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有始无终

    关于痛苦和沉重,很多人都说忘记吧,就像忘记那些你永远得不到,或者找不回来的东西。像生活在地狱里的人忘掉天堂,像远行的人慢慢忘掉故乡。 ——七堇年

    第十一章

    小说: 有始无终 作者:无仪宁死 字数:2711 更新时间:2019-07-19 09:02:26

    第十一章

    这两天越来越凉了,宋白已经开始穿起来薄薄的运动外套。从茶馆出去的时候宋白叫了个车,视线移在手机屏幕上的日期时他才发现这段时间果然过得太疲惫仓促,以至于陆伏成的生日就在三天以后了,他连礼物都没准备好。

    今年似乎无论家国运势都不大好,但好在已经到了年尾,再困难总也会过去的。

    下午宋白没去上班,他回到家里给陆伏成打了个电话。宋白想跟陆伏成提一下季随云的事,陆伏成懂得多,到时候一旦能跟冯正麒对上还能有点准备。

    陆伏成的电话没有人接,宋白突然心头发慌,找了半天才找到陆伏成工作室的座机号码,他拨出去,响了三四声就有人接起来。

    “您好,这里是鼎源工作室。”

    陌生人的声音,大概是陆伏成的同事。

    “您好,我是宋白,是陆伏成的弟弟。我问一下他的电话怎么打不通…”

    “…他涉及一些账目问题,中午的时候被带去调查了。他好像说要给家里打电话,警局的人按规定拒绝了,你别着急,没有什么证据人估计很快能放出来。”

    宋白咬着唇,手都在抖:“不是材料上的事吗?怎么账目又出问题了?”

    对面的人显然也不清楚:“是啊,陆哥什么人大家都清楚,这几天接二连三的事,被人整了吧…”他这话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低,现在这年头总不好瞎说话。于是客套了几句就挂了。

    宋白心头凉了半截,脱力般坐在地上,一时都不知道怎么办好。

    宋白的性子不太像男孩子,小时候要是没有陆伏成护着,估计是最容易被起外号欺负的那一类型。他白白净净的,又爱哭,在一群天天从泥土地里摔跤骂人的东北孩子中格外突兀。是陆伏成护着他,带着他跟朋友玩,教他怎么坚强勇敢。现在宋白已经长了出息,阳光又开朗,可还是因为自身能力微弱,一点忙都帮不上。

    宋白跟李洋说了一声请了足足一星期的假,他晚上自己一个人在家,觉得简直安静的可怕。宋白把自己整个团在被子里蒙住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

    第二天他晕头转向地起床,一声声地喊成成,从这屋喊到那屋,没人回应。

    宋白没等到陆伏成,却等来季随云的电话,这已经足够让他惊喜了,手忙脚乱就接起来:“季先生。”

    “我给冯总打了电话了,他肯卖我这个面子,找个时间大家一起吃顿饭谈一谈。”

    宋白很急切,这会儿完全把季随云当成了救命稻草。他知道的也不多,就把昨天陆伏成同事那些话颠七倒八地复述了一遍,求季随云帮他想想办法。

    季随云表示知道这件事,是冯正麒愤怒之下没了理智的做法,他温温柔柔地劝宋白不用担心,顶多48小时后陆伏成就能放回来。

    宋白自然感恩戴德地道谢,挂了电话才长长舒了口气。

    季随云看着冯正麒道:“给警局打个电话,拘两天差不多就行了。”

    冯正麒坐在巨大的办公桌对面,一手托腮一手转着一支派克笔,脸色暧昧:“遇到什么样的好东西了?值得你花这么多时间。”

    季随云已经有点不耐烦了,轻轻嗤了一声:“差不多了,我也就玩玩。”

    冯正麒哦了一声:“有时间一起吧。”

    季随云正在看一本标书,听到这话头都没抬:“嗯。”

    宋白的心终于落回了实处,他仔细算着时间,陆伏成应该能赶上生日。

    生日一定要好好过,新的一岁才能顺顺利利。

    宋白终于勉强吃了点东西,强撑着给自己收拾的干净整洁出门给陆伏成挑选礼物。

    想来想去,宋白决定送陆伏成一条领带。虽然陆伏成不常穿正装,但宋白觉得他穿起西装来真的特别帅,宋白之前还特意学过五六种领带的系法,给陆伏成每一次打领带的时候,他都能感觉到两个人身边很不一样的气氛。

