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我就是想贿赂你

    [月票请投《和死对头结婚后》那本书~爱你们♡] 新坑《被前男友他叔看上了》闷骚腹黑老流氓老狗逼大佬攻×清冷美人受 新坑:《[穿书]都怪我撩人又貌美》器大活好超厉害的大佬攻×撩汉不自知的小怂受。一惯的甜宠风格,会让你喜欢的。 苏淼在网上开了一家情.趣用品的店铺。 第一次见面,他将一整箱的情.趣用品放到那人面前,眉眼弯弯礼貌地笑着说:“客官您好,这是您在本店订购的情趣丝.袜,魅惑睡袍和撕扯网衣,请检查并签收,如果满意还请给本店五星好评~么么哒~”。 之后没过没多久,他收到了来自客户的超级差差差评…… 因为……他将东西送错了地方,送给了个并不是买家的人。。。 老妈再婚,苏淼才发现那个被他送错货的人竟然是他未来的…… 无心撩骚菊花开,我就是想贿赂你啊 ! (♡˙3˙♡) 还不错的完结文:《大神总想掰弯我》面瘫大神攻×骚气作死受 还不错的连载文:《和死对头结婚后》冰山禁欲攻×欠艹作死受

    第九章 他叫你一声儿小叔,你敢答应吗?

    小说: 我就是想贿赂你 作者:腐爷er 字数:2153 更新时间:2019-04-26 07:03:53

    “嗯。”骆北乔淡淡应了句,之后便没声儿了。

    岳泽西见他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奇怪道:“我说你态度就这么淡?”

    “不然呢?”骆北乔随意地拿起桌子上的杂志翻着,也没看岳泽西,慢悠悠地说:“又不是我娶媳妇儿。”

    “但是突然多出一个十八岁,就比你小一轮的侄子,你不会觉得膈应?”

    骆北乔眼皮都没抬,“我大哥的儿子骆子柯十九岁,我二姐的儿子骆子俊和女儿骆子瑜十七岁,要膈应的话早膈应了。”

    “这俩性质不一样啊!”岳泽西一脸的纠结,看那样子,他倒要比骆北乔这个正牌叔叔还要心急,“反正要是我突然多了一个比我小一轮的侄子,那我真觉得挺尴尬的。”

    岳泽西待在医院的这几天,每天都无聊的要命,好不容易骆北乔来看他了,他自然是要逮着人好好说一番的。

    最近在他们圈子里就骆家老大要娶媳妇儿这件事儿挺热闹,而作为骆家老三,岳泽西就特别想问骆北乔一些问题。

    岳泽西一脸八卦之意问道:“北乔,你见过你那个小侄子吗?”

    骆北乔:“没有。”

    “那你以后见了你那个小侄子会尴尬吗?”

    “不会。”

    “那万一你那个小侄子长得比你高,比你壮,比你老气,比你成熟,他叫你一声儿小叔,你敢答应吗?”

    骆北乔:“……”

    骆北乔开启黑脸模式。

    偏偏岳泽西没发现骆北乔的不耐,还在继续开口道:“又或者他胆子特别小?一吓就哭?你总是跟个高岭之花似的冷着个脸,他要是这样估计你都不用说话,站在那儿看他一眼他就会哭,到时候作为小叔叔,你可得哄人……”

    “你闭嘴吧。”骆北乔皱着眉打断岳泽西的话,他从来不知道岳泽西的想象力竟然这么丰富。

    他受不了岳泽西这么吵,更受不了岳泽西问的这些无聊问题。

    那个未来的小侄子怎样,都和他无关。

    骆北乔扔下手里的杂志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随后看着岳泽西道:“你歇着吧,我走了。”

    岳泽西一听脸色一变,瞬间来戏,声泪俱下地吼开了:“三儿,你不能这么狠心的离开我啊三儿!三儿你忘了我们的友谊了吗三儿!三儿你如此……”

