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有始无终

    关于痛苦和沉重,很多人都说忘记吧,就像忘记那些你永远得不到,或者找不回来的东西。像生活在地狱里的人忘掉天堂,像远行的人慢慢忘掉故乡。 ——七堇年

    第十五章

    小说: 有始无终 作者:无仪宁死 字数:3031 更新时间:2019-07-19 09:02:26

    第十五章

    宋白去机场送了陆伏成,本来陆伏成不愿意,他们住的地方离机场太远,宋白这么一折腾,晚上回家都要凌晨。可宋白实在是坚持,那模样甚至带点“你不让我送就是不爱我”的意思。

    陆伏成心里其实也开心,犹豫了片刻还是答应了。

    宋白跟着陆伏成进机场大厅,又陪着他托运了行李取完登机牌,找了个离安检很近的位置坐了。

    “在外面也要每天想我。”宋白把头偏着靠在陆伏成肩膀上。

    陆伏成郑重地点头,他的话很真诚,但说出来确实腻的他自己都不好意思:“我不在外面的时候,也每时每刻都在想你。”

    宋白笑了,小虎牙尖尖的露点儿头,他说:“我也这样想你。”

    陆伏成过安检时宋白一直在隔离线外看着他,人已经看不见了,过了很久他才转身离开。

    夜深了,走在路上能感觉到属于南方冬天的衣料无法抵挡的凉。宋白坐在网约车的后座,一块接一块地往嘴里塞着奶糖,这是宋白不开心的时候,想陆伏成的时候,克制不住的嗜好。

    到家确实已经凌晨了。宋白跺了一下脚,在微弱昏黄的声控灯下把钥匙插.进锁眼。他怕黑,这时在狭小的单元楼里莫名开始紧张起来,也难怪陆伏成不想让他去送。

    宋白赶快推开门进屋,还没来得及开灯就在门把手上拧了几下反锁。他还没松一口气,一颗心瞬间提起来。下午出门时大开的卧室门此刻紧闭着,在门缝里透出柔和的奶白色灯光。

    宋白呼吸急促,手指哆嗦着去拧防盗门的锁,他想赶快跑出去,只要能离开这个地方,去哪都好。

    这时卧室门打开了,高大英挺的男人逆着光站在那里,用一种让宋白恐惧之余甚至感觉不可思议的质问语气开口。

    “我已经等了你很久,你现在还要去干什么?”

    宋白的背紧紧靠着门,这样仿佛可以带给他一丝微弱的安全感。他眼睛似乎带着暴戾嗜血的红颜色,色厉内荏地冲季随云吼:“你这是私闯民宅!你知不知道这是犯法的!”

    季随云偏着头轻而短促地笑了笑:“行吧,可犯法的是我,你哆嗦什么?”

    他的语气带着点轻松调笑,似乎是因为心愿要达成,心情并不算坏:“像个小姑娘一样。”

    宋白只感觉到冒犯和屈辱。他上小学时经常被欺负,因为总有人觉得他像个女孩子,二三年级有男孩子给他取外号,上厕所时一见到他就起哄。后来在陆伏成的保护下宋白才没留下心理阴影,但宋白还是很讨厌别人拿他的长相和性格说事。

    “你给我滚!”宋白看着季随云的眼神活像在看什么垃圾,冷冰冰地吊着眼梢 。

    季随云从来不是好脾气的主儿,更受不了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人落面子。他自觉得屈尊降贵在这里等了四五个小时已经算难得的宽容和耐心了,也就是宋白这样给脸不要脸。

    “现在不给你家设计师求情了?”

    宋白受不了他把陆伏成挂在嘴上,冷笑道:“季先生除了拿他威胁我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季随云摇了摇头:“是我对你太温和了。”他冲宋白一步步走过去,宋白根本无路可退,只能用倔强的眼神盯紧季随云。

    “辽宁好像下雪了?”季随云凑到宋白耳边:“路很滑吧,别光顾着谈恋爱,得常打电话关心一下你母亲买菜别摔到啊。”

    宋白的身体一寸寸被冻僵,然后一寸寸被人打断碾碎。

    “陆伏成也不让人省心,父亲心脏不好还惹上一身官司。瞒能瞒多久呢?冯正麒是个不吃亏的,我也是,你记住,是我帮了你,要点报酬不正常吗?”

