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有始无终

    关于痛苦和沉重,很多人都说忘记吧,就像忘记那些你永远得不到,或者找不回来的东西。像生活在地狱里的人忘掉天堂,像远行的人慢慢忘掉故乡。 ——七堇年

    第十六章

    小说: 有始无终 作者:无仪宁死 字数:2513 更新时间:2019-07-19 09:02:27

    第十六章

    天蒙蒙才亮起来的时候宋白就起来了,他在床边一动不动地坐了很久。昨天季随云似乎很急,推他进来之后套房的窗帘都没有拉,天慢慢的彻底大亮,温暖的光从巨大的落地窗照射进来投在宋白的脊背上。

    这里是宋白对上流生活贫瘠的认识里最贵的酒店,三十九楼的总统套房,昨晚季随云压在他身上的时候,宋白就仿佛灵魂出窍一般神游。黄浦江内巨大的探灯能照进来,电光火石一样映在宋白脸上,冰冷苍白,再低一些的就看不见了,宋白只知道下面一定很热闹,各种灯光已经掩盖了星月的自然光。没人知道那远离普通人生活的地方其实并不神秘,再贵的酒店也没办法让季随云对他做的事变得稍微干净一点。

    宋白赤着脚下床时头有点晕,眼前发黑的往浴室边走了几步。他突然顿住了,脚下踩到黏腻软烂的东西,宋白的眼睛猛的瞪大一圈,跌跌撞撞跑进浴室吐了个稀里哗啦。宋白感觉自己的尊严在季随云的眼里,低贱廉价的像随手扔在地上的套子。

    宋白红着眼睛用花洒把脚掌冲了一遍又一遍,喉间的恶心良久才压下去。他整理好自己之后花了很大的勇气才出了浴室,拿好东西头都不回地走了。

    中午的时候陆伏成打来电话,宋白正趴在家里陆伏成工作的折叠小桌上睡得迷迷糊糊。他昨晚没睡好,回家后才勉强放松精神。

    宋白看到来电显示,从昨天支撑他到现在的坚强瞬间就被人抽走了:“…成成。”

    “睡午觉呢?嗓子怎么沙了?”陆伏成只听宋白吐出两个字,心里就开始担心:“千万别感冒,你一生病就很不容易好。”

    “没事的。”宋白深深吸了一口气,努力找了找之前跟陆伏成说话开心时的语气:“今天天气很好,我趴在你的小桌子上看了好长时间的名著呢,阳光暖洋洋的。哈尔滨很冷吧,是不是很羡慕我?”

    “酒店热的我睡不着。”陆伏成笑:“还有,你是晒太阳才发困的,还是看书看困的?”

    宋白骂他瞧不起人。

    “阿白,我才来了一天,想你想的有点受不了。”陆伏成的语气却深沉下来,一本正经。

    宋白愣了一下,随后故作轻松道:“你可不能这么爱我。”

    陆伏成有些不易察觉的羞赧:“昨天太累了,晚上胡思乱想做梦。我梦到你在我眼前哭,哭的特别可怜,我想给你擦擦眼泪,碰都碰不到你…”陆伏成疼醒了,脸上冰凉的眼泪。

    “你真矫情。”宋白的语调轻松短促,隐隐约约掺杂着些少年的窃喜和骄傲。但他在庆幸,陆伏成看不见他话音刚落就忍不住的眼泪。

    宋白就是这样,也可能世界上所有脆弱的孩子都是这样。摔倒时要看看身边有没有爱护自己的人,没有的话就扑喽扑喽土装作无事发生过,一旦有那个疼自己的人,非要哭个昏天黑地。

    可宋白现在只能强忍着,他已经把宝贵的东西拿出去了,不能前功尽弃。一次两次还是一月两月,其实分别也没那么大。

    “成成…”

    “哎,怎么了?”

