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有始无终

    关于痛苦和沉重,很多人都说忘记吧,就像忘记那些你永远得不到,或者找不回来的东西。像生活在地狱里的人忘掉天堂,像远行的人慢慢忘掉故乡。 ——七堇年

    第十二章

    小说: 有始无终 作者:无仪宁死 字数:2064 更新时间:2019-07-19 09:02:26

    第十二章

    宋白做了场梦,他梦到陆伏成在校门口等自己,那是东北零下二十度的冬夜。他的成成摆着小摊,手上翻着因原版太昂贵所以影印而来的专业书,然后很准时地在晚二下课前的二十分钟收摊,买一块热气腾腾的烤地瓜揣在怀里等自己放学。

    陆伏成的手不好看,虽然很长,但食指略粗了一些。因为那两年长了消消了长的冻疮。

    可现在这双手是谁的呢?

    宋白努力地睁开眼睛,他看见面前保养的极好的,骨节分明的手指在一颗一颗解开自己的衬衫纽扣。宋白脑子有点转不过来,他想动,身子却不听使唤。

    那双手有些凉,摸在赤裸的胸膛上,宋白的肌肉不受控制地打起冷颤,甚至牙齿都在磕碰着发出一种很奇怪的声音。

    宋白很害怕,陆伏成不会用冰凉的手碰他,不会用那种像要将人生吞活剥的力度去翻折他的腰,更不会把他弄的这么疼。

    可宋白没办法反抗,他就连被冲撞的很痛苦的时候都无法积蓄起攥紧床单的力气。他的神智还算清醒,身体却动也不动。

    后来是季随云失了控,他一边握着宋白的腰往身下摁,一边狠狠去啃咬宋白的肩颈和脊背。他有点饿,是那种生理上对于一种美味食物的饥饿感,宋白身上有一种很香甜的气味,像奶糖的味道,也有一点类似于谷物在适宜温度晾晒下的醇香,还沾染着阳光的温暖。

    季随云的念头,原本只是想像一个彻头彻尾的变态仔细欣赏一下这个人的腰,然后拍几张照。这并不是一个适合欢爱的时机。

    可他还是做了,面对一个身体毫无反应的人,却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动和刺激。

    第二天是个阴雨天,没有阳光,高级套房里也显得阴沉潮湿。

    宋白睁了好一会儿眼睛才恢复焦距,药物的后遗症使他头疼恶心的厉害,他感觉自己轻飘飘的没有个着落,只剩下一个疼的要炸开的脑袋和胃。

    季随云的手轻轻抚在宋白脊背上顺了顺。他这个人向来表面文章很足,头一回这样真正温柔一次。

    宋白却像突然炸了毛的猫,他毫无预兆地猛坐起来,垂着眼睛往后退。可他实在太靠近床边了,季随云还没来得及伸手拉一把他,就见宋白仰着摔到了地上。

    季随云把手收回来,毫不在意地嗤了一声。

    床下铺着厚重柔软的地毯,宋白摔的并不重,可还是费了半天才爬起来。他腿软的厉害,身上的知觉渐渐回笼,全身都散着羞耻的疼意。

    宋白什么都没敢想,他伸长胳膊在地上把零落的衣服捡起来,哆哆嗦嗦往身上套。衬衫的纽扣太小,他半天都没系好一个。

    季随云本来在饶有兴趣地等他质问哭闹,可没想到宋白这么安静,一时间套房里只剩下窸窸窣窣的衣料摩挲声音,在潮湿阴郁的环境里,像块石头一样闷在人心里。

    “等不及回家见你的陆大设计师?”季随云先开了口。

    宋白很警惕地猛抬起头,眼睛竟是携怨裹恨的冷。

    季随云却笑了,只是笑里掩着点阴狠的意味:“你去跟他说,是为了把他弄出来才陪我睡的。无论什么时候,所有东西都是要有代价的,你该谢谢我,免费给你上了一课。”

    “是你骗我。”宋白的嗓子哑了,声音像被砂纸磨过。

    季随云点点头:“我会帮你跟陆伏成解释一下。”

    宋白低着头沉默了良久才慢慢站起来。他朝季随云靠过去,突然就扑过去。宋白的眼睛通红,显然是愤怒到了极致。

    “你怎么不去死!”

    宋白第一次显得如此暴戾,他眼睛里只有季随云的喉管,想活活掐死他,或者能扑上去,狠狠咬住绝不松口。

    可他力气太小了,季随云毫不费力地就能制住宋白的手然后拦腰把他搂在怀里。

    “你生什么气呢?现在陆伏成已经好好地在家了,你不应该谢谢我?”季随云的手箍住宋白的腰,爱极了一样越摸力气越重。他这话本是促狭,却不想宋白简直是拼了命。

    “王八蛋!臭傻逼!我他妈今天捅死你!”宋白简直身体被激发了潜能,极其灵敏地在季随云怀里拧了上身,一口就咬在季随云的胳膊上。很重,马上血就顺着宋白森白的牙流下来。

    季随云皱紧了眉,他都打算好了狠狠给宋白一巴掌然后拔了他的牙,却不想宋白却松了口。他终于看着宋白哭了。

    “你不要跟陆伏成说。别跟他说…我求你别跟他说…谢谢您季先生…谢谢您帮我…不要跟他说…”

    季随云心烦的厉害,重重把他推开了。季随云在长期包的套房衣柜里找出合适的衣服换上,不想再跟宋白浪费时间。

    季随云走了很久宋白才恢复了一点力气,他几乎是爬着进了浴室。他把自己冲洗的干干净净的,却一眼都不敢多看镜子里的自己。

    宋白想,他得赶快回去了,成成还在家等着他呢。昨晚没给他过生日,他是不是很难过。哦对了,生日礼物呢。

    生日礼物怎么不见了?

    宋白没有打伞,才出酒店身上就被雨淋湿了。

    他在公交站牌下等了好一会儿,常坐的车到站时宋白才发现自己现在不敢回家。

    成成一定会看出来的,他不能回去。

    衣服半湿不干的粘在皮肤上,微风一吹都是彻骨的冷。宋白被冻的手指抖了半天才拨通手机号码。

    “洋…洋哥,我能去你家吗?”

    “没吵架…我能去待一天吗?”

    “备用钥匙还在地毯下?…谢谢。”

    李洋还在上班,宋白把自己用被子紧紧裹住缩在客卧的床最里面。他看着手机几十个未接来电和微信,心口一跳一跳的疼。

    “你去哪儿了?我好担心你…我买的蛋糕放了一夜也没有人吃。”

    “我在家等你呢,蛋糕我自己抹自己脸上了,你肯定要笑我。”

    “阿白…你跑哪儿去了?”

    “回家来啊。”

    微信日期最后一条显示在一个小时前,宋白刚想放下手机,就听“叮”的一声短信提示音。

    “你等我,我去李洋家接你。”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