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有始无终

    关于痛苦和沉重,很多人都说忘记吧,就像忘记那些你永远得不到,或者找不回来的东西。像生活在地狱里的人忘掉天堂,像远行的人慢慢忘掉故乡。 ——七堇年

    第九章

    小说: 有始无终 作者:无仪宁死 字数:2097 更新时间:2019-07-19 09:02:26

    第九章 

    季随云从不信口承诺,第二天季随安就来店里找宋白,捧着一个小小的檀木盒给他看:“我哥哥让我给你带的白奇楠。”

    宋白愣了一下,这事他都给忘了,但季随云没来,跟小姑娘也说不明白什么,宋白就去给季随安多装了点糖和点心算是送给她的。宋白想着等人走之后看一下盒子里的东西,要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贵重他肯定要找个时间还回去。

    让宋白有点意外的是盒子里只有一小块木头疙瘩,离着一段距离闻起来就清香扑鼻。宋白不太懂奇木沉香,能感觉出来这是个不错的东西,但也没想到会贵重到什么地步。

    他把盒子随手收进双肩包,晚上回家时就随意扔在了沙发上。

    晚上十点多陆伏成才到家,宋白正在浴室冲澡。

    陆伏成这些天累的人都瘦了,偏头痛也犯了好多次。他下午在办公室吃了碗泡面,现在都不饿。

    宋白给他留了汤在锅里,陆伏成自己热了热,到了一碗凉着。

    陆伏成坐在沙发上的时候没看清压到了宋白的包,被坚硬的盒子一样的东西咯了一下。陆伏成疼的嘶了口气,却是有点怕压坏了宋白的东西。

    宋白从小的书包就是陆伏成收拾,他们两个人都不会觉得互相翻对方包有什么问题。陆伏成皱着眉打开那个小盒子,看到里面的东西时足足愣了几秒。

    陆伏成两年前和一个越南来的老板打过交道。那老板身家雄厚,爱好文雅,很爱玩香。他和陆伏成聊的投缘,给陆伏成看起过自己的私人收藏。陆伏成现在印象尤深的,还是那老板当宝贝一样给他看的半块白奇楠。

    不用焚就有清香沁出来,甚至会随着环境和温度变换香气。更重要的是有市无价,一小块都很难弄到。

    陆伏成有些不敢相信的把那块白奇楠端详了半天,他不知道这是宋白从哪儿弄到的。

    宋白擦着头发趿拉着拖鞋从浴室出来,小脸被热气蒸的粉白。他冲着陆伏成小步跑过去,展着胳膊给了他一个抱抱。

    “小白,这是哪里来的?”陆伏成一手揽着他,一手举着盒子柔声问道。

    宋白眨了眨眼:“…别人送的。”,陆伏成跟他说过离季随云远一点,所以此刻他本能就不想说实话,怕惹陆伏成生气:“同事送的,安徽人,家里做木材的。”

    宋白确实有这样一个同事,陆伏成知道这个人。可那人家里只是做黄花梨和酸枝木的家具生意,整个家底能换几块白奇楠?

    陆伏成嘴里发苦,可看着宋白澄澈的眸子,还是轻轻道:“还回去吧小白,咱们不要…可不可以?”

    他这话说的含义太深,宋白有点晕头转向。总觉得陆伏成在怕什么在猜疑什么,可又什么都不说,宋白只能顺着他的话答应:“我明天就送回去。”

    陆伏成冲他笑了笑,可那笑里带着点苦涩的味道。

    陆伏成想起了,为什么时隔多年他对那越南老板的白奇楠味道记得还如此深刻,因为他这几天也和一个喜欢沉香的男人打了交道。是那位姓季的客人,身上总是淡淡一股奇楠香气。

    宋白不明就里,只是觉得陆伏成有点心不在焉。

    夜里他都主动靠陆伏成怀里了,陆伏成也只是抱着他轻轻拍了拍:“乖,睡吧,我明天要早去上班。”

    那块白奇楠宋白又背回店里,只是等了好几天都没再见季随云,他一抬眼看到木盒子的时候心里就发堵,总觉得有些事在脱离掌控。

    一个星期之后季随云终于来了,宋白把盒子还给他的时候他只是笑了笑:“你哥不喜欢吗?”

    宋白觉得他心细,那天只不过是自己随口说要送陆伏成和季随云同款香料,季随云就送了一块。但是陆伏成说让自己还回去,宋白肯定听他的话。

    “我哥对香不大感兴趣,不好意思了季先生…”

    季随云笑意有些难言的深刻:“你没说是我送的?”

    宋白嗯了一声,觉得有点不对劲,又想不出哪里不对劲。

    宋白不是个太剔透敏感的人,他被陆伏成保护的太好了。当年他跟母亲撒泼打滚儿要读职校,他妈不愿意,觉得职校乱,孩子在里面读书让长辈跟着丢脸。但宋白何等的倔强,闹了两天绝食。最后他妈气的出了学费,坦言不愿意见他,让他住校。

    陆伏成当时正读大三,忙着实习,知道之后想都没想休学了一年,拿着兼职赚的钱给宋白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

    那个冬天,陆伏成在校外边摆摊边等宋白放学。然后牵着孩子的手回家去喝砂锅咕嘟了一天的热汤。

    他爱宋白,可也是宋白先表的白,不然陆伏成可能会做一辈子好哥哥。

    他对宋白的好从来没掺杂过算计和引诱,以至于宋白现在一点也看不出别人的算计和引诱。

    季随云把小盒子收了起来,临走的时候说道:“以后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能帮上的我一定帮。”

    宋白只当这话过耳就算了,没想到还没到两天,他就真到了不得不好好重新想想的地步。

    陆伏成那里出了事。冯正麒的房子是给父母新置办的,挨着广场和商场,做什么都方便,住着也热闹。照例没多少要求,只是前提一定要安全健康。

    冯正麒花钱大方,说一定要用真石漆,不怕贵,就怕不安全。

    陆伏成当然上心,材料都是亲自采买的。只是东西才在房子里放了一夜,第二天冯正麒就心血来潮带着一个面生的师傅来监工,才开了一桶漆,众人脸色就变了。味道不对。

    冯正麒马上找人查了成分,甲醛、苯、pvoc全都超标了好几倍,当时就认定是这设计师用着好材料的钱买了廉价毒材料,电话直接打到了律师事务所。

    连起来的一桩桩一件件事,陆伏成知道是有人想整自己,却无从抵赖无法下手。哪怕官司赢了,司法介入还了他清白,陆伏成以后的事业怕也是要毁了。毕竟这个圈其实很小,大家口耳相传的事情多,没人想用一个似乎是有过污点的设计师。

    陆伏成本来想瞒着宋白,却不想律师函寄到家里来的时候宋白正在家做饭。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