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有始无终

    关于痛苦和沉重,很多人都说忘记吧,就像忘记那些你永远得不到,或者找不回来的东西。像生活在地狱里的人忘掉天堂,像远行的人慢慢忘掉故乡。 ——七堇年

    第四章

    小说: 有始无终 作者:无仪宁死 字数:2834 更新时间:2019-07-19 09:02:26

    第四章

    宋白睡得很晚,他吃的有点多了,翻来覆去睡不着。早上不出意料的起晚了,赶紧叫了个车急急匆匆赶到店里,开业这几天优惠活动多,客人不少,竟忙的忘了跟陆伏成说一声。

    本来就是工作量很大的一天,结果还闹出来一些不愉快。

    开业福利里有一些折扣券,也有一些赠送的点心和手工糖。店里的员工实在忙不过来的时候宋白也出来帮个忙。正好看到一个老太太带着才放学的孙子在那里领曲奇。

    带着小孩的话拿的多一点少一点宋白也觉得其实没什么所谓,可他多看了几眼才发现那孩子手也不干净,悄悄往书包夹层顺布丁,老太太看见了,不但没说,反而顺手也拿了几个。

    宋白当时就站了出来,笑眯眯低下头问孩子:“你的书包里是不是有小怪兽哦,哥哥刚刚看到它吞了店里的布丁。”

    他觉得孩子如果不及时教育,很容易长歪,这件事如果孩子肯道歉,一点东西算自己送的都成。可宋白低估了长辈护犊子的决心。

    老太太指着宋白鼻子就开始骂起来,语速极快的一大段方言尖利地吐出来,一瞬间,店里似乎都安静了下来,只有她骂人的话声声尖锐,调子一句比一句更高。

    宋白听不太懂方言,南方话对他来说太难了,他分辨了良久才听出几个意思。

    老太太说他乱诬陷别人,小小年纪不学好,只配看着这破店一辈子,迟早全家都跟他一起遭殃。

    宋白暴露在众人的目光下,许久才反驳出一句话,可一开口却见那老太太甩着书包就冲他打过来。倚仗着没人敢惹老人,态度更加嚣张。

    李洋忙赶过来,宋白挨了几下,就在这时老太太没拉好拉链的书包里掉出几个布丁。

    围观群众都明白怎么回事了,绕是那老太太脸皮再厚也说不出什么,忙牵着孙子的手灰溜溜的走了。

    李洋把宋白带到后面安慰了几句,这委屈就自己担一点吧,跟老人也生不起什么气。

    “你看,她生龙活虎骂你打你,是不是比直接躺你脚底下好一点?”李洋拍拍宋白的肩。

    宋白勉强笑了笑:“哥我没事,你去忙你的。”

    李洋也忙,说不了几句就走了,说等过了这几天请他喝酒。

    宋白低着头缓了半天,他其实不是太计较的人,可那人说的话太难听了。

    宋白从昨天回家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有点异样的不舒服,睡觉也不安稳,好不容易睡熟,又做了噩梦。他梦到成成不要他了。

    陆伏成不再喜欢他,世界上没有比这再让宋白接受不了的了。

    宋白低着头给陆伏成打了个电话,他受了委屈,想要个安慰。

    可对面却关了机。

    宋白的心情一天都没调整过来,下班的时候还是魂不守舍。他上地铁的时候又给陆伏成打了个电话,还是关机,宋白的状态已经很不好了,却想着陆伏成今天正常时间下班,就又绕了段路去给陆伏成买了一条新鲜的鲫鱼打算晚上做。

    他做好了饭,等到饭凉,都没人回来。

    宋白抱着膝盖窝进柔软的沙发里,随便找了个电影。可什么都没看进去,光顾着哭了。

    他没受过太多委屈。从有记忆的时候陆伏成就惯着他,家长会被告状,他妈一抄起笤帚宋白就开始大声嚎,然后对门的陆伏成就咚咚过来砸门,急得在外面哭着求阿姨不要动手。

    宋白敏感的觉得自己的生活向无法掌控的方向转变,他觉得恐慌,可其实他并没有经历太多不好的事情。

    可能是压力太大了,容易神经过敏。

    凌晨一点多家里的门有响动,宋白猛的睁开眼看过去,确实是陆伏成回来了。他可能以为宋白已经睡了,连灯都没开,轻手轻脚的换皮鞋。

    “你手机怎么关机了?”宋白轻轻问,嗓子微微有些沙。

    “对不起阿白。”陆伏成愣了一下,然后道歉。

    宋白一声不响地从沙发上起来走进卧室,砰地一声撞上了门。

    陆伏成连外衣都没来得及脱就追过去,宋白好在还没有锁门,卧室里没开灯,黑黢黢的一片,宋白蜷的小小的在被子里隆出一个团儿。他这样子就是很委屈了。 

    “阿白…”陆伏成见不得他这样,心疼的不行,他拿出手机摁了几秒,屏幕上显示出一个红色的空电量格:“今天去现场监工,没来得及充电。”

