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花神闹武神

    前期低情商后期深情疯魔攻×前期软萌没智商后期黑化受 前花神之子明玦,天命不详,祸乱三界。   武神隐凤真君,包藏祸心,与魔界勾结。   风云起,天地变。   不疯魔,不成活。   你说过永远都不要忘记你的名字,我都还没忘,你怎么自己先忘了。 万年不灭的花灵留存在世间,一朵被封住灵识的桃花不经意之间爱上了一个神官。 月老说,两情相悦的人没有什么阻碍便能在一起。 你在凡间的几万年,与我在尘世中轮回的千年,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原点。若姻缘天注定,何须在意天命? 我眼中只有你,苍生皆为浮云。 ①PS:后期全体疯魔,完全的正义在这里是行不通的。 ②本文又名《执剑映桃花》, 世界观一如既往的庞大,群像文,要写很长长长,一如既往慢热,时而野马奔放,有时候神仙都救不回来我反转剧情。 ③如果按照烛微原始年龄来算,应该是年上。按照飞升的年龄算又可以是年下,圈地自萌吧!神仙世界,活个万八年的很正常啦~

    第四十四章 东风夜放花千树(九)

    小说: 花神闹武神 作者:岁时朝夕 字数:3027 更新时间:2019-09-20 21:02:10

    穗白的精神很不好,这几天他经常一个人蜷在床上不吃不喝,也不说话。穗玄担心坏了,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去了穗白那天采药的地方,结果却听到了这样一个消息。

    “听说了没,离我们这里不远的桑溪镇的村民一夜之间都死光了。”

    “死光了?怎么死的?”

    “不知道,听说那些人的死相都十分难看,有人说是妖怪作祟。”

    “妖怪?那我们这里岂不是危险了,要不要请一个道士来啊?”

    “不用,花树村的鬼婆婆不就会捉妖嘛,找她要几张符不就行了?”

    穗玄没有听他们后面说的话,而是一股脑地跑到了桑溪镇,那里似乎还残留着血腥味,地上还有一些已经变干发黑的血迹。蔓延到了整条路上……

    穗玄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了。

    他缓缓地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一个人叫住了他:“穗玄啊,你去哪儿了?”

    穗玄回过神来了转身看:“原来是粹屏姐啊。”

    明玦突然睁大了眼睛看着,粹屏这时候还活着!

    粹屏笑道:“是啊,这几天没事就不要出来瞎转悠了,听说有一村子的人都被妖怪杀了,连小孩子都没放过,小心点听见了没?”

    穗玄蹙眉应道:“嗯……知道了。”

    就当粹屏走后,穗玄再往前走,他突然发现穗白就站在不远处,目光呆滞地看向他这边。

    穗玄心中一惊,连忙跑过去:“哥!你怎么出来了?”

    穗白往后退了一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穗玄连忙接住了他:“哥,你怎么了?”

    穗白瘫软在地上,他抱头痛哭道:“是我.干的,我杀了人,阿玄是我杀了人。他们说的没错,那个妖怪连小孩子都不放过,我身上全是血,怎么也洗不干净!我该死,我该死啊!”

    “不!不是这样的!这肯定不是你想做的,不是你的错。”

    穗白一头扎进了穗玄的怀中痛哭了。他真的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他什么都不知道。

    “我杀了他们,杀人偿命,我要去给他们赔罪去!”穗白抬起头揉了一下红肿的眼睛,起身就要离开。

    穗玄拽住了他:“不许去!”他捧起穗白的脸,用一副大人严厉的口吻向他吼道,“不是你的错,你为什么就听不明白呢?”

    “你什么都不知道,就认定不是我的错吗?”

    “当然,你平时心善,连只小动物都没杀过,又怎么会杀人。不是你的错,我相信你!所以,告诉我那天发生了什么,好吗?”

    穗白愣住了……此刻,他竟有些高兴,有一个无条件相信自己的人真好。

    ………………

    穗白将自己那天发生的所有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跟他说了。

    “所以,那个人喂了你一种奇怪的药之后你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是,当我醒来时全身上下都沾满了别人的血……”他至今回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穗玄道:“那个人不是凡人,他知道我们两个真实身份。但,他到底想做什么,难道就想哥你去杀人,证明自己非是人族吗?”

    穗白摇了摇头:“他说那药好像是……什么试验……”

    穗玄皱起了眉头:“试验?”

    “他说混血的杂种力量比纯族的要强大什么的……”穗白将那个人的原话说了出来。

    穗玄:难不成是花界的人,不可能啊,花界也有练习邪功的吗?看来这件事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穗白什么都不记得了,或许真的不是他做的也说不定。

    不知道为何,穗白觉得把话说出来心里舒服多了。

    “哥,不是你的错,我一定会找出那个人为你报仇的。”

    穗白垂下了眼睑:“可是,我杀了人是不争的事实。”

    “谁看见你杀人了?而且,你自己糊里糊涂的,自己身上有血就等于是自己杀的吗,有人陷害你也说不定!”穗白虽然知道不合时宜,但他还是淡淡地笑了一下,他知道穗玄在安慰自己……

    而这时,倚靠在一根粗长的竹子上的明玦突然向烛微问道:“神君,桑溪镇你到底看到了什么啊?那些人真的是穗白杀的吗?”