    是比爱情还要深一点的,融入骨血的亲情。宛若已经共同经历几十年风雨的夫妻。

    宋白选了半天,最后挑了一条Hermes的浅蓝色领带,手感还不错,肯定比陆伏成以前的那些都上档次。

    接下来就又变成了等待。一直到陆伏成生日那天,还没有消息。

    宋白急了,菜也做不下去,生日蛋糕也没了打算,他就自己往沙发上一坐,把礼物拆开又重新包装好。

    他最后实在是等不下去,给季随云打了个电话。

    “陆设计师不是已经出来了吗?是因为手机没电接不到电话吧。冯正麒已经选好了地方晚上吃饭,要不你也过来吧。”

    宋白有些纠结,要是平常的话这种场合宋白肯定不会过去。可今天是陆伏成的生日,如果稍微错过就是迟到了一年。他有点舍不得。

    “我过去,不方便吧…”

    “不会,大家都很随意。正好我也想去见见老同学,你来陪陪陆设计师,好显得我不那么多余。”季随云这番话够张弛有度,以至于宋白再拒绝都有些不识抬举了。

    宋白答应下来,挂了电话后不久手机信箱就收到了一串地址。

    宋白一看时间还早,去冲了个澡。

    陆伏成在审讯室里一脸焦急,嘴角都起了一串燎泡,他不知道还要在这里待多久,宋白自己一个人是不是已经急得慌神了?

    幸好有警员好心,告诉他没什么事了,只是程序在上面卡了一下,今晚加一会儿班,肯定能出的去。

    宋白拎着给陆伏成的礼物过去的,等着吃饭的间隙偷偷递给他,递过去的时候要摸一摸陆伏成的手。

    吃完饭大概很晚了,但肯定能赶在十二点之前,宋白会在四下无人的街道上亲一亲陆伏成柔软的嘴唇,迟来但幸好赶上了,为他说一句二十六岁生日快乐…

    上海的夜景很美,百年沉淀的优雅从容和新式花灯交相辉映。宋白在季随云选的酒店下站了一会儿,他抬眼望着那栋历史已久的洋楼,这是他曾经找不到也走不进去的地方。纸醉金迷和十里洋场都不是宋白的,繁华下的代价也不是他这种人承受的起的。最真实的只有陆伏成,他们依偎着取暖,就什么凄风冷雨都不怕了。

    宋白报了季随云的名字之后被引进了一个雅致的包间,季随云已经在等了,年轻靓丽的服务员给宋白拉出椅子之后才在季随云的要求下出去。

    “季先生…”宋白的话还没问完,季随云就出口解释了。

    “他们有些事要回工作室处理一下,你先坐。”

    宋白把带来的包装盒小心地放在一边的小几上。他束手束脚的坐在椅子里,觉得自己和这个装修过于高雅的包间格格不入。

    “拿来的是什么?”季随云问道。

    宋白笑了笑,他提起陆伏成整个人都会生动很多:“我给我哥哥带的礼物。”

    “你们感情真好。”季随云的语气有几分冷淡,可良好的形象仍维持的非常好,宋白没有听出来。

    季随云很擅长套话,很多时候他只是在引导话题,看着风度良好的有问有答,实际上还是宋白说得多。

    到后来宋白也有点急了,他不住的把眼睛往手机上瞟,都这么晚了,陆伏成怎么还没到。

    季随云看出他的焦急,主动道:“我帮你打电话问问冯正麒。”他拿出手机往外走,顺便把宋白进屋前就倒上了但没喝一口的果汁向他推了推。

    “说了不少话了,喝点东西。我去打电话。”

    宋白没有多想,季随云出门后他就一边给陆伏成发微信,一边喝了整杯果汁。

    季随云一直没有回来,宋白等了许久,眼睛开始有点失焦。他猛的晃了几下头,觉得自己的反应开始迟钝了。

    宋白趴在冰凉的桌角,眼睛眨动的频率越来越慢,直到彻底昏睡的那一刻,他都不太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意识不清醒的下场也不知是好是坏,毕竟察觉不到危险的来临,也代表着察觉到痛苦的过程会被推迟。

    其实也没什么差别。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