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有始无终

    关于痛苦和沉重,很多人都说忘记吧,就像忘记那些你永远得不到,或者找不回来的东西。像生活在地狱里的人忘掉天堂,像远行的人慢慢忘掉故乡。 ——七堇年

    第十章

    小说: 有始无终 作者:无仪宁死 字数:2182 更新时间:2019-07-19 09:02:26

    第十章

    陆伏成根本没想到律师函会寄到家里,一般这种工作上的纠纷,从来都是先由公司调节,就算打官司按流程也是要寄工作室。陆伏成回到家之后看着宋白一脸担心小心翼翼的把东西递给他,心口发疼。

    陆伏成是什么样的人宋白清楚,在陆伏成心里,除了宋白和家人,剩下的就是工作了。他正是事业黄金的上升期,怎么会昧着良心做出如此低劣的事情。宋白心疼的没办法,眼圈都在发红。

    “没事,没事,别瞎操心。”陆伏成用大拇指轻轻替宋白擦了擦眼角的眼泪,他不想让宋白知道的最大的原因就是,陆伏成实在舍不得看宋白伤心。

    陆伏成低叹了口气,去厨房里把宋白做了一半就放下了的菜做完,收拾好之后招呼宋白吃饭。这么看起来,两个人中陆伏成倒像是没事的那个。

    “阿白,吃饭了。”陆伏成强制性地把宋白从沙发里挖出来,牵着他去洗手:“你这样倒是让我比被寄了律师函还发慌。”话里带着调笑和宠溺的语气。

    宋白坐在餐桌边,筷子下不去:“是不是很严重啊?”

    陆伏成摇头:“没事的,我找朋友请一位好律师,我不怕被查,你放心吧。”

    宋白咬着筷子尖皱眉,心里担忧的厉害。

    “真的没事,上海这么大,不怕找不到活。而且我现在手里还有存款,开个画室也可以啊。”陆伏成给宋白夹了一筷子山药:“到时候天天都有时间陪你了。”

    宋白终于露出了些轻松的笑意,那点小虎牙一冒头,陆伏成心里就甜起来。

    但宋白这么大了,心里有自己的想法,他自己偷偷用网页搜了一下在律师函上出现的名词和处罚措施,人都傻了。这要是落实了罪名,巨额罚款另说,严重了是要判刑的。

    尤其是冯正麒这种有钱有人脉的老板,只要按紧手里的东西咬死不松口,整一个陆伏成根本就是手到擒来。

    宋白第二天上班一直不在状态,烤第一炉蛋糕时竟然忘记戴手套,指尖被烫了一下,不到中午就起了水泡。

    令他没想到的是季随云第一次中午过来,好像是陪客户用完简餐顺便来取一下给员工的代金券福利。季随云看到宋白心不在焉的憔悴脸色,状似顺口问了一句:“出什么事了?”

    宋白和季随云接触过几次,知道他身份地位很不一般,那种因环境和阶级所形成的巨大差异让宋白对他总有些隔阂和疏离,再往深一些还有点畏惧。但相处了几次也觉得季随云很礼貌温和,虽然气质还是高高在上的矜贵,可待人接物却非常随和。

    所以陆伏成的事,宋白还是跟他说了一点。

    季随云微微皱了眉:“真是太过分了。”

    宋白见他并没嫌弃自己家里这些事,心里一阵感激:“…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帮他。”

    “这样,等会出去坐坐,有什么事跟我说,公司有个还不错的律师团,陆设计师人品很不错,能帮上忙我一定帮。”

    宋白头一次觉得自己能为陆伏成办成什么事,跟李洋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季随云带他去了一个很清静的茶馆,似乎是私人的会所,里面没有几桌客人。装修的非常雅致,有几处玻璃展柜里的青花瓷瓶,铭牌上介绍竟然是真品。

    季随云动作娴熟优雅地斟了一杯茶给宋白:“尝尝。”

    宋白有点不适应这样的环境,畏手畏脚地不敢动,手指紧紧扣着杯沿。

    直到季随云的手覆在宋白的手背上,宋白猛的打了个颤,条件反射地把手抽出来,一杯茶水全都撒在了黄花梨的桌面上。

    季随云几不可查地皱了下眉:“我看到你指尖似乎是被烫了。”

    “对不起季先生…我…”宋白的脸一阵红一阵白,虽然季随云是解释的语气,但话里带着股若有若无的不悦和不耐。

    “没事。”季随云淡淡道,看着服务员收拾好了桌面,开口要了壶低度清酒和银针。

    宋白不敢多问,只能把话题引在陆伏成的事上面。

    “这件事我建议如果能有人情面子,托几个人找一下甲方,无论陆设计师是不是清白,由甲方撤诉的成本是最低的。因为一旦打起官司,无论能不能赢,前期投入成本和后期对形象的影响都太大了,实在不值得。”季随云呷了口茶,脸上没多少表情:“哦对了,客户的信息你知道吗?我看看我有没有朋友和他打过交道,可以帮你问一下。”

    宋白此时的感激已经完全压过刚才对于季随云碰触的排斥:“好像是个姓冯的老板,叫…冯正麒?”

    季随云一脸惊讶:“昌荣的冯正麒?这是我的老同学啊。”

    这时酒和银针都上来了,季随云没再多说什么,而是冲宋白伸出了手:“来,我帮你把手上的伤处理一下。”

    “不,不用。我等会去外面的诊所就行…”宋白觉得一是让季随云帮忙太奇怪,二是在这样清雅的场所处理伤口,总有点违和和脏污。

    季随云这回没说什么,直接把宋白的手拉了过来。在宋白想拒绝的时候轻轻道了一句:“我约一下冯正麒,他再不饶人也得给我个面子。”

    宋白连连道谢,这时手指尖被银针戳了一下。他轻轻嘶了口气,手指在季随云手里微微颤着抖了一下。

    季随云歉意道:“不好意思,弄疼你了。”好一副温柔面孔。

    宋白没察觉出季随云的敷衍和漫不经心,他还有些羞愧自己的娇气:“是我不太耐痛而已。”

    季随云嗯了一声,把伤口处理完之后往上淋了些酒,他似乎是无意,手腕一抖,淋的有些多了。宋白没有防备,嘶着气吐了声疼。

    季随云把酒杯放下,慢慢呼出一口气。他的耐力气第一次显得有点不够用,只是这么一丁点的小事,竟然让他在公众场合就开始心猿意马。他垂着眸子端详了一阵手下细腻滑润的杯壁,抛出一个甜枣:“我明后天就联系冯正麒,有结果给你打电话。”

    宋白忙掏出手机:“能存一下您的联系方式吗?”

    季随云接过他的手机,存完自己的手机号迅速又毫不心虚地翻了遍宋白的通讯录。第一个就是成成。似乎为了在最上端显示,名字前还加了个“爱”。

    季随云把手机还给宋白,看着他被服务员领着出去,冷冷地笑了一声。

    他并不在意人心,就像集邮,只有得到就好了。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