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有始无终

    关于痛苦和沉重,很多人都说忘记吧,就像忘记那些你永远得不到,或者找不回来的东西。像生活在地狱里的人忘掉天堂,像远行的人慢慢忘掉故乡。 ——七堇年

    第三章

    小说: 有始无终 作者:无仪宁死 字数:2413 更新时间:2019-07-19 09:02:26

    第三章

    宋白长得并不像北方偏东的男孩子,他个子不高,骨头架子单薄的一把,低着头一点微红从耳垂一直蔓延到脖颈,他很白,那点红瞬间就夺目到极点。

    季随云的视线从宋白颈间和腰上停了几秒,眼神有一些隐晦的欣赏。但他并没有说什么,眼神自然而然的移开。克制且绅士。

    “走了。”他伸手招呼女孩过来,眉眼里蕴着些严厉:“不要再自己乱跑。”

    宋白连忙道:“小姑娘裙子弄脏了,您看看多少钱,要不算我掏个干洗费…”

    “不用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季随云语气很温和且平缓,那种久居高位的人自然流露出的淡然却有一点让人自惭形愧的窘迫:“没什么事,我们先走了。”

    宋白又道完谢,看他们转身之后自己才握紧袋子小跑着走远了。

    他拍了拍心脏,觉得自己受到了不小的精神威压。

    宋白找到饭店进去之后才发现同事这些人一个比一个积极,已经全都来齐了。

    “这么慢啊宋白,吃饭都不积极的啊?”有同事笑着跟他打招呼。

    “刚刚低头看手机,撞到了个小姑娘…”宋白一脸郁闷。

    “哈哈哈,你往好想想。好歹撞的是个小姑娘,这要是撞个老太太,我估计你都过不来了。”

    宋白只笑没说话,自己倒了杯芒果汁,一口喝了大半杯当平复心情。

    “诶呦我的小老弟,你这不行啊,喝水喝饱了等会还吃菜不?”李洋一巴掌拍宋白肩上,差点没让宋白又把果汁吐出来。

    “那我不喝了,”宋白忙放下杯子:“快快快,点菜了嘛,大虾给我整几只。”

    “哈哈哈点上了,今晚可劲造!”

    一群南方的同事听他们一唠嗑总觉得洗脑,出口就想照着学。

    陆伏成还陪宋白跟李洋吃过饭,回家的时候就捏着宋白小指头劝:“宝宝,你以后要说普通话。”

    宋白可能是跟李洋太熟太放松了,自然是怎么舒服怎么来,跟别人还是有规矩的。

    他吃了个半饱才想起来没回陆伏成的微信。

    点开之后看陆伏成已经发了好几条了。可能是怕问的太过惹宋白心烦,这些短信就是交代晚上回家一定要小心,不要喝酒,有事打电话之类的。

    宋白拿起手机拍了段小视频给陆伏成发过去之后才踏踏实实吃饭。这回心里才好像又有了底。

    吃的差不多的时候,李洋挺不好意思的跟宋白碰了个杯,言辞闪烁:“那个…放假这几天没有什么安排吧?”

    宋白跟他碰了一下,一口就是一个大福,脸颊都鼓起来一块:“没事啊,怎么了?”

    “咱们店收拾的挺快的,老板就想…要是你能提前上班就好了。”

    宋白噎了一下,咳得都出了泪花,身边的同事忙递过来果汁给他顺顺。

    宋白好半天才缓过来一口气,撇着嘴埋怨:“原来今天这是顿鸿门宴啊?”

    李洋拍了一下他脑袋:“节日期间三倍工资,月末发奖金,你不干反正有别人干。”

    “干!这算什么,别说国庆了,我这么热爱工作的一个人,就算是过年,那也要为老板鞠躬尽瘁肝脑涂地!”

