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少爷为奴

    萱花国的富家阔少傅凉雪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一个低贱的奴隶,还要去服侍另一个男人!孤高冷傲的他何时受过如此欺辱! 他逃跑、反抗、求助甚至是寻死。 在那个男人看来,不过是閒来无事逗弄逗弄宠物。 大手一挥,遮住了他所有希望的光亮。 他逃不出他的手掌心,永远也逃不掉!

    第十五章 茅屋闲谈

    小说: 少爷为奴 作者:君玉 字数:2139 更新时间:2019-11-27 10:06:32

    自从那宫里的贵公子来了之后,将军府上上下下都任他差遣,好吃好喝地候着,而必兰千川变成了到处跑腿打听贺洋的下落仆人。

    必兰千川寻过大大小小的城镇,去了贺洋可能去的地方,还是什么进展都没有。此时的必兰千川正在爬萱花国最高的一座山,天都山,这是必兰千川最后的希望了。这要是再找不到贺洋,他都想直接回去拐了傅凉雪跑路了。

    给那么个伪善的人当镇东将军,他是真的的不想干,别说什么心系国家这种愚蠢的事,他从来不是什么大善人,当将军也不过是为了生存而已,毕竟是想着要保护某样东西。现在看来这反而成为了他的负担。

    说起来,这天都山,和他还是颇有些缘分的。他们那小门派——乾天派就在这天都山山腰,极为隐秘的某处。他在这里生活了近十年的时间,这一次这么走一遭。还真是物是人非了。

    在必兰千川再一次穿过一片茂密的树林之后,终于能隐隐约约看到几间用茅草搭建的房子。那里便是他们乾天派的地盘,其实更像是几户山里人家的居住地。

    此时就在茅草屋不远处的田边,正有位带着斗笠,给菜田施肥的男子。那男子穿着十分朴素,弯腰弓背地施着肥,完全没有了所谓太师的端庄。

    看着那俊朗又熟悉的侧颜,必兰千川终于是松了口气,人最终还是找到了。

    必兰千川走了过去,站在旁边默默地看着贺洋。他知道料事如神的贺洋,应该是能猜到会有这样的结果的,但起码也给他一个提示不好吗?非让他找了这么久,才把希望都寄托在了这天都山上。

    “来了?”贺洋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说了这么一句,又继续干活。

    “没想到,这几个破茅房还在呢。”必兰千川看这不远处的破茅房,那是满满的回忆。

    “我来的时候已经不成人样了,最近刚把它们重新修整了一番。”

    “毕竟,师父仙逝之后,大家都散了,就剩你在这里守着......现在,怎么又想着回来了?”必兰千川有些不解,他不觉得贺洋躲在这里是安全的,因为这个地方,蓝渊那小子也是来过的。

    “除了这里,我还能去哪里呢?”贺洋停下手中的动作,看向必兰千川,褐色的眸子里,藏着淡淡的无奈。

    是了,他们那乾天派,也就十个人,一个师父,九个徒弟,而每个徒弟都毫无意外的,是无家可归的孤儿。

    门派虽小,可师父教出来的徒弟,一个比一个厉害,门派的名声也渐渐传开了来,光就站在这里的两个人,在萱花国都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只可惜师父仙逝得早,看不见门派被他们发扬光大。

    必兰千川沉默不语地看向贺洋,他不知道那萱花国国主对贺洋有几分真心几分假意。

    “有时候,我在想,当年下山,是不是我做的最错的选择。”贺洋施完肥,拿着农具便往茅草屋里走去。必兰千川紧跟其后。

    “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对错。”必兰千川可不会像贺洋想得那么深,反正事情都过去了,再去区分对错,又有何意义呢?

    两人进了茅草屋坐下来,贺洋便给必兰千川倒了一碗茶。

    “这茶可比不上你将军府上的龙井,将就着解渴用吧。”贺洋笑着说道,顺手将头上的斗笠摘了下来。这才一个月不见,本是白皙的肌肤,倒是被晒黑了一些。

    “你应该知道,我来这里的目的吧?”必兰千川现在就开门见山地说了。反正他躲不过,贺洋更加躲不过。

    “让他自己来找我吧。”贺洋怎么会不知道必兰千川来找他的目的?

    “就这样?”必兰千川忍不住问了这么一句,就这么简单?那他为什么还要大老远地跑到这天都山来,还让他好找。

    “这不是躲不过吗?我也不想难为你。”贺洋说出了心里话,拿起桌上的大碗茶,轻抿了一小口。

    “你不会趁我走的时候,又换地方吧?”必兰千川可不想就这么功亏一篑,好不容易找到了贺洋,万一这次让贺洋逃了,那自己不就遭殃了吗?

    “没那个必要了,你觉得,我会狠心看他又因为我而拿你开刀吗,有那么一次就够了。”

    必兰千川十分无语,心里忍不住抱怨,那你当初干嘛还要逃出来啊?难道是因为......最后的倔强?

    “我就是想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想一些之前没想通的事而已。”

    “那你想通了吗?我觉得吧......那小子,对你还是不错,要不......你将就将就?”必兰千川能在贺洋身上,隐约间看到傅凉雪的影子。两个人都是被别人强迫了,然后开始逃跑,至于想不想得开,那就都还是个未知数。

    贺洋听了这句话沉默了一会儿,倒也没有急着反驳,似是在思考着什么。

    “我听人说蓝琛也去你们那儿了。”贺洋最终没有回答必兰千川,反而是转移了话题。

    “你这消息倒是灵通。”

    “有些事,终究还是不能避免的。”贺洋忍不住歎息道。

    “那你这次,准备帮谁?这两位可都是你的得意门生。”必兰千川忍不住调侃。

    “这次,我谁都不会帮,他们已经比我厉害很多了,至于最后的结果如何,我也一概不管。”贺洋冷淡地说道,仿佛是要将自己置身事外,可这种事,没有人能置身事外,就连普通的老百姓都不能,更别说前太师贺洋了。

    人都说新国主登基,一切都尘埃落定了,可这次因为临时的变故,一切风云暗湧才刚刚开始。只有傻子才会认为,那二世子会这么算了,只安安心心地当个王爷。要说蓝琛和蓝渊是关系最好的,如果是没有易主之前,两个人确实关系很好,。那个时候蓝渊还没有露出真面目,可这之后,他们两个的关系算是彻底破裂了,至于王爷府还在都城,说好听点,是关系好,说不好听的,那就是监督,在国主眼皮子下犯事,连火苗都点不燃。

    他必兰千川对这皇室斗争完全不感兴趣,只希望,他和傅凉雪不要被波及到才好。

    (Ps: 先走点剧情,写纯肉太没意思了,希望大家能喜欢,多多收藏,给个动力吧~)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