了个礼,清秀的脸上,不知何时添上了一道剑伤。

    “将军。”

    “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必兰千川看向青雪,星眸裡闪过一丝惊讶。青雪的武功,他还是知道的,在的江湖上能够伤他的人,不足十人。难道是遇到的个中高手了?

    只瞧着青雪眼神飘忽,低着头,双手抱拳行礼:“是属下武功不济,二王爷的影卫实力在属下之上。”

    必兰千川沉吟了一会儿,好看地剑眉微微皱起,以前可没听说过蓝琛身边有什么无力高强的影卫,难道是最近才招收麾下的?

    “是使什么招数了?说来听听。”

    “那人使用的是佩刀,刀身通体呈红色。至于招式......属下不曾在哪里看到过,似乎像是萱花国的传统武学。”青雪皱着眉头,开始回忆起那天碰到那人的事。

    “佩刀......难道是烨华国的人?”必兰千川用手摩挲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烨华国是萱花国的邻国,本来百年之前两国还是友国,哪知道的烨华国内部发生了政变,开始暗中扩大自己的势力。这几年来一直在骚扰萱花国的边境。听说烨华国最近也有新国主登基,这二王爷从未见过的影卫......似乎出现得太巧了吧?

    “属下也是这么想的,虽然属下已经不能暗中观察,但是从街坊裡安插的暗哨听到了些消息。”说着青雪便靠近必兰千川耳语了一两句。

    “这烨华国倒是嗅到了良机,无聊的日子似乎又要增添新的乐趣了。”必兰千川也不嫌事大,完全一副看戏的模样。

    “那少爷那边......”青雪抬头看向必兰千川,想要遵从他的意思。

    ‘“那边暂且不用去管,有白冰在,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而且他偶尔也会过去。

    “你继续找人盯着他们,找个机会去旁敲侧击一下城主,这秋季商会展可是会有很多风波的。”

    那烨华国的想法已经很明显了,不就是想要趁着蓝琛的怒火,先让萱花国出现内乱,搞得两败俱伤,自己再坐收渔翁之力吗?想法倒是挺好的......

    “对了,你将这消息通知给贺洋,他现在在天都山。”必兰千川是不想费脑力去想什么对策的,反正有个现成的智囊在附近,不如借来用用也好,不过也要看看,他到底想要帮谁了。

    青雪领了命便退了下去,必兰千川开始琢磨起傅凉雪来。

    说起来的,他对傅凉雪的感情,还是挺复杂的,最开始的感觉是恨,后来说不清楚为什么就不恨了,再后来,就变成了想要拥有了。

    必兰千川走到书架旁,从一个黄锦玉盒里拿出那块刻着“傅”字的假玉珮。手指摩挲着上面的刻痕,思绪忍不住回想到了从前。

    都说小孩子的记忆力的不好的,小时候很多事情都会忘得一干二净,必兰千川也是一样的,但唯独那件事,他一直记着,并且一辈子,都不会忘掉。

    必兰千川出生在一户贫苦农家里,自给自足的日子倒也过得去,奈何不知是谁惹了老天爷让他的家乡,鱼米乡大旱三年。为了生存,一家人只好跋山涉水来到了都城。小两口本想做些买卖,却不想被都城里的老鼠们骗走了所有家当。

    那时正直冬季,又逢下雪,必兰千川的阿娘一不小心就染上了风寒,可他们连饱腹都成了问题,只能去街边乞讨。虽然在都城乞讨是犯法的,但是为了生存,还是要防着巡逻的官兵去讨也钱来。

    那个时候必兰千川从小就聪明机灵,在乞讨的时候,知道寻找目标,总是去缠着一些比较有钱的公子小姐们施舍点钱财。可那么点钱怎么够医治阿娘的病。

    当时的必兰千川准备着慢慢来,好不容易攒够了钱,给你阿娘买了第一份葯回去,可是当他买了葯材回到都城附近的破庙里的时候,父亲的竟然被人打折了一条腿,满身都是血。

    他还记得当时父亲让他不要去管他们了,让他们就这样自生自灭吧,说他们两个迟早会拖累必兰千川。他怎么可能就这么放弃他们!

    那个时候外面正下着鹅毛大雪,必兰千川决定冒着雪出去乞讨,他必须再次凑钱请大夫给他们看病。他跪坐在没有多少行人的大街上乞讨,那样单薄,只用来遮体的布衣,冰冷刺骨的凉风吹拂在小脸上,嘴唇已经变成了紫色。嘴里麻木地唸着“大善人,行行好,积德行善,来年定会鸿运当头。”

    在那么小的年纪的,必兰千川就体验到了什么叫做无能为力,他边念叨着,边回想起自己的遭遇。说话的声音渐渐带上了哭腔。一想到破庙里的父母亲们,在眼睛里打转的泪水终于是忍不住湧了出来,掉在了雪地上。

    就在这个时候,一只小小的,白嫩嫩的小手出现在了他的眼前,手里还拿着一块刻着“傅”字的玉佩。

    必兰千川连忙抬头看向来人。只瞧着一位年龄和他相仿的小少爷站在了他的跟前。小少爷精致的小脸上没有任何情绪,冷冷淡淡的,就像是天上的小神仙一样,浑身透露着高贵优雅。

    小少爷默默地将身上的白貂毛绒披风披在了他的身上,而小少爷身上穿的白色衣服感觉有些不合身,但是那材质却是上等的布料,复杂的暗纹还闪烁着淡淡地光亮。

    帮着必兰千川披好披风之后,小少爷一句话也没和他说,转身就头也不回地走了,刚刚还愣神的他,立马回过神来,只能看着那小小的白色身影融入大雪中。

    必兰千川对着那背影大声喊了一句:“大善人,积德行善,来年定会鸿运当头的!”

    他看着手中碧绿的玉珮,就像是看到了希望一般,这玉珮一定值不少钱!

    必兰千川眼里充满了希望,身上的披风给他带来的暖意,让他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大好人的。他连忙拿着玉珮去了快要关门的当铺。

    那当铺老板本来是不想管他的,可当他拿出手中的玉珮的时候,那老板顿时就来了兴趣。可谁知那老板仔细研究了一番,发现那是假,觉得必兰千川在消遣自己,十分生气,派了几个伙计把必兰千川打了一顿,必兰千川嘴里却还说谁真的,是一位好看的小少爷给他的。

    “小子,长点记性吧,你肯定是被骗了,傅家确实是有钱,可是那傅家少爷就喜欢拿这些假货骗你们这些单纯的人,现在说不定正在哪里偷偷笑话着你呢。”当铺的伙计将他轰出了门,嘴上忍不住讥讽了几句。

    必兰千川被伙计的话说懵了,小脑袋里忍不住幻想起那小少爷偷偷笑话自己的场景,也是在那时,必兰千川对傅凉雪产生了恨意。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