    “你就贫吧。”李洋笑:“那说好了,明天下午就过来报道吧。”

    宋白也跟着大家一起笑,可总觉得高兴不起来。他烦点开手机发现没有回复的时候,心情更是低落到了极点。

    不过这一点失落的心情并不能完全改变我国小市民对于自助餐略有些偏执的抱着吃回本态度的坚持。宋白心里不舒服,吃了十几只芝士大虾泄火,散场的时候撑得胃有点难受。

    李洋他们还有别的活动,宋白兴致缺缺地拒绝了。他想自己散散步,消消食,今晚的微风吹在身上很舒服,很轻,很温柔。

    宋白其实完全可以拒绝李洋提前上班的邀请,他有自知之明,自己不是店里缺一不可的人物。宋白是那种天生对金钱物欲淡泊的奇人,听见加班费翻倍时他第一个念头就是,十一月陆伏成生日,可以选的礼物价格范围又宽泛不少。

    他沿着辅路内侧细细的马路沿子走,像小孩,费劲地保持平衡, 暖黄的灯光从法国梧桐的叶子缝隙里照进来,一地细碎的金黄。宋白住了脚。

    他抬头一眨不眨地看了良久,直到眼睛都泛起酸疼。宋白才拿出手机拍了一张给陆伏成发过去了。

    “看,路灯下的梧桐叶子漂不漂亮。”

    陆伏成的短信回的很快:“吃完饭了?合口味吗?”

    宋白当然不敢跟他讲自己吃个自助撑得不行,太没面子。这一条短信还没想好怎么编辑,对面就发来视频通话的邀请。

    宋白条件反射,极快点了接听。

    “查岗啊?”宋白笑的眼睛都眯起来。

    陆伏成在工作室,一边工作一边跟宋白视频。他低着头边改图纸边低声应,清晰度那么低的摄像头,拍谁都不好看,偏偏拍这个男人都这样给面子,宋白看着陆伏成垂着的,长长的如同昆虫翅子一样的睫毛,心头直痒痒。

    “成成…你看我呀,图纸哪有我好看。”他对着镜头睁着圆眼睛撒娇,宋白的眼型是略圆的杏眼,平时看气势不足,但撒起娇来湿漉漉的含着汪水,溺都要溺死人。

    陆伏成的画笔啪嗒就搁桌上了。他看着宋白,隔着屏幕都挡不住他眼睛里的柔和:“我多看你一眼,哪还有图纸了,画的不都是你?”

    宋白心情彻底好起来。他把那片自己觉得漂亮的绝了的叶子摘下来又给陆伏成看:“好不好看。”

    “好看,但你该回家了。”陆伏成看到宋白背后的街道:“晚上凉。”

    宋白乖乖的把叶子夹进自己买的中餐烹饪书里,捧着手机慢慢走:“回去啦。等你回来给你做新菜吃。”

    “…成成,亲亲我。”

    陆伏成有些无奈,更多的是心里那种似乎被世界上最微妙的东西轻轻电了一下的感觉,浑身的细胞都在战栗,发着麻和软。事实上这种感觉宋白经常带给他,小东西简直就是他的命。

    “亲亲,爱你,阿白。”

    宋白挂了通话后还一直在笑。踢踢踏踏地往地铁口跑。

    “…季先生?”二十多岁的女助理在耳边轻轻喊了声。她有点疑惑,有什么东西能让季随云做出这种类似于走神的举动。

    他很自然的把眼神收回来,极淡定从容地整了整袖口。他没理助理,只是转过头语气平缓地招呼了一声:“季随安,下个礼拜我没时间去管你。”

    “我又不给你添麻烦。”季随安一点不畏惧地去抱季随云的腰:“哥哥…”

    季随云把她的手拉出来,往助理方向递。季随安终于着了急:“我下周过生日…”

    季随云只是手劲一缓,季随安就冲司机开过来那辆迈巴赫跑过去了。季随云也没办法,只能默许。

    他推开门上车,季随安甜甜冲他笑了笑。

    季随云也觉得血缘关系很奇怪,他是个没耐心哄孩子的人,脸冷话不多,偏偏这小公主谁都不喜欢,只往他身上黏。

    “我刚刚看到啦。”季随安压着嗓子故弄玄虚:“你看的是不是把我衣服弄脏那个哥哥?”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