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孩子究竟是谁的

    超级玛丽苏双性生子文1V1 前期霸道暴躁腹黑自恋后期忠犬总裁攻vs床下禁欲双性长发美人秘书受 辛漫作为贴身秘书陪总裁厉司去酒局,醉酒醒来,竟发现自己在酒店客房里,而且还莫名多了四个昏睡不醒的美男,原以为只是一场误会,结果不到一月,辛漫竟发觉自己怀孕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这幅不男不女的身子竟然也能怀孕! 因为想摆脱掉那个总是不让他辞职的暴躁坏脾气总裁,加之怀孕,辛漫不得不去找当日的四个美男,一个个求证想找出肚里的孩子究竟是谁的,好让他帮助自己甩掉那个臭脾气总裁,结果四人因为早已垂涎辛漫的美貌与身体,又因为顾忌到厉司,便一直不敢下手,如今好不容易有了机会,美人自己送上门,便都一口咬定是自己的时,突然天降邪魅狂狷霸道总裁. 床下 “蠢男人!那晚抱你的人是我!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你也是我的!你别想跑!” “蠢男人,你若是再敢提辞职,我就玩坏你!” “蠢男人!你还想带着属于我的身体和属于我的孩子往哪跑!”

    发圈(十六)

    小说: 孩子究竟是谁的 作者:pocahontas 字数:2063 更新时间:2019-07-11 11:58:08

    两人正僵持着时,未拉上窗帘的落地窗外的暗沉天空里突然滑过了一道锃亮的闪电,紧接着伴随着滚滚的惊雷,天空已一种奇特的速度彻底的暗了下来,陷入了一片黑暗,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的就落了下来.

    “下雨了.”

    厉司望了望窗外,勾着唇,说了一句.

    “不用您说,我也看得见.”

    厉司打着心里的小算盘,又贴着辛漫的耳朵低沉着嗓音道.

    “所以漫漫今晚不如就留下来过夜吧.”

    “雨停了我会走.”

    辛漫冷声说了一句,随后便推开了厉司,将锅里的姜汤倒入了碗中,又递给了他.

    厉司盯着手里被硬塞过来的姜汤,若有所思.

    这时候在外面玩的哼嘟也连忙跑了进来,却又因为爪子上沾了泥土脏兮兮的,没有敢再继续往里走,而是歪头看向了辛漫.

    辛漫见状便走了过去,一把捞起了哼嘟,又对它说到.

    “走,我们去洗澡好不好?”

    哼嘟的喉咙间发出了一声低鸣,表示同意.

    “哼嘟真乖.”

    辛漫揉了揉哼嘟的脑袋,抱着它往浴室走去.

    厉司很少能看见辛漫的眼里流露出如此温柔又毫无防备的神情来,毕竟平日里待人虽然礼貌,但总是冷淡又疏离,厉司突然就觉得,如果他们有了孩子的话,辛漫面对孩子的时候大概也是这幅温柔的神情.

    可是他今天一整天都没有再见到辛漫吐过,所以要不要找个理由让他来一次全面体检,就将公司的每年的例行体检提前好了,但这样会不会太刻意了些,厉司摸着下巴,想事情想的正出神时,抱着哼嘟经过他身边的辛漫又叮嘱厉司一句,让他趁热把姜汤都喝完,说完以后,辛漫就进了浴室.

    好吧,因为好歹也是那个蠢男人的一番心意,所以再怎么讨厌,也还是把它喝完吧.

    厉司叹了口气,拧着眉毛,喝尽了姜汤,等他进了浴室时,就看到辛漫正围着围裙,戴着手套,在帮哼嘟洗澡,哼嘟站在它自己的浴盆里,老老实实的让辛漫在它的身上搓出了满满的泡沫,而且哼嘟的浴盆里,还放满了小黄鸭小皮球之类的玩具.

    然而厉司的注意力却全被辛漫被发圈松松垮垮的束住的海藻一般的乌黑长发给吸引了过去,那么柔顺的话,肯定稍微拉一下,发圈就会掉落吧.

