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孩子究竟是谁的

    超级玛丽苏双性生子文1V1 前期霸道暴躁腹黑自恋后期忠犬总裁攻vs床下禁欲双性长发美人秘书受 辛漫作为贴身秘书陪总裁厉司去酒局,醉酒醒来,竟发现自己在酒店客房里,而且还莫名多了四个昏睡不醒的美男,原以为只是一场误会,结果不到一月,辛漫竟发觉自己怀孕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这幅不男不女的身子竟然也能怀孕! 因为想摆脱掉那个总是不让他辞职的暴躁坏脾气总裁,加之怀孕,辛漫不得不去找当日的四个美男,一个个求证想找出肚里的孩子究竟是谁的,好让他帮助自己甩掉那个臭脾气总裁,结果四人因为早已垂涎辛漫的美貌与身体,又因为顾忌到厉司,便一直不敢下手,如今好不容易有了机会,美人自己送上门,便都一口咬定是自己的时,突然天降邪魅狂狷霸道总裁. 床下 “蠢男人!那晚抱你的人是我!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你也是我的!你别想跑!” “蠢男人,你若是再敢提辞职,我就玩坏你!” “蠢男人!你还想带着属于我的身体和属于我的孩子往哪跑!”

    泽御(十七)

    小说: 孩子究竟是谁的 作者:pocahontas 字数:2187 更新时间:2019-07-11 11:58:08

    辛漫将餐盘都洗净,厨房都打扫干净以后,刚脱下围裙,拿过挂在墙上的外套准备离开时,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辛漫掏出来看了下,见是那个熟悉的号码,连向来都蒙了层寒霜的眼睛都亮了起来,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欣喜,又回头看了眼坐在沙发上的厉司,随后便去了阳台,接了电话.

    “喂,泽御哥,是你吗?”

    因为太久没有联系了,辛漫的嗓音都有些微微发颤.

    “嗯,漫漫,我明天回国.”

    “真的吗?太好了,那我去接你.”

    ......

    辛漫在那边和泽御寒暄着,脸上流露出了厉司从未见过的那副温柔的神情,这让厉司很是吃味,直接就迈开长腿,起身走了过去,从辛漫的身后圈住了他,又贴着他放在耳边的手机低沉着嗓音,极为暧昧的说到.

    “漫漫,他是谁?”

    辛漫因为和泽御聊的正出神,自然也没有注意到厉司走了过来,也因此被吓了一跳,手机都差点摔落出去,还是厉司及时接住了手机,然而厉司看了眼亮着的手机界面以后,却不肯还给辛漫.

    “告诉我,他是谁?”

    “总裁,请您不要胡闹,这都和您无关.”

    辛漫看起来似乎格外焦急.

    “是吗?”

    厉司听他这样说,脸色瞬间就冷了下来,对面的泽御听到这面的吵闹,不由得担心了起来.

    “漫漫,你那边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听到电话里的人喊辛漫的名字喊的这样亲昵焦急,厉司只觉得自己的胸腔里仿佛窝了一团火一般,直接就黑着脸,将手机丢到了远处的地上.

    “总裁,请您不要再像这样子了.”

    辛漫皱了皱眉,要过去捡手机,却不料被厉司从身后一把搂住,单薄的背隔着衣料紧贴着他宽厚滚烫的胸膛,烫的辛漫的身子不由自主的颤了颤,随即又紧绷了起来.

    “是谁?”

    厉司贴着他的耳根,刻意的压低了嗓音,极为不悦的质问道.

    “总裁,我想这都与您无关.”

    辛漫用力的掰扯着他牢牢的锢着自己腰的手臂,废了半天的力气,也没有丝毫的作用.

    毕竟是头力气大的惊人的野狼.

    “什么叫与我无关,你是老爷子送给我的东西,怎么就无关了?”

    厉司显然被他的话激怒了,逮着他的白嫩后颈,就是一口.

    “唔呃......”

    辛漫痛的眉头紧蹙,漂亮的如同麋鹿一般的瞳眸也湿润了起来,仿佛蒙了层蕴袅的水雾.

