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少爷为奴

    萱花国的富家阔少傅凉雪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一个低贱的奴隶,还要去服侍另一个男人!孤高冷傲的他何时受过如此欺辱! 他逃跑、反抗、求助甚至是寻死。 在那个男人看来,不过是閒来无事逗弄逗弄宠物。 大手一挥,遮住了他所有希望的光亮。 他逃不出他的手掌心,永远也逃不掉!

    第十六章 再次惩罚

    小说: 少爷为奴 作者:君玉 字数:2066 更新时间:2019-11-28 10:41:50

    傅凉雪自从来到蓝琛的住处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还是隐隐感觉到了不安。即便是自己逃离了将军府,可总觉得自己并没有逃离出必兰千川的手掌心。许是在这里遇到了熟悉的人和熟悉的味道,让他仿佛还身处在将军府。傅凉雪看向外面的明月,久久不能入睡,只希望蓝琛能快点带他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也不知道蓝琛最近在忙些什么,总是见着他早出晚归,想要问什么时候回都城,蓝琛也总是顾左右而言其他。

    一阵凉风吹过,青素色的纱衣紧贴在了他雪白的肌肤上,勾勒出诱人的身段和锁骨,好似一幅月下美人图。

    凤眸对未来充满了迷芒,看着皎洁的明月,傅凉雪忍不住歎了口气。从前的傅家已经不在了,而阿娘现在也是下落不明,听蓝琛说,他之前有去找过他的阿娘,隻是没有找到。

    但愿一切都安好吧......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背后贴上了个温热宽厚的胸膛,刚想转身去看向来人,却被身后的人一把搂入怀中,一只手捂住了他的嘴巴。

    他大力地挣扎着,嘴里的求救声根本就传不出去。

    身后的男人点了他的穴道,他只觉全身立马酸软无力,舌头也麻木得动弹不了,发不出任何声音,任由着那人将自己抱上了床。这时,趁着透进窗户的月光,才瞧见了来人。

    然而这个人也并没有以真面目示人,穿着一身夜行衣,脸上还带着一张上好的玉面狐狸面具。那双星眸裡满是欲望,让傅凉雪忍不住害怕。

    身上的男人,没有说话双手来到了傅凉雪略窄的腰间,慢慢悠悠地解着傅凉雪的腰带。

    戴面具的男子,看向傅凉雪,嘴角忍不住上勾,露出邪魅一笑。

    傅凉雪努力摇了摇还可以稍微活动的头,凤眸裡满是惊慌失措,后渐渐带着祈求,他知道这个人想要干什么。

    不,不可以!

    然而身上的男人根本不在意他的祈求,轻轻散开傅凉雪的衣服,小麦色的肌肤沾染在了白皙的皮肤上,手指滑过精细的脖颈,到诱人的锁骨,到还在微微发颤的两粒粉红之间,再到性感的腰间腹部,当真是一副活色生香的画面。

    傅凉雪努力想要找机会跟身上的男人沟通,然而那男人完全沉迷在了美色当中,根本不去看傅凉雪。手指慢慢越过傅凉雪的臀侧,来到勾股之间。没有过多的前戏,但是做了充分的准备,使男子进入傅凉雪的身体时十分顺利,而傅凉雪的凤眸裡早已装满了泪水,晶莹剔透的泪液滑出眼角渗入黑色的混乱的发丝。

    傅凉雪心里委屈极了,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吸引男人,他不喜欢,他不喜欢男人!可是,却要像女子一样去承欢......

    他缓缓闭上眼睛,心,彻彻底底地死了。

    面具男子终于是发现了傅凉雪的不对劲,将面具揭开,露出俊朗的五官,俯身就吻上了傅凉雪还在微微发颤的浅唇,剑眉微挑,星眸闪烁。

    “睁开眼睛,看看我是谁?”如同魔咒一般的话语传进傅凉雪的耳朵,让他下意识地睁开了眼睛。

    当傅凉雪看见是熟悉的必兰千川时,心里竟是多了一分,奇怪的庆幸。

    幸好是必兰千川,而不是别人?

    这种庆幸让傅凉雪感到莫名奇妙,明明必兰千川做的事,也是不可原谅的,可今日,他却感到万分庆幸,他自己都说不清楚这是为什么。

    必兰千川解开傅凉雪的哑穴,让他得以开口说话。

    傅凉雪眨巴着微红的凤眸,一副惹人怜爱的样子,询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很意外?我说过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必兰千川用手轻轻刮过傅凉雪高挺的鼻梁,星眸染上笑意,满是宠溺地看着如此惹人怜爱的人儿,心情大好。

    “你,胆子太大了,赶紧出去,再不出去我叫人了!”傅凉雪白皙的脸上浮上一层粉红,好看的剑眉微微皱起,又是一副羞恼的模样,刚刚那心如死灰的一面就像是没有过一般。

    “你倒是叫啊,最好是大声叫出来,我的名声不重要,至于你,傅二公子,不会像我这么不要脸吧?”必兰千川说着,舔了舔唇,身上的动作,开始越发大力起来。

    傅凉雪羞耻得不再看必兰千川一眼,偏过头闭上了眼睛,贝齿紧咬在下唇抑制住随时可能迸发出来的淫乱之声。随后一股温热覆住了他微微挺立起来的欲望。

    “这里的小宝贝,当真是粉嫩得可爱。”必兰千川说着下流的话,手上也开始动作了起来。

    很快傅凉雪就被欲望控制住了,似是因为禁欲了一段时间,当欲望再次被撩拨起来的时候,就很难保持理智。

    而必兰千川也是疯了一般,想要将之前所有的都补上,在不知道第几次的时候,傅凉雪第一次向他求饶。

    “我,我求你了,别再来了,已经不行了。”傅凉雪无力地用手挡住了自己的身下,此时的两人一丝不苟,大腿,腹部,床铺上,到处都是湿湿黏黏的不明液体。

    “我说过你要是敢逃走,就得接受惩罚,怎么还没开始,就想着结束了?”必兰千川说着,轻轻拉开傅凉雪的手,一个挺身,又将自己的欲望送到了傅凉雪早已泥泞不堪的私处。

    第二天傅凉雪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昨晚那个人早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一切就跟往常一样,没差别,他都在怀疑昨晚是不是在做梦了。

    可是当他正准备起身的时候,腰间传来尖锐地酸疼,刺醒了他的意识。

    昨晚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那个该死的男人居然,居然让他下不了床了!

    傅凉雪又缓缓地躺在了床上,凤眸裡满是愤怒,好看的手指抓住盖在身上的夏被,直接给拧出了一朵花来。而此时的窗外传来了蓝琛的问话。

    “公子还没醒吗?”

    “最近公子染上了风寒,现下正臥床休息。”守在房门口的白雪说出这番话来,傅凉雪才恍悟过来,原来这白雪,是必兰千川的人!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