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有始无终

    关于痛苦和沉重,很多人都说忘记吧,就像忘记那些你永远得不到,或者找不回来的东西。像生活在地狱里的人忘掉天堂,像远行的人慢慢忘掉故乡。 ——七堇年

    第十七章

    小说: 有始无终 作者:无仪宁死 字数:2557 更新时间:2019-07-19 09:02:27

    第十七章

    宋白只把自己当一具尸体,不说不想不动。季随云碍着孩子在也没对宋白做出太过分的事情,手指在宋白掌心摩挲了一阵,问道:“晚上想吃什么?”

    宋白把头偏过去看向窗外,装作没听见。

    季随云表情没变,眼神却渐渐冷下来,丝丝的渗着凉气。

    季随安不愧是季家的孩子,从基因里带着察言观色的本领,情商奇高,见季随云情绪微变,马上就开了口:“哥,我想吃金钱鲜虾球。”

    季随云松开宋白的手,跟司机吩咐:“去唐阁。”倒是让季随云有点意外,他的小妹妹似乎是真心喜欢宋白。以前他身边的人个个上赶着讨好这小公主,被不留痕迹的嘲讽逗弄个遍,季随安恨不得把他们从季随云身边除干净了好。

    宋白巴不得季随云离自己越远越好,手才被放开就飞快地缩起来。他还小,不太会掩藏情绪,脸上满都是厌恶。

    季随云把手里下半个月的行程单撕了一半折起来放进口袋,这么多年其实很少有事情真正能勾起他的火气。季随云仔仔细细的盯了宋白一会儿,倒也没说什么,只是很冷淡的笑了笑。季随云从来都没有见过,在他面前能拿乔到这种地步的。

    熟悉季随云的人肯定开始发毛了,这幅记着账等秋后算账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偏偏宋白还没察觉出来,随着自己情绪恶心季随云。

    这顿饭没人吃的顺心,可能只有季随安高兴,她最喜欢唐阁的天鹅流沙酥,滚烫的甜点咬下一口,小脸都舒展开。

    宋白不爱看季随云,只盯着小姑娘,眼神特别柔软。他倒是挺喜欢孩子,而且他们兄妹俩似乎一个相貌随了父亲,一个随了母亲,一点都不像,让宋白更喜欢了。

    甜点吃完季随安去洗手,她才走,季随云对宋白道:“故意的?”

    宋白全当没听见。

    季随云点点头,声音很平淡,话里的内容却让宋白差点摔了筷子。

    “你等着我晚上怎么整治你。”

    宋白苍白着脸低下头,即将到来的未知的恐惧几乎要压垮他。

    季随安很快回来了,小孩子不好好走路,蹦蹦跳跳的。小个子本来就不稳,绊了一下,竟然直接摔倒在了平地上。

    季随云没动,季家的孩子摔倒了自己能起来,知道疼了以后就不敢不好好走路了。

    倒是宋白吓了一跳,猛的起身跑了过去:“没事吧?哥哥看一下。”

    季随安很坚强,哼哼了几声疼,没哭也没闹,宋白只觉得心疼,他小时候磕了碰了不大点伤口都要跟陆伏成哭一阵,不骗几块糖都哄不好。

    季随云皱起眉:“有你什么事?小孩摔摔打打的至于吗?没个吃饭的规矩,干脆别吃了。”他这样说,心里细细的触动又不像反感。他见过许多虚伪的讨好和笑脸,却没看过这样感同身受的呵护。

    宋白把季随安扶起来,他没料到季随云对于家人的态度都这样冷漠,站在那不知怎么办。

    季随云整理了一下衣服,迈步过去握住宋白的手腕往外带。

    宋白被吓到了,打算好绝不对季随云说话的决心也忘了,胡乱地找借口:“我不走!你还没付账!”

    季随云懒得解释账款会自动在他名下的会员卡里扣,脚步顿都没顿。

    季随安小步追上去,她是想保护一下宋白的:“哥,哥,我们是要回家做毛毛虫了嘛?”

    “下次再说。”季随云让司机先把季随安送回了家,季随安不敢跟她哥较劲,乖乖跟接她的保姆进了别墅。

    季随安下车的时候宋白整个人控制不住地像要贴在车门上,季随云不屑道:“指望一个丫头片子给你发免死金牌,你能不能有点出息?”