    宋白看都不看,侧着身子一动不动。

    陆伏成用了些力气把他搂起来抱进怀里,一下一下拍着哄:“乖,不要生气,我可想你了。”

    宋白推了他两把,嘴唇都咬出了细细的白痕。

    “今天自己在家待着是不是很没意思?明天…”陆伏成的话还没讲完,就被宋白打断了。

    “可不用明天麻烦你,我今天都上一天班了。”宋白冷冷道,他本来就在外面受了委屈,偏偏陆伏成不偏不倚撞在枪口上,宋白当然要耍性子。

    陆伏成愣了一下,似乎是有点没反应过来,良久才摸了摸宋白头发,哑着嗓子道:“昨晚视频通话,上班怎么不跟我讲一声?”

    “跟你说不说能有什么用?!反正你天天日夜不分的加班加班!你连电话都不接,我还得给你做了晚饭等你回家,您当您金屋藏娇养雀儿呢?那你别让我住出租屋啊!”

    陆伏成很了解这孩子,当时就想到他肯定是在外面受了委屈,忍着又不能发火,在自己面前出出气也正常,他不怪宋白。只是觉得自己实在是没有用,给不了宋白什么好东西,让小东西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受了欺负。

    “对不起,是我没用。”

    宋白话出口其实就已经后悔了,但他拉不下面子去道歉,推开陆伏成团了团被子打算睡觉。他能感觉到陆伏成的手足无措,这男人对自己的时候性子实在是太软了,任打任捏,眼神里肯定已经带上可怜。

    陆伏成轻轻出门,不一会儿后宋白听到厨房有动静。他心里更难受了一些,陆伏成肯定忙了一天,现在还没吃上饭,又被自己气了一顿。

    宋白脑子里乱麻麻的一团,加上累了一天,一边听着卧室外细碎的声音,一边竟然很快的睡着了。

    他半夜睡得有点热,迷迷糊糊睁眼,陆伏成睡在他旁边,手机充上了电,摁键上一闪一闪的泛着绿光。宋白把他手机拿过来,鬼使神差点进陆伏成微信。

    陆伏成的手机没有密码,他在宋白面前似乎没有一点秘密。

    宋白翻了一圈,看到陆伏成上午和一个女人的聊天记录还在最上面挂着,心里一动,直接点了进去。

    里面大部分都是完整的文件和链接,看样子是改了好几次发过去的许多版。陆伏成不是个喜欢发语音的人,他很耐心,会斟酌着认真的给别人打字。

    宋白看到陆伏成的聊天记录,心里难过的不成样子。

    这么大的工作量,陆伏成不知怎么做的才能这么快保质保量交上。做完这些他才开口和老板请假,姿态有些低,话里是商量,但莫名又很坚定。

    陆伏成今天是处理好许多事,一身疲惫却带着能陪宋白过节的好心情回来的。

    宋白想到陆伏成听到自己说上班时低落了的脸,可为了自己心里不要有负担,陆伏成由着宋白戳他的软处,半声呼痛都没有。

    宋白紧紧抱住陆伏成,小动物一样生往他怀里钻:“对不起成成…”

    陆伏成没醒,条件反射般搂紧他,再热都不愿意放手。

    和出租屋内的拥挤昏暗不同,季随云坐在五星级的酒店落地窗前用笔电处理公务,灯光大亮着,一个男人站在一边等,却半句话都不敢说。

    “你是不是吃胖了些?”季随云终于把眼睛放在他身上,开口的却是这样冷淡的一句话。

    刘思哲一口气硬生生没喘上来,委屈巴巴的皱着眉:“季先生…人家被经纪人看着都饿了两天了…”

    季随云把电脑合上,拿起西装外套走出房间,他今天半点兴致都没有。脑子里莫名其妙的晃着的是截极细的腰身,还有衣领下突出来的玉一样的锁骨。

    还有让他走了神的,笑起来弯的像小月亮的眼睛。

    不正常,实在不正常。

    “季先生…”刘思哲在他出门前突然开口,他被季随云冷淡的眼神看的一哆嗦,却还是小心翼翼地问道:“您送的那套房子…快装完了吧?”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