    “我不是物品,而且我和老爷子只签了五年而已,如今已经到期了,您也该放我走......”

    辛漫还没说完,厉司就极为暴躁的打断了他的话,又掰着他的肩膀,强迫他转了身,随后就臭着一张脸,对他怒吼道.

    “别跟我提那些,你若是不想孤儿院出事的话,就好好待在我身边!”

    厉司也不想用这么凶狠的语气和他讲话的,可每次一听他说要自己放他离开,胸口就痛的仿佛要炸开了一般.

    明明当初是他不顾自己的意愿,擅自闯进了自己的世界,改变了自己的生活,如今又怎么可能会让他随意离开.

    “漫漫,你那边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手机那边依旧没有挂断,声音听起来有些嘈杂焦躁,显然手机对面的人很紧张.

    厉司冷冷的瞥了眼手机,直接走过去抓起了它,就要往水池里面丢.

    “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到底说不说?”

    “......”

    辛漫紧抿着唇,站在那里冷着一双眸子,依旧不肯回答厉司.

    “行!不说是吧.”

    厉司见他还是不肯说,直接就接起了电话,对泽御说到.

    “你找我的秘书有什么事?”

    语气极为不满,甚至还刻意的加重了“我的”两个字,眼神如同一头配偶被抢夺了的雄狮一样暴戾,似乎下一秒就能咬断手机对面的人的喉咙.

    “漫漫在哪?让他接电话.”

    泽御见是陌生男人的声音,语气也多了几分危险的气息.

    “他现在在我怀里.”

    厉司说着就大力揽过了辛漫,辛漫刚想夺回手机,就被厉司警告意味十足的瞪了一眼.

    “你是谁?你快点放开漫漫.”

    “他是属于我的东西,我凭什么要放开,再说你又算个什么?”

    辛漫见厉司用如此恶劣的语气和泽御讲话,直接就抬脚往厉司的裆部狠狠的踢了一脚,又迅速的抢过了手机.

    厉司极为痛苦的弯下了腰,蹲在了地上,又咬牙切齿的瞪着辛漫,冲他吼道.

    “啊!你这个蠢男人是不是想死?”

    辛漫看了他一眼,又对手机对面的泽御说到.

    “喂,泽御哥,我没有事的,你不用担心,我就先挂了,明天见.”

    说完以后,辛漫就挂了电话,又半弯着腰,对蹲在地上的厉司说到.

    “总裁,请您下次不要再做这种幼稚无聊的事情了,有空您就多看看书,还有我是您的秘书没错,但我也只是您的秘书,您没有权利过问我的私人生活,很抱歉踢了您,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回家了,哦,对了,还有感冒药记得要按时吃,我会检查的.”

    “你个蠢男人给我等着!”

    厉司痛的龇牙咧嘴的,想去抓已经开门离开的辛漫,可是却想站也站不起来,最终只得泄气的躺到了地板上.

    毕竟辛漫那一脚可是使了十足的力道,而且老爷子还教他练过武,当然初衷是为了保护厉司的安全,可是这个野兽一样的家伙哪里用得着保护,他才是个十足的犯罪者!

    辛漫原本是准备开车回家的,可是走到一半,想了想还是掉了头,毕竟厉司看样子是不肯放他离开了,哪怕做出拿孤儿院来威胁他这种卑鄙的事情,可是这样的话,肚子里这个意外得来的孩子又该怎么办?

    说实话,辛漫觉得再怎么样,他都是无辜的,自己并没有剥夺他选择来到这个世界的权利.

    可如果是找江傲呈白浪他们几个对峙一下的话,或许可以找出孩子的父亲,到时候如果他们不想负责,自己也可以提出条件,起码能让自己先从厉司的身边脱身,也可以不用顾虑孤儿院的安危.

    只不他们几个人中,权量一下的话,还是江傲呈最靠谱吧,毕竟肖湛的话,自己就还是个幼稚单纯的孩子,而且辛漫不相信他会做出那种事情来,白浪这个人性格又太过危险阴翳了,霍然则是个只注重外貌的,一天到晚花天酒地的傻子.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