    “成成。”宋白越念越快:“成成成成成成成成…”

    “我永远爱你。”

    陆伏成听到这一句,第无数次甘愿为宋白死去又活来。

    陆伏成的电话让宋白的心里好受了一些,宋白愿意为了陆伏成牺牲一些东西,所以只要陆伏成还在他身后,宋白就不会垮掉。

    他强迫自己吃了点东西,把家里好好的收拾了一遍。宋白并不神经敏感也不洁癖,但就是觉得昨夜季随云在这里待了一会儿,整个屋子都变脏了。

    季随云只说要宋白陪他两个月,也没提个确切的时间。宋白总觉得脖子后悬着一把屠刀,不知道什么时候落下来。他这一个下午时间越过越紧张,天黑下来之后更是生怕手机响。

    幸好这夜躲过去了。很平静的一个晚上,有人来敲过一次门,是陆伏成给他订的车厘子。特别甜,刷完牙之后嘴里似乎还有水果的味道。

    宋白上高中的时候就特别爱吃车厘子,可在东北卖的特别贵,他舍不得拿不多的生活费花在这上面,只有陆伏成,这个男人为自己买一本专业书都舍不得,却舍得为宋白成斤的买车厘子。宋白爱含着一颗去向陆伏成要一个亲亲,两个人一起分。甜的腻人。

    宋白去上班了。季随云给他带来的负面影响大多还是心理方面,季随云并没有真正伤害宋白的身体。

    李洋看出宋白工作时的心不在焉,道:“这都休了两天了怎么还一副魂不守舍的肾虚样?你家成哥把你的魂儿带走了?”

    宋白把新烤出来的面包切了一点放进试吃的小碟子里,摇摇头:“前几天下雨好像着凉了。”

    李洋盯了他一会儿,暧昧地呦了一声:“伏成可算长点出息喽。”

    宋白一时没反应过来。

    “他宝贝你宝贝的要死的那副样子我总觉得不像谈恋爱,就差给你供起来做仙儿了,”李洋一派欣慰:“现在那大傻子终于知道给你做标记了。”

    宋白透过锃亮的餐刀的反射,模模糊糊看到自己冒出衣领的锁骨上一点点梅子色痕迹,喉头一动,生理性的有点想吐。他冲李洋勉强笑了笑,把试吃的西点飞快端出去交给服务生去摆。

    宋白把衣领狠狠向上拽,他看到这块痕迹的一个念头很血腥,他恨不得拿餐刀把这块皮肤整个割下来。又克制不住地会想,要是成成给自己留下来的该多好。

    下午店里人不太多,宋白捧着杯热水喝了一下午。他简直是在脑海里三跪六拜地求神拜佛让季随云忘了他,但他昨天躲那一天已经是难得了。

    快下班的时候那辆迈巴赫又停在了稍往前辅路的一侧。穿校服裙的小姑娘蹦蹦跳跳跑过来:“哥哥,好久没见啦。”

    宋白再恨季随云也不至于迁怒到小孩子的身上,强笑道:“嗯,好久不见。还要牛轧糖?”

    “哥不让我吃糖了。”季随安冲宋白偏着头甜笑:“哥说让我叫你,然后一起回家。你可以去我家里给我做毛毛虫!里面多放奶油!”

    宋白打了个冷颤。

    “呀小宝贝儿,又来找你宋白哥哥。”李洋换完衣服正打算走,逗着季随安说了两句话:“唉现在小孩儿都知道找长得好看的人说话啊。”

    季随安冲李洋笑了笑:“嗯!宋白哥哥好看,我要请他和我一起玩。”

    李洋哈哈笑,以为季随安只是随口一说,跟宋白打了个招呼就要走了。

    “洋哥…”宋白脱口而出,语气里竟然有点求救的意思。

    李洋步子一顿:“啊?”

    “没事,路上注意安全。”宋白趁李洋没发觉出什么,马上转身掩饰性地去给季随安装东西。

    李洋赶着约会,匆匆走了。

    季随安开开心心地挽着宋白胳膊往外走,出口的话让宋白阵阵后怕:“幸好离我找你还没到十五分钟,要不我哥就要去找咱们。他那时候就会发脾气了。”

    宋白这才知道,他无论叫不叫李洋,无论同不同意和季随安走,都逃不过。

    “哥——”季随安拉开车门,吧唧亲季随云脸上:“有毛毛虫吃了吧。”

    季随云扣着宋白的手腕把他往身边扯近了点:“回去让他给你做。”

    没有询问和商量,宋白觉得自己不光是玩物,还是保姆吧。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