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有始无终

    关于痛苦和沉重,很多人都说忘记吧,就像忘记那些你永远得不到,或者找不回来的东西。像生活在地狱里的人忘掉天堂,像远行的人慢慢忘掉故乡。 ——七堇年

    第二章

    小说: 有始无终 作者:无仪宁死 字数:2012 更新时间:2019-07-19 09:02:26

    第二章

    宋白出门之后绕了好大一个远去打包了一份章鱼小丸子,他很爱吃这些小零食,通常陆伏成觉得不健康是不给他买的。

    宋白小时候就贪吃,而且比现在更大胆的多。印象最深的是他五六岁那会儿去陆伏成家里吃饭,过节要架火锅,宋白看着紫红透明的一块酒精块,抓着就往嘴里送。陆叔哈哈笑着跟陆伏成讲:“阿白好奇心这么重,以后千万不能带他去硫酸厂,这万一小白看着硫酸咕噜噜冒泡,又想尝一口可不得了了。”这冷笑话一直延续到现在,宋白每次逢年过节回家都要被长辈打趣一次。

    宋白咬着小丸子,突然有点想家了。

    陆伏成那边通常九月十月是最忙的,很多人都喜欢在这个时间装修房子。但过了这段时间也许就能闲下来,宋白想今年一定要赶在元旦之前就回家。多待一个月,然后找个理由提前走,好跟陆伏成订个打折机票去大理玩几天。

    今天书店的人格外少,宋白挑了几本小说和菜谱,也没什么逛的心情。

    收银的小妹跟他很熟了,结账的时候笑着问了一句:“放假怎么没有出去玩啊?”

    宋白撇了撇嘴,他长得显小,做这种类似于撒娇表情的时候特别可爱:“也没人跟我一起出去,我都要自闭了。”

    “但你比我还要好一点呢,好歹可以自己休息一下转一转,轮班到今天,我连呼吸都写着不想上班。”

    宋白笑起来,他拎上书边跟小妹摆手边往外走:“加油哦,我下次来给拎个小蛋糕!”

    宋白平时在家里没事的时候就很喜欢练练手做一些甜品,他自己吃不了太多,陆伏成又不是一个很爱吃甜食的人。剩下的那些宋白全都分给了朋友。

    他很无聊,又不想马上回家。正从街上漫无目的的闲逛的时候接到了电话。是他们店长的。

    “小宋啊,晚上有时间聚个餐吗?今天店里都收拾完了,加班的那些同事都想出去搓一顿。我看你朋友圈好像也没发出去玩的动态,寻思打电话问问你。”他们店长是个沈阳人,叫李洋,人特别实在,总想跟宋白认个老乡。

    宋白总装作一脸嫌弃他土味十足,但两个人一唠起来就好各自带起东北腔。土的默契十足,特别容易活跃气氛。

    “行啊,哦对了,公款吃喝对吧? ”

    “AA制我也不去啊,”李洋笑:“黄陂站附近的海鲜自助餐,我等会把定位发你微信上。咱们老板难得大方一次,人均428呢。”

    “哇,真的啊。”宋白应:“那我必须得到啊,立马打车去!挂啦。”

    他挂了电话之后就给陆伏成发微信:“成成,我晚上要和别的男人去吃饭啦。”

    陆伏成手机可能正在手边,消息看的极快。他连个问号都没发,直接给宋白转了一千块。

    “干嘛啊。”

    “跟别人吃饭记得要AA。”陆伏成飞快地回。

    宋白把钱收了之后才反应过来:“诶成成,你是不是背着我攒私房钱了?”

    陆伏成好长时间没回,正好李洋发来地址,宋白看了一眼,打车也就十多公里。

    他上了车之后陆伏成才回了条语音。

    “刚刚有客户给我打电话回的晚了点。给你发的是今天老板给的过节费,你出去玩的高兴点。钱都是给你攒的。”

    宋白控制不住的咧起嘴,眼睛弯成小月牙。

    他把耳机插上放了首音乐听,宋白看了眼时间,看看他家成成能憋多长时间再问。

    二十多分钟,一直到宋白下车的时候,陆伏成不出所料又发来一条微信。

    “跟谁吃饭啊?”

    宋白笑着打出一串字:“你在忙吗?不忙先给我唱段歌听,我高兴了就告诉你。”

    陆伏成跟不上现在音乐的潮流,他顾着工作分不出心唱歌,只给宋白轻轻哼了一段调子,很熟悉的感觉,有种难言的温柔,宋白一边低头敲字一边反反复复的听。

    他太入神了,以为从人行道没什么问题,突然感觉撞到了人。

    他慌忙收起手机,往下一看,自己撞到的是一个六七岁的小姑娘。长得特别精致洋气的一个女孩儿,梳着双马尾,眼睛大而圆, 身上穿一套水红色的连衣裙。

    可现在那条红裙子被她手里没拿稳的冰激凌弄脏了。

    “对不起小妹妹,哥哥没好好看路。”宋白把装书的袋子随手扔在路上,蹲下来手忙脚乱掏出纸巾为她擦去衣服上的污渍:“你家人在附近吗?”

    “季随安?”一个低沉的男音传过来,很有磁性,他声音不大,穿透力却极强,存在感很强地传进宋白耳朵里:“怎么回事?”

    宋白慌乱的抬起头,看到一个男人走了过来。因为仰视的原因,这个男人的腿看起来更是修长。

    “不好意思,是我没看路撞到了您女儿,您看看,有什么事我一定负责。”宋白忙站起来,这男人比他高了大半头,给了他一点不小的心理压力。也可能是气场原因,这男人只是一件简单的衬衫和西裤,却让人觉出了些高不可攀的气质。

    宋白竟还有心情抽个空走神,那男人长得真的太好看。轮廓深邃,鼻梁又直又高,骨相太好了,一看就是极惊艳又耐看的类型,加之高贵的气质,既高不可攀又让人难以移开目光。。

    只是他的气质比陆伏成凌厉太多了。

    “没事吧季随安?”季随云没理宋白,只是问了下小姑娘。

    “没事,就是冰激凌掉了。”小女孩很懂事,一点都不像其他小孩一样任性吵闹,看起来家教很好。

    “那就不吃了。”季随云淡淡道,他顺手帮宋白捡起来装书的袋子递过去,一种很周全的教养自然而然地散发出来:“没关系,但以后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

    宋白愣愣地伸出手接过来,脸一阵火烧火燎。明明对方也没说重话,可自己就是觉得像被班主任训过了一顿。

    季随云不禁多看了他一眼。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