    骆北乔神色更冷,努力控制着自己暴揍岳泽西一顿的想法,抬步走出了病房。

    身后的岳泽西还在做尔康手挽留的姿势。

    骆北乔返回公司工作了一下午,到晚上下班的时候他犹豫了下没有回自己的公寓,开车去了老宅。

    老宅里平时只有骆老爷子和骆东铭,骆小姑嫁了人,骆北乔在外面有自己的房子。

    他回了老宅之后将车停好,在车库里看到了骆小姑的车,想着应该是他二姐骆南昕来了。

    骆北乔刚迈步走进客厅就听到他大哥爽朗的笑声,随后便又听到:“今天我见了季晴的儿子,那小子比起咱家的这几个可优秀太多了,谦虚有礼,不骄不躁,听说学习也很不错,对了,我还从季晴那儿要了他的照片呢。”

    “大哥,你有了媳妇儿自然是看人家哪儿都优秀。”骆家小姑骆南昕的声音轻飘飘地响起,说话声儿有点儿意味不明。

    骆东铭轻哼了一声,也不找她辩解,语气淡淡又带着点儿小自豪地说:“等你见了苏淼那孩子就知道了,比你家那两个不知道省心多少倍。”

    骆小姑一听这话可不乐意了,吵吵嚷嚷地一连说了好几句,都不给骆东铭说话的机会。

    骆北乔听着吵闹声皱皱眉,走过去看着沙发上的两人出声问道:“爸呢?”

    一听到他的声音,骆南昕停下了吵闹,骆东铭从沙发上站起来笑看着他说,“北乔你回来了,爸被岳家老爷子叫去逛他乡下的菜园子,都去了三四天了,给他打电话他说过段时间回来,看来是在那儿住上瘾了。”

    “北乔你也是来看爸的吧?哎哟我也是,可惜我来的时候爸就走了。”骆南昕也从沙发上站起来,笑呵呵地插口道:“咱爸年纪大了,现在就爱搞什么遛鸟种菜。”

    骆北乔一来,之前的话题也就不了了之了。

    在临近吃饭的时候骆南昕走了,说家里都等着她一起吃饭。

    骆东铭坐在餐桌前看着换好家居服从楼梯上下来的骆北乔,挑挑眉问道:“看来你今晚不回自己的公寓了?”

    “嗯。”骆北乔应了一声,随后走到餐桌旁拉开椅子坐下才又开口说:“我后天有事儿要出国一个礼拜,今天来家里住一晚。”

    骆东铭一愣,问他,“下周末能回得来吗?”

    骆北乔没回他的话,看了他一眼反问道:“怎么?有事儿?”

    骆东铭说:“我想着在我和你大嫂结婚前,让咱家的人都先见见你大嫂和他儿子,大家一起吃顿饭。”

    骆北乔了然地点点头,“我尽量赶回来。”

    “赶不回来也没事儿,反正以后多的是机会,工作重要。”骆东铭拍拍他的肩膀笑着说。

    骆东铭骆北乔两兄弟年龄虽然相差了二十多岁,可关系一直不错,骆北乔是家中老幺,除了受骆老爷子的宠爱外,骆东铭这个大哥对他也是特别好。

    骆东铭虽然和苏淼就见了这么一次,两人也没说什么多话,可他对苏淼的印象是真的不错,在两人吃饭的时候,他又对骆北乔说起了苏淼。

    骆北乔话少,也不像骆南昕那样说话不对味儿,骆东铭说,他就静静听着,时不时也问那么一两句。

    吃完饭后,骆东铭主动询问骆北乔道:“北乔你要不要看看苏淼的照片?”

    骆北乔一愣,随后点了点头。

    “你等等,我去给你拿。”骆东铭笑着上了楼。

    骆北乔坐在沙发上等了没一会儿骆东铭就下来了,他手里拿着张照片,一边走一边说:“这照片我今天刚从季晴那里要的,都还没找个相框放起来呢。”

    走近了他就将照片递给了骆北乔,骆北乔拿着照片低头看去,入眼的就是少年盘腿坐在草地上,比着剪刀手面对镜头大笑的模样。

    肆意的笑容,熟悉的面孔,他看着照片,头一次觉得世界也挺小的。

    “这就是大嫂的儿子苏淼?”骆北乔问。

    骆东铭这是第一次听到自家弟弟称呼季晴为大嫂,有点儿惊喜地笑着回道:“是啊,这就是淼淼,瞅着照片就是个可乖的孩子吧。”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