    宋白是真怕季随云,不是见多了就麻木的那种怕,而是每一次跟这个人有新的接触和交流后越来越加剧的恐惧。

    季随云揽着宋白的腰乘电梯上去的时候,宋白盯着数字一个格一个格跳上去,脸上彻底没了颜色。

    “我来看看,小玩意儿今天是不是真不跟我开口了。”季随云把宋白推搡到套房内,半个手掌压在灯的开关上,七百多平的套房瞬间刺眼的亮起来。

    “我知道,你肯定在想,我除了威胁人也没什么能耐。但说实话,一个法子用久了,我自己都觉得没劲。”季随云把宋白摁倒在床上:“你可以不出声,我今天绝对不会强迫你。”

    宋白狠狠把唇咬起来,极倔强的姿态。但他并没有太多的抵抗,因为陆伏成跟他说过,当没办法阻止一件很恶劣的事发生时,就千万不要让自己收到更多伤害了。季随云不会像陆伏成一样,再生气都不会对自己动手。

    宋白的衣服很快就被脱干净了,他仰面躺着,灯光刺的他眼睛疼。还不如那天一片漆黑的好。

    “摸一摸。”季随云握着宋白的手贴在他的腹肌上,季随云的肌肉线条很漂亮,不过分突兀夸张,又带着极流畅的线条感。

    宋白的手被烫了一样想往回抽,季随云攥的紧紧的,他把宋白的手带下来,摸到已经完全硬起来滚烫硕大的东西:“碰碰?”

    宋白受不了,人都要弹起来,死死往外拽着自己的手,骨骼都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他那双微圆的眼睛里细细碎碎的水光在闪,却不知道这幅样子完完全全勾起别人的施虐欲。

    季随云为了整治他,整瓶的润滑液看都没看,只用套子上自带的一点润滑一点点破开了宋白的身体。

    宋白的眼睛瞬间瞪大了一圈,他的嘴唇都在哆嗦,挣扎着推季随云。

    季随云很轻松地把他的手摁下去,猛的干进了最里面。

    “出声。”

    宋白的额头湿了一片,但仍是摇头。

    季随云的动作越发凶狠起来。宋白被顶的胃疼,一下一下的,直想吐。他回忆起那天进浴室时踩到的那玩意儿的触感,感受到季随云凶悍的力度,没忍住干呕起来。

    季随云脸彻底绿了,他重重推开宋白,下一秒宋白呕了一床酸水。

    季随云把他从床上拽下来,一路拖进浴室,接了点冷水盯着宋白漱口。

    宋白把杯子放下的时候以为这夜熬过去了,再好一点,恶心到季随云,下次就不用再被他欺负了。

    只是他脸上的轻松还没浮起来,就被季随云推倒在了冰冷的瓷砖上。

    季随云折了他俩条腿,狠狠地进去,带着股吃人的狠劲:“我让你恶心?你他妈跟我装什么清高?十五六岁就跟野男人在校外租房子同居的货色!贱不贱?!”

    季随云也许不知道不是所有人都和他一样狠心的。宋白十八岁才跟陆伏成表白,那傻子都不敢乱碰他。

    宋白疼的太厉害了,身下又冷又硬,他突然知道为什么成成不舍得让自己靠在墙壁上了。但地上更冷啊,怎么没有人把自己抱起来裹进大毛巾里带走呢?

    水池里的水满了,刚刚一直没人关水。季随云把宋白从地上提起来,一把把他的头摁进一池冷水里。

    宋白猝不及防被呛到,他来不及屏住呼吸,窒息的恐惧让他的双手猛烈挣动起来。季随云一只手掌攥住宋白两只手腕,一手把宋白的头紧紧摁在水池了。这种极致的征服欲使季随云恶劣到几点,他在宋白猛烈痉挛挤压的甬道中射出来时才松开了钳制宋白的手。

    宋白滑坐下来,大声的咳嗽着,满脸惊惶。季随云微微低下头,声音又平和下来。

    “开口吗?”

    宋白整个人剧烈地抖了一下,声音很小很小地喊了声:“季先生…”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