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有始无终

    关于痛苦和沉重,很多人都说忘记吧,就像忘记那些你永远得不到,或者找不回来的东西。像生活在地狱里的人忘掉天堂,像远行的人慢慢忘掉故乡。 ——七堇年

    第八章

    小说: 有始无终 作者:无仪宁死 字数:2047 更新时间:2019-07-19 09:02:26

    第八章

    令宋白稍微安心点的是那天之后他就没见到季随云了。只是一周有两三天会有助理带着那个小姑娘来转一圈。季家主宅光厨师就三个,但季随安只喜欢宋白做的牛轧糖,天天闹着说别人做的不是那个味儿。

    季随云正巧对宋白有那么点染着颜色的意思,就也由着季随安先去混个眼熟。

    宋白这还一切正常,没想到先出事的竟然是陆伏成那边。

    静安工程的尾款本来是周一就能到账,可因为季随云走的公司账户,因为一点零散的原因拖了一个星期。终于确定好日期,还没等打款的时候,房子出了问题。

    洗手间的水管爆了,因为屋子没人住,发现的时候已经有近二十平方的香脂木豆地板被泡了,折合下损失,大概有八十多万。

    陆伏成知道的时候当时就皱了眉,卫生间的防水他足足做了两米,地漏低于地面两厘米,水封高度五厘米。按道理说就算漏水,也不至于这么严重,倒像是排水系统被堵了个严严实实。

    他去看的时候才发现排水管道确确实实被堵了,里面淤结着一层厚厚的装修细沙和稀水泥。按理说不该有工人偷这点儿懒往排水管道冲这些东西,倒像是仇富恶意的使坏。

    抓不到到底是谁做的,这个锅只能陆伏成背。

    陆伏成不是没有怀疑是有人想给自己做套,但这成本也太高了。

    当天下午季随云的女助理踩着七公分的小细高跟抱着档案袋姗姗来迟,公司七楼的小会客室里,景晓燕清了清嗓子道:“季先生说可以不追究您的责任,但您得天天七点到公寓,看着装修工人一点点儿把那些地板撬下来再铺新的,新的要鱼鳞纹,没问题吧。”

    地板二次重铺费的时间不是一点半点,但他没办法,费点时间精力怎么也比赔偿完之后在圈子里颜面扫地的强。

    阿根廷的旅行再一次搁置。陆伏成怕宋白担心,出的事没跟他说,于是在宋白眼里,陆伏成是又把自己抛下,接了活。

    宋白足足气了几天,都不给陆伏成亲近了。陆伏成也不敢太凑过去惹他不痛快,再加上季随云强制要求他早上七点必须到,陆伏成夜里也就尽早睡了。两个人自从上次见过季随云,竟然没再亲近。

    这天季随安来的晚,正赶上宋白下班。小姑娘买完糖撒着娇非要送宋白回家,宋白心里喜欢她,不好意思拂了小姑娘的好意,就随她牵着自己的手出去了。

    司机为他们打开门,宋白呼吸断了一下,他看见季随云正坐在后座,微微笑着跟自己打了个招呼。

    “季,季先生…”宋白脸都红了,微微退了一步:“我不耽误您时间了…”

    “没事,上来吧,正好我有事问一下你的意思。”

    小姑娘还在身边,宋白也不好说什么,弯腰上了车。

    季随云坐在他身边,那股清甜宁静的香气更清晰了一些。宋白此时也觉得自己太拘谨怕人并不礼貌,随便找了点话题。

    “季先生的香水很好闻…”宋白语气一顿,看了眼小女孩,到底没把意思说的太明显:“我哥哥快过生日了,如果您方便告诉我牌子的话,我也想送他。”宋白知道人家肯定看不上自己,但把话最开始说清楚比较好,这是他对自己的保护,也是和陆伏成的感情上必须死守的底线。

    季随云想开口的话收了回去,眼睛里若有若无渗出些凉意。宋白他查了,也知道他跟那个设计师的关系,可被人这么驳面子,倒真是季随云的第一次。

    他心中讽刺,觉得也就是小地方出来眼界窄的男孩子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掂不清自己斤两,总以为能拒绝,能划清界限。

    宋白这样的人,说到底也就是季随云瞧上了,愿意花点时间弄上手鉴赏着玩两把。要是他自己知情识趣,季随云该给他的给他少不了,他愿意跟那设计师就接着跟。要是宋白实在不给脸,季随云也是挺愿意磨磨他的性子。

    但无论怎样,这人现在没上手,季随云不愿意让别人再来碰。所以才故意把房子弄了点问题,给陆伏成找点事儿忙。

    “季先生?”宋白感觉到快要凝成实质的压迫感,还是出了声。

    季随云没看他,声音却是温和的:“不是香水,是有人送的白奇楠的味道。下次随安去店里的时候,我让她给你捎一块。”

    宋白礼貌道谢,想起什么,随意问:“刚刚季先生不是说有事情跟我讲吗?怎么了?”

    “随安喜欢你,但这么跑也不是法子。要不要去我那里,工资照着店里三倍开。”

    宋白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他喜欢店里的工作,而且总觉得跟季随云走太近不好。

    季随云唔了一声,也没说什么。

    季随安有点怕她哥,这个时候也安分了。其实今天主要是季随云想见宋白,小姑娘也不敢多说话。

    很快就到了宋白住的地方,宋白跟季随云兄妹道了谢,飞快就转身离开了。

    季随云盯着宋白的背影,那把纤细的腰身被浅蓝色的衬衫遮盖住,但微微的风吹过,衣服服帖的靠在肌肤上,可见的盈盈一把腰。

    季随云是个腰控,大多时候他甚至可以不看脸,身边的人再纤细,可到底是男人,骨头架子也不会太窄。而宋白的腰却真有些像女孩子了,弧度美得不像样子。

    第一次见宋白是个意外,季随云所处的地位让他也不至于随便对一个人想入非非。第二次见是路边,这男孩子笑的太漂亮,小虎牙尖尖。第三次就是静安那套公寓了,他看清宋白踮脚摸木雕时因抬手而微微掀起的粉色卫衣下的雪白腰肢,觉得这个人要是不弄到手肯定要心头发痒的直记上很久。

    而季随云是不愿意委屈自己的。又不是去为难强迫一个直男,季随云对于把心思放在宋白身上并没有丝毫的纠结和不安。

    他想了想,掏出手机拨了个号。

    “冯总,听说置办了套新房产?装修吗?我给你推荐一个设计师。”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