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有始无终

    关于痛苦和沉重,很多人都说忘记吧,就像忘记那些你永远得不到,或者找不回来的东西。像生活在地狱里的人忘掉天堂,像远行的人慢慢忘掉故乡。 ——七堇年

    第十四章

    小说: 有始无终 作者:无仪宁死 字数:2217 更新时间:2019-07-19 09:02:26

    第十四章

    宋白的手像被蝎子蛰了一样猛的弹开,手机远远扔在床下。他感觉浑身的血液渐渐闭塞,冷得像置身数九寒冬。

    宋白转过去轻轻环住陆伏成的腰,慢慢收紧,恨不得把自己整个融进去。

    陆伏成安抚地捏了捏宋白的脸颊,他的意思是让宋白不要担心,自己一定会把这个活拒了。

    只是出乎陆伏成的意料,向来仗着关系横行霸道又格外关照公司里自家亲戚的总经理,这次是上赶着往他怀里塞蛋糕。陆伏成最后已经很明确的拒绝了,经理还跟他打商量让他好好想一夜。

    陆伏成有些疲倦地挂断电话,拧过头亲亲宋白:“放心,我不去,我还要陪着我家小朋友出去玩。”

    这样简单的一句话,温温柔柔的被这个男人很自然地讲出来,竟然让宋白有些忍不住了。他毕竟还小,向来是人人宠着惯着的,哪里受过在季随云手下那样的屈辱和委屈?宋白的肩颤着,他把身子佝偻着怂起来,牙齿胡乱地颤,嘴皮都咬破了。

    终于,他似乎是下定决心一样说:“我想告诉你一件事…你生日那天…”

    这时手机铃声又响起来,一道在枕边,一道在床下。宋白抬起头,脸色雪白。

    陆伏成的电话是洪警官打来的,约他明天上午去销案,冯正麒还要见他一面。

    宋白心头一哆嗦,这个电话,到底是在警告谁?

    他捡起手机僵硬着两条腿进了浴室,宋白打开花洒,水声遮盖掉一些电话对面的声音。

    “我给你记着账,短信不回,这是第一次。”季随云的声音很冷淡,全然不见之前哪怕是伪装出来的温和斯文。

    宋白哑着嗓子低声道:“你还想干什么?我谁都没告诉…你还想怎么样?”

    季随云心情很不好,他以为上次碰过宋白再不济也算达成了个心愿,算吃个半饱。可没想到却有了点由奢入俭难的意思。他手下有家影视文化公司,宋白那张脸放在里面看其实也不是多拔尖,可就勾起季随云小三十年来最大的兴致和冲动。之前放了宋白一周,也不过是因为季随云被一点事牵制着忙了一阵,现在有了空闲时间,猫鼠游戏又开始继续。

    “我就是单纯跟你说一声,全看你的意思。你是想你家大设计师功成名就,还是身败名裂。”季随云开着免提用一把锋利的小刀一点点剐蹭下白奇楠的粉末,平时燃起来本该凝神静气的香今天不太起作用。

    季随云并没说太多。他这一句话的内容量已经足够宋白自己消化很久。季随云随手把香推到一边,给好久都没联系的刘思哲打了个电话。

    陆伏成推开浴室门时宋白已经湿透了。他坐在地上,花洒还在淋水,地上的手机都泡黑了屏。

    “阿白…”

    宋白慢慢抬起头,水线顺着他的脸往下流,陆伏成忙去关了花洒。这样的场景让他心慌,因为陆伏成不能确定宋白脸上的到底是水还是眼泪。

    “乖,怎么了?要跟我说什么?”陆伏成扯过巨大的珊瑚绒浴巾蒙在宋白头上,然后靠过去把宋白抱起来带出去。黑暗有时候也象征安全感。

    宋白坐在床上,直到陆伏成坐在身边的的时候才开了口。

    “那活接了吧。”

    陆伏成愣了:“机票…”

    “能退就退,不能退就算了。”

    饶是陆伏成这样的性子,现在也不免带了些隐约的恼怒:“阿白,你告诉哥,因为什么?”

    宋白看了他好久,忽然笑了一下。只是那笑有点苦,有点不易被察觉的脆弱。

    “因为我不想住出租房了呀。”

    陆伏成张了张嘴,那双总是温柔淡然地眼睛染上了软弱和痛意:“…你…”他到底是没说出话来。

    你不是这样的人啊…

    他把宋白从小拉扯大,从小疼到大,外人看起来是过了十九年。可在陆伏成看来,眼前这个人还是那个只要一把奶糖就会露出虎牙笑的小东西。

    陆伏成慢慢站起来,似乎有些站不稳地往后退了一步。

    他想起静安那套昂贵的公寓,光木地板就能值一套小户型房子,木雕贵的自己都不敢让宋白碰。他想起宋白揣回来的白奇楠,和对自己越发难懂的疏离和任性。陆伏成心里刀绞一样抽搐着疼。他只怪自己,怪自己带宋白见到更精致光鲜的一部分生活,怪自己给不了他这样的生活。

    宋白看见陆伏成退那半步,心都碎了。他差那么一点就控制不住嚎啕哭起来,跟他道歉说自己不是这个意思。可怎么能够?这个男人是他心头上最珍而重之的宝贝啊。宋白敢跟陆伏成任性,可也是真的不敢让陆伏成受到伤害。

    “我接,明天就给经理回电话。”陆伏成微微弯下腰捧着宋白的脸道:“没关系,你想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去。”能有什么办法,爱他爱到只恨没办法剖出心给他看。

    “其实我也想接,到手最起码有一百万。”陆伏成柔软的唇轻轻摩挲着宋白的眉眼:“唉,这不是怕你生气吗,假装拒绝一下。我的阿白懂事了,知道生活不容易啦。”陆伏成的情绪调节很快,这时反而逗上宋白开心。

    晚上两个人都没了心思,陆伏成把宋白搂进怀里就睡了。宋白晚上睡的不安分,一直在皱眉,手脚小幅度地挥着乱动。

    宋白的睡相其实一直很好,他很乖,喜欢挨着人睡,又不过多粘人,趴在你旁边晚上睡是什么样白天醒还是什么样。陆伏成见他一次心软一次,当初多爱现在就有多难受。他不知道宋白怎么就连梦里都不安心了。

    第二天陆伏成给经理打了电话。经理似乎是松了口气一样,还生怕他反悔,直接就把合同给他用微信传了过去。机票也定好了,时间很紧,就在晚上九点半。

    “哈尔滨冷,多穿点。”宋白蹲在衣柜前,把厚衣服和围巾手套一件件叠好塞进行李箱。“我查了这几天哈尔滨的气温,比辽宁都冷十度…唉,我在上海待久了,过年回家想想都头疼。”

    陆伏成第一次不太知道该怎么接下宋白的话。

    宋白也不在意,他只是自己想说。

    “哈尔滨能有什么两个月的项目啊…”宋白把行李箱合上,自己笑了起来:“可别是让你去弄冰雕。”

    陆伏成从后面抱了抱宋白,怀里的分量很小,这样柔软单薄的一个人。

    “舍不得我就留一留,机票还没退。”

    宋白摇了摇头。他磨了磨牙,装作凶狠:“你得功成名就!知道不?”

    陆伏成笑着亲他,点了点头。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