    烛微回想起来那天的事,一条小路上全是横七竖八的尸体,日渐黄昏,血红色的霞光洒在了穗白满是血的脸上。他那时的眼神既空洞又冰冷……虽然烛微也没有看到过程,但那时除了他之外没有别人了,所以杀人者真的是他……

    可是,烛微却没有说出来,他支支吾吾道:“让我再想想……嗯,那件事太可怕了,我想不起来了。”

    “啊?神君,你的记性也太差了吧!”

    烛微:“我记性差你是第一天才知道的吗?要不然,斋戒先生也不会赏我那么多的戒尺了。”

    “那时神君好学,当然还有您脾气好,满天神明,放眼望去,谁能忍受得了斋戒先生的惩罚呢?”

    烛微捂着嘴笑了两声:“你夸得我都快不好意思了。”

    “我没在夸你,我说的是实话!”

    “好吧好吧!”烛微又无奈地冲他笑了一下。

    自从发生了穗白那件事以后,便平静了许久,那个人再也没有出现过了。穗玄在学术法上颇有天赋,就算只看过一遍的招式他也能记得牢牢的,用不了多久自己便学会了。

    他认为发生上次的事是他没有保护好穗白,所以他要努力地变强,寸步不离地跟在他身边。可是天不遂人愿,平静的日子没过多久又出了事了。

    在离花树村不怎么远的其他地方又相继出现了被害者,听说他们都死于妖物之手。

    穗玄这些时日一直寸步不离跟着穗白,这些事很显然不是他干的,还有其他的妖物作祟。穗玄曾经想过:就算是穗白杀了人又如何,他们本来就与人族不同,若有一天身份被识破,下场又会好多少?

    都不重要,只要穗白还好好的就可以了,若是有人敢找他的麻烦,干脆就全杀了好了。穗玄与穗白不同,他没有穗白的善良,而他现在的善良都是穗白教给他的,若有人伤害穗白,他也无须听话了。

    曾经有一只妖告诉他,他们从骨子里都是卑贱的,渴望着力量……这话虽然难听,但确实是这样的,弱肉强食本来就是生存之道,只有变得更强才能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

    有穗玄的陪伴和安慰,穗白这几天的精神好了些。可是,他一到晚上就会想起来自己身上沾满了别人的血,无论怎么洗都洗不掉……

    “啊——”穗白又从梦中惊醒了,他满头大汗,急促地喘息着。穗玄就在他身边,以前都是穗玄找借口说什么害怕睡不着觉才到他的房间里跟他一起睡。

    现在仍是这种借口,不过害怕的却是穗白。他很清楚穗玄是为了自己……

    穗玄揉了揉眼睛:“哥,你又睡不着了?”

    穗白坐起来蜷成一团点了点头:“嗯……”

    “别怕,我在这里呢。谁都不敢来!”

    穗白这时又缓缓开口道:“阿玄,无论是这里,还是别处又有人死了……”

    “我知道。”穗玄回道。

    “这次不是我做的。”

    穗玄有些生气地说道:“我知道不是你做的!别一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就往自己身上揽好不好?”

    穗白:“我想抓住那些作祟的妖,算是赎罪吧。”

    “你没有罪,何来的赎罪?”穗玄都跟他说了好几次了,都快有些不耐烦了。

    穗白见他真的生气了,又躺了下去。穗玄是笃定他没有错,是他过于固执了……穗玄这时候翻了个身把手搭在穗白的身上:“好了,别多想了,哥,我一直陪着你,睡吧。”

    不久后,村中也相继死了不少人。而就这时出现了一个自称是“花神”的人,自他出现后,就再也没有死过人了。不过,那个人一直都在说话,却从来都没有露过脸,那些村民还真把这神神叨叨的东西当成神了。

    可是那位“神”却说每月必须要活人献祭才可以继续保佑他们的村子。在烛微眼中,这种做法跟妖也差不多了。没想到,这些愚民还真的照做了……

    就在这时,场景又突然变了。

    明玦竟然看到了自己被那些村民绑在木头上用火烧的画面,没想到在穗白的记忆中还能看到这一段……

    烛微接住了他,用一种很温柔的眼神看着他……他竟然又看了一遍,脸都羞红了。烛微倒是没什么感觉,他托着下巴思考道:“你觉得那个自称是‘花神’的人到底是谁?”

    明玦回过神来:“反正不是我们认为的花神,花神大人是不可能要求活人献祭的。”

    烛微点了点头:“我知道。一开始的那个男人再也没有出现过了,这时候又出现了这么一个人,恐怕二者有什么联