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有始无终

    关于痛苦和沉重,很多人都说忘记吧,就像忘记那些你永远得不到,或者找不回来的东西。像生活在地狱里的人忘掉天堂,像远行的人慢慢忘掉故乡。 ——七堇年

    第十三章

    小说: 有始无终 作者:无仪宁死 字数:2564 更新时间:2019-07-19 09:02:26

    第十三章

    宋白把手机放在枕边,他躺平在床上睁着眼看天花板发呆,好久才眨一眨眼。

    雨还没有停,绵绵地随着风飘。宋白以前很喜欢上海的雨天,因为东北的冬天没雨,夏天的雨大多时间则都是倾盆倒下来的。下雨天睡觉天,这种环境最适合跟陆伏成一起窝在被子里看电影,说话,接吻。

    宋白拿着吹风机像那天吹干陆伏成的肩膀衣料一样吹干自己的衣服。他还有心情想,幸好自己的脖子上没留下什么痕迹,不至于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虽然衣料遮盖下宋白已经满身淤青。

    季随云太可怕,他给宋白选择的余地。如果宋白不对人说,也可以瞒住,而且宋白在伤好期间绝对不敢让陆伏碰。他太了解宋白,一开始就知道这种事他绝对不会跟别人讲。

    陆伏成赶到的时候宋白端坐在餐厅的椅子上等他。宋白的脸色过于憔悴了,他没动没说话,整个人透着股带着惊惶的神经质。

    “阿白,”陆伏成很少这么失礼,都没顾得上在雨里弄脏的鞋底就冲进屋:“宝贝…你怎么了?你吓死我算了…你去哪儿了?”

    陆伏成的脸色也不好看,疲倦的厉害,青色的胡茬子全钻出来。

    宋白冲他伸出手,指尖在微微发着颤。

    陆伏成身上淋湿了一点,怕给宋白染上寒气,没敢碰他。

    宋白眼睛黯淡下来,眼泪顺着下颌往下滑。他这个人,越是心虚就越爱无理取闹张牙舞爪,他不知道怎么跟陆伏成解释了,就哑着嗓子骂了一句。

    “滚开。”

    陆伏成愣了一下。

    “想分手就直说,用不着你躲着我,生日都不接电话。”

    陆伏成才想起来自己被带走宋白并不知情。他的孩子在家焦急地等,心里肯定委屈又可怜。

    “是这样的,我有一点事…”陆伏成顾不上面子,打算给自己讲的可怜些让宋白消消气。可他没想到平时懂事的孩子这回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我不听!你走!”宋白猛的站起来,身形踉跄了一下。陆伏成过来想拉他的手,却被一把甩开了。

    宋白砰地一声甩上客卧的门,拧着锁了几把。他靠着门滑坐在地上,听着陆伏成的哀求和道歉,哭的整个人都在抖。

    他轻轻卷着衣摆把衣服掀起来,宋白自己都觉得太不堪入目。他的腰两侧被掐的青到发污,乳尖也被牙齿磨破了,仅仅是衣料摩挲都疼。

    客厅静下来,但没有防盗门的开合声。宋白知道陆伏成没有走,他把衣服撂下来,很小声很小声的说了一句:“对不起啊成成…”

    陆伏成在李洋回来之前用抹布一点点把踩脏的地面擦干净了。他一天一夜没有睡了,昨晚为了找宋白,打了一夜电话,问了所有他知道的宋白的朋友。

    李洋的钥匙借给陆伏成了,他回来时是陆伏成给他开的门。

    “小白怎么回事?”李洋也有些担心。

    陆伏成苦笑:“我昨天没回他消息,生气了。”

    “怎么这么不懂事…”李洋说着就要去敲紧闭的客房门:“我把他揪出来必须给你道歉。你生日是他夜不归宿,现在还发脾气?”

