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我就是想贿赂你

    [月票请投《和死对头结婚后》那本书~爱你们♡] 新坑《被前男友他叔看上了》闷骚腹黑老流氓老狗逼大佬攻×清冷美人受 新坑:《[穿书]都怪我撩人又貌美》器大活好超厉害的大佬攻×撩汉不自知的小怂受。一惯的甜宠风格,会让你喜欢的。 苏淼在网上开了一家情.趣用品的店铺。 第一次见面,他将一整箱的情.趣用品放到那人面前,眉眼弯弯礼貌地笑着说:“客官您好,这是您在本店订购的情趣丝.袜,魅惑睡袍和撕扯网衣,请检查并签收,如果满意还请给本店五星好评~么么哒~”。 之后没过没多久,他收到了来自客户的超级差差差评…… 因为……他将东西送错了地方,送给了个并不是买家的人。。。 老妈再婚,苏淼才发现那个被他送错货的人竟然是他未来的…… 无心撩骚菊花开,我就是想贿赂你啊 ! (♡˙3˙♡) 还不错的完结文:《大神总想掰弯我》面瘫大神攻×骚气作死受 还不错的连载文:《和死对头结婚后》冰山禁欲攻×欠艹作死受

    第八章 听说你哥要娶媳妇儿了

    小说: 我就是想贿赂你 作者:腐爷er 字数:2077 更新时间:2019-04-26 07:03:53

    检查并不是医生亲自上手,而是都有专用的器械,汪洋就担心那些器械不靠谱。

    他觉得,为了自己那里的安康,他已经把里子面子都丢了。

    年轻医生似乎是被这话惊了一下,而后微微叹了口气说:“行,我再给你检查一遍。”

    鉴于刚才汪洋说的怕检查器械出什么问题,这次检查是医生亲自动手来的。

    “这里有什么不舒服吗?”年轻医生戴着手套的手指轻轻碰了碰顶端,出声问汪洋。

    汪洋眼睛不敢向下看,他眼神直愣愣地看着前方,手掌握的紧紧的,手心里满是虚汗,听到医生的问话,他轻轻摇摇头,随即知道医生看不见,出声回答道:“没……没有不舒服。”

    “那这里呢?”手指又向下滑动了几分。

    “也……也没有。”

    “这里?”

    “没有。”

    每问一次话,汪洋的脸色就红一分,刚开始他还能好好的站立,之后腿都不自觉的发抖。

    年轻医生的语气一本正经,可以看出有很好的素养和职业涵养。

    可是……如果是一个那方面完好无损的人被碰这地方,那不出点儿反应才显得奇怪了。

    于是,在检查了几分钟后,汪洋可耻的有了要升国旗的趋势。

    偏偏这时候他自己还没反应过来。

    年轻医生停下了检查的动作,身体坐正对汪洋说:“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

    汪洋闻言懵了一下,随后缓缓低头看向还露在外面的小兄弟,小兄弟随着他的视线颤动了下,很有直接抬头起立的趋势。

    “……”汪洋一瞬间就傻眼了。

    好半晌,他才回过神来,看也不敢看那医生,脸颊爆红地裤子一提就往外跑。

    跑出诊室外他都忘了还在等待的苏淼,等他一溜烟跑到了大厅才想起这茬,愤恨地又往回跑。

    他跑回去的时候苏淼正低头坐在椅子上,表情看起来似乎不太好。

    “喵喵,我检……检查完了。”汪洋拍拍苏淼的肩膀,有点儿艰难地说出这句话。

    苏淼心里装着别的事儿,没注意到他的不自然,站起身问:“检查结果怎么样?没事吧?哎?你脸怎么这么红?”

    “我……我……就……就……有吗?”汪洋心里不安极了,生怕苏淼再问。

    要是苏淼再问,他非得全盘托出不可。

    好在苏淼也没纠结这个,又问了一遍关于他检查的事儿。

    “没事儿,医生用器械检查过了,很正常。”汪洋边说边摇头,头摇的都跟拨浪鼓似的,他想赶紧转移这个话题,说完后主动问苏淼道:“你刚刚怎么啦?看起来心情不太好?”