    这样想着,厉司也确实这样做了,发圈被勾下来的瞬间,辛漫水一般的发丝瞬间就从厉司的手指间滑过,披散开了,触感又凉又滑顺,还有极为好闻的清新味道..

    厉司的心瞬间就被挠的痒痒的,结果这时候辛漫却冷着脸,回了头,就这样面无表情的望着厉司.

    “总裁,请问您在做什么?”

    原本头发束着的时候就已经足够的魅人了,如今波浪卷的墨发就这样披散下来,衬托的辛漫本就精致的脸蛋愈发的迷人,辛漫似乎是有一点儿类似混血儿的长相,当然因为他是孤儿,所以也无从求证,瞳孔是浅棕色的,看起来总是透亮的,里面仿佛凝了一整片的银河,而如今这双漂亮的瞳眸,依旧蒙了层寒霜,就这样望着厉司.

    一时间气氛里竟有些微妙的尴尬.

    “你的发圈掉了.”

    厉司依旧理直气壮的,若无其事的将发圈揣到自己的口袋里以后,就出了浴室,提也不提要将发圈还给辛漫的事情.

    辛漫也懒得再和他计较,将垂下的头发夹到了耳后,又开始继续帮哼嘟洗澡.

    等他帮哼嘟洗完澡又吹干毛发以后,雨依旧没有停,反而有了愈下愈大的趋势.

    坐在沙发上的厉司见他站在落地窗旁,盯着窗外看,知道他是想回去,心情顿时就烦躁了起来,直接将两条长腿跷上了茶几,又大爷一样的对辛漫说到.

    “喂,蠢男人,我饿了,去做饭!”

    虽然想着厉司也才刚吃完饭不久,但毕竟是粥,对于他这个二十八岁的近乎一米九的体格高大的成年男人来说,果然还是不够的吧,而且辛漫自己也觉得肚子有些饿了,便拉下了窗帘,又去了厨房.

    厉司狼一样的凌厉双眸一直紧紧的锁在辛漫的长腿和他被裤子包裹住的浑圆饱满上,手心也痒痒的,他依然清晰的记得那晚把它捏在手里的触感,柔软又富有弹性,而且极为敏感,稍微揉几下,就能滴出汁水儿来一般,这样想着,厉司的身子竟升起了一股燥热烦闷的感觉,真想就这样冲过去把他压着餐桌上......

    可是他却不能那样做,那晚是因为喝了酒,辛漫自己缠了上来,后来也没有来找他,厉司想着可能他是因为压根就喝断片不记得了,又或者是记得,只不过是自尊心不允许,毕竟厉司向来都知道他心气高,可同时又因为身体特殊的关系而自卑着,也正因如此,厉司才一直忍耐了下来,除了那晚,再也没有对他下过手,毕竟对付像他这样子的冷美人儿,总归是要慢慢来,但那晚确实是他忍耐不住了.

    毕竟是一个你肖想了许久的冰冷美人,喝醉了酒,转身一变成了个火辣美人,就这样满眼媚色的缠着你,甚至还主动的坐到你的身上来咬着你的耳朵撩拨你,发骚发浪的要解你的腰带,任谁都会无法忍受的吧.

    所以当时厉司雷厉风行的,直接一把捞起了他,带他进了卧房,就开始迫不及待的吻他咬他,撕扯他身上的衣物,毫无顾忌的疯狂的侵略他占有他.

    当然,如果他真的怀孕的话,那么上述的那些就都不成问题了,毕竟,孩子也是个很不错的用来束缚住他,让他能待在自己身边的理由吧.

    ......

    辛漫煮了咖喱,做了咖喱鸡排蛋包饭饭,因为厉司平常吃惯了那些个珍馐,如今到觉得辛漫煮的饭更加的美味些,虽然只是平常人家的普通饭菜.

    只不过很可惜的是,晚饭吃完以后,雨也停了下来,毕竟夏季的雨总是来去匆忙,如同过路的陌生行人一般.

    只是这样的话,就没有理由让辛漫继续留在这里了吧.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