    陆伏成皱皱眉:“他心疼我的,只是一时还没想明白。我等你回来就走了,麻烦你帮我照顾他一下…”

    李洋叹气:“惯儿子都没你这么惯的。”

    陆伏成摇头:“我先走了,工作室还有不少事。我给你转了点钱,你俩订点饭吃。”

    李洋嫌他太客气,但陆伏成这个人自己的行事风格坚持的可怕。李洋没办法,只能把钱收下。

    陆伏成走了李洋就去敲宋白的屋门:“出来等饭吃,我得跟你聊聊。”

    过了一会儿宋白才推门出来,他其实很懂事又礼貌,乖乖巧巧喊了声洋哥。

    “你天天就作吧,能不能心疼一下你家成哥?”李洋待他如亲弟弟,说话自然不会太委婉留情:“他这几天出了不少事情,还要想着你。”

    宋白呆呆地望着桌子,没有抬头。

    李洋对他这态度有点生气,敲了一下宋白的发顶:“你看哪天他嫌弃你了不要你了,你找谁哭去?”

    他这话之前也逗过宋白,虽然今天语气稍重,但李洋觉得宋白这种心大的孩子肯定不会太放在心上。

    这时门铃响了,李洋起身去拿外卖。他回来的时候,宋白撑着的桌子上已经积起一小滩水洼。

    他哭了有一会儿了。

    “你…”李洋有些慌:“你这孩子什么时候脸皮这么薄啦?来,给洋哥看看。”

    宋白不肯抬头,闷声闷气地跟李洋说:“你有些事不知道,你帮我跟陆伏成说,我下周日回家。”一个星期,身上的伤会好的。

    李洋见他这么委屈,不敢太多说什么。毕竟宋白跟陆伏成过日子,有些事自己肯定不了解,这回指不定是真的吵了架。虽然李洋怎么都想不出陆伏成对着宋白那么一个任打任骂的样子,怎么会把孩子气成这样。

    宋白第二天就上班了。陆伏成每天都给他发来短信,但肯定是听了李洋传的话,没敢来找过宋白。

    宋白这些天夜里天天做噩梦,他在野兽的爪牙下被予取予求,整个腰肢都被巨大的手掌攥紧收拢,像要活活捏断一样。晚上休息不好也连带着白天工作状态不好,宋白天天走神,废料多的李洋都看不过去。

    “再闯祸就该降工资了。”李洋拍他的肩膀。

    宋白每天都会看一看自己的身体,藏起冰块躲在屋子里敷。痕迹每浅一点他的心都要晴朗一些,马上就可以回家了。

    周日的时候宋白没休息,他晚上下班磨蹭了一会儿,出店时已经七点半了。他没想到陆伏成就在微凉的夜色下的店门旁等自己。

    陆伏成看到宋白出来,竟有点无措和紧张:“…今天星期日了。”

    “别生气了好不好…”陆伏成轻轻握住宋白的手把他拉过来,给他看包里的东西。

    “我昨天拿着咱俩的签证买了机票,后天就能走了。”陆伏成笑了笑,他这几天面颊消瘦了,但仍是英俊:“我帮你跟李洋打过招呼了。跟哥回家吧。”

    宋白渐渐回过神,他楞楞地看了陆伏成一会儿,终于扑上去紧紧搂住了他。宋白有些失控,他在街边就吻上陆伏成的唇,怎么样都不肯松开搂着陆伏成脖子的手。

    直到好一会儿,宋白才带着些哽咽出声:“回家了,回家了,我以后再也不出去了…”

    陆伏成给宋白做了他最爱吃的排骨。宋白没吃多少,一直吵着让陆伏成给他洗澡。

    陆伏成揉揉他的头发,领着他进浴室。

    宋白很乖地让陆伏成帮他擦洗身体。后来直接握着陆伏成的手按在自己腰上。

    “这里,用点力擦…”

    宋白今天格外黏人,在浴室就挂在了陆伏成身上。陆伏成抱着他回卧室,纠缠着吻在一起。

    “成成…成成…”宋白分开自己两条纤细笔直的腿,红着眼睛求他:“来呀…”

    陆伏成细心准备好润滑的东西,还没动手,手机铃声突兀地响起来。

    没完没了,而且还是顶头上司的电话。

    “阿白等会儿。”陆伏成亲了亲宋白微红湿润的眼角,柔声道。

    宋白木着眼睛转过头,微微蜷起来。

    “申总您好…这个地标性建筑的政府项目不是已经派出去了吗?我的经验不足实在接不了…不是,您听我讲…两个月太久了,我弟弟自己不行…”

    宋白听着陆伏成的对话,身上莫名地发冷。

    就在这时,枕头边的手机震动起来。宋白的脸色刷地变了。

    是季随云的短信。

    “这活让他接下来。”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