    宋白一口气深深吸进去,长长吐出来,眼睛里黑黢黢的,没有了伪装的倔强和冰冷,反而透出股茫然的柔软:“别的可以吗?别的什么都行,我有喜欢的人了,真的没办法跟您在一起…”

    季随云仿佛听见了什么笑话:“你这样的…我真没见过。我不是逼你跟我在一起。”他的手慢慢抚上宋白的腰:“你只陪我两个月就行了,你不说我不说,陆伏成不会知道的。”

    宋白闭上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到时候他回来了,没有案底没有黑历史,又年轻有为。你们接着过日子,有什么不好的?”季随云丝毫不觉得这有问题。说到底这个社会没有什么是不能拿来交换的,你有没有尊严,你到底守没受得住你想要的东西,上位者一句话就能否定。对于季随云来说,似乎见得多了,道德伦理上的约束对于他来讲,淡的连看都看不见。

    宋白的眼睛终于睁开了,声音很轻,可他却觉得每一个字都用力到震破喉管,咽一咽都是满口血腥味:“不许跟他说。”

    季随云知道,宋白妥协了。

    他的手顺着宋白的衣摆伸进去,重重地在腰侧揉捏,光是碰到那细腻温热的皮肉,就让季随云呼吸都粗重起来。

    宋白一直没有挣扎,他只是过于僵硬了一点,只是抖的厉害了点。

    直到季随云揽着他往卧室带的时候宋白终于克制不住地抵抗了:“别这样…不要这样…”宋白紧紧扣住季随云的胳膊:“这次放过我好不好,季先生,我求你…”

    季随云把他的胳膊硬生生扯下来:“不行。”其实宋白还是太不会掩饰了,季随云一眼就能看出他在想什么:“除非你跟我说,我应该怎么样?”

    宋白咳嗽了几声,低着头硬挤出半句:“您带我去开房吧。”这句话说出来没有想象中难,宋白想,可能是跟在陆伏成的卧室里被侵犯和在酒店套房被蹂躏比起来,还是后者更容易接受。他已经不知不觉间就把接受度放到了如此之低。

    季随云有点洁癖,今天来这里本身就是拿来磨宋白自尊心和下限的意思,正好宋白开口,季随云就接上了话:“这是你说的。”

    这一次比起上次来又难熬许多,宋白很清醒地感受季随云的动作。身心都在他的掌控之下,躲都没办法躲。

    季随云似乎很喜欢他的腰,大多数时候,季随云的手都留在宋白腰间。

    “放松一点。”季随云两指在宋白身下扩张,被夹的动都没办法动。

    宋白闭着眼睛,眼角有细细的水线往鬓角淌。他试着去放松身体,可用处并不是很大。实在是没办法过心里那一关。

    宋白甚至根本没办法把他想象成陆伏成。

    套房的灯对于宋白来说太过明亮了,闭紧眼睛都能感觉到光穿透了眼皮。陆伏成只会开床头一盏昏暗的小灯,一层薄被覆盖住两个人。

    “啊——”宋白感觉到一阵猛烈的疼痛,是季随云猛的又捅进一根手指。。

    “你不专心。”季随云皱紧眉,直起身子在床头柜摸出了一个小瓶:“你自己选,是要疼,还是来点rush。”

    宋白摇摇头,眼泪屏障一样覆了眼睑,没往下落,只是显得眼睛灰蒙蒙的。

    季随云知道他的意思了,心头一阵火起,恼恨宋白的不识好歹。于是所有故作的温柔全做废,他沉下腰不再犹豫地第二次占有了宋白。

    宋白克制不住地尖叫了一声,又很快咬紧唇。他的心理和身体都无法承受的战栗起来。宋白伸出纤细雪白的一截手臂支着季随云的胸膛往外推他,可根本一点用都没有。

    季随云被催出了火气,扯着宋白头发把他脸朝下摁过去,从床头的抽屉里翻出个盒子。

    “你上次忘记带走了,还给你。”

    那条蓝色的Hermes领带一被拽出来,宋白就停止了动作。他看着季随云把自己的手腕用领带牢牢缠了好几圈,宋白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紧了它,彻底没了挣扎。

    季随云折腾了宋白大半夜,冲澡出来的时候手机响起来,临时出了点事,他连宋白手上的东西都没解就离开了。

    宋白听见门关的声音挣扎着从疲惫和困意中清醒过来,他用牙扯着一点点把领带解下来,很专注小心地重新叠好放在枕头旁边。

    “成成,我不疼,也不是很害怕。”宋白在微信上一个字一个字打出来,但又一个一个删掉。

    “成成,你到了吗?我好想你,一个人睡好害怕。”

    回信很快到了。

    “飞机才降落,你赶紧快早点休息,明天给你打电话,千万保护好自己,我不在家不要生病。”

    宋白的腰部往下没什么知觉了,只是身后似乎还含着什么一样肿胀着疼。他轻轻摁了摁自己的心口,没有再回复陆伏成的微信。

    他很疲惫,可睡不着,也没办法爬起来回家。宋白点开之前存过的,陆伏成给他唱过的歌,放了很大声推在枕头边,慢慢睡着了。

    宋白想,一切都会好的。只是两个月,两个月陆伏成就回来了,然后他们可以开开心心的一起准备回家过年。两家人凑在一起,热闹的不得了。

    谁能不喜欢热闹。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