    苏淼打了个呵欠,敷衍地道:“没什么,就是想起了我曾逝去的青春。”

    汪洋:……

    苏淼怕汪洋再带人去找事儿,出了医院后就把人送回了家。

    路上苦口婆心地说了一堆大道理,好好教育了汪洋一番。

    苏淼不知道的是汪洋满脑袋想的都是自己检查时升国旗出糗的事儿,他说的话一句没听进去。

    ……

    岳泽西躺在病床上看着推门而入,两手空空的骆北乔,慢悠悠地开口道:“三儿,你四十分钟前给我打电话说要来看我,二十分钟前我给你打电话你说你到了医院门口,我这病房虽然是VIP,比普通病房是远了那么点儿,但也不至于走二十多分钟吧?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三儿,我如今是病患,你看病患怎么能不带礼品呢,三儿,你……”

    岳泽西话还没说完就被骆北乔的一个眼神给吓得乖乖闭上了嘴,骆北乔冷眼看着他下身的位置,森森地开口道:“你再叫一声那个称呼我不介意替那个疯女人打断你第三条腿。”

    关于那个称呼自然就是这声儿“三儿”了。

    骆北乔是家里的老三,骆老爷子生性随意,私底下叫自个儿的儿子女儿都是老大老二这样叫,偏偏骆北乔是最小的,骆老爷子就爱叫他“小三儿”。

    岳家和骆家是世家好友,作为一起长大的损友,岳泽西知道这个称呼后,可没少调侃骆北乔。

    不过眼下这个形式,他要再敢叫一声儿“三儿”,骆北乔保准不放过他。

    把身上的被子一直拉到脖子下面,岳泽西跟个鹌鹑似的缩着脑袋,看着骆北乔说:“我这不是担心你嘛,你坐电梯上个楼层上了二十多分钟,我可担心了。”

    骆北乔冷睨了他一眼没说话,长腿一迈坐在了不远处的沙发上。

    过了好一会儿,岳泽西才听他说:“我看你是第三条腿又痒痒了。”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起这个岳泽西就来气。

    他这次能进男科医院就是因为自己平时浪的太厉害,玩儿的太疯了。俗话说夜路走多了,总会碰到鬼的,岳少爷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可偏偏就遇到了一个例外。

    那女人爱岳泽西爱到发疯,但岳泽西对她并没有太多的真心。

    岳少爷有很多女伴,也有一套自己的交往原则,在交往之前他都会先表明自己的态度,清楚的表示自己就是纯属玩玩儿,不会对对方付出真心。

    怪就怪那女人对岳泽西太痴情,在岳泽西表示对她没意思分手后,那女人竟然疯狂的差点儿废了岳泽西的小兄弟。

    “北乔你说,那女人是不是有病啊?我都和她分手了,她死缠烂打不说,看到我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竟然想要拿刀剁了我的小兄弟,要不是我躲得快,后半辈子的性福可就没了。”岳泽西说起这事儿就委屈,“你说有必要吗,她整这样一出我虽然没受伤,可我的小兄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惊吓,要不是她,我如今用得着待在医院嘛。”

    “你活该。”骆北乔出声,没一点儿同情他的意思。

    岳泽西心塞的要命,不准备搭理骆北乔了。

    结果没过三分钟,他又巴巴的找人说话了,“北乔,我给你说这医院可真不错。”

    “嗯。”

    “这医疗设施,服务态度可都是杠杠的。”

    “嗯。”

    “还有小护士们长得都比其他医院的好看。”

    岳泽西这次没听到骆北乔的回应,他摸摸鼻子,重新找话题。

    “听说你哥要娶媳妇儿了?那女人还带着个十八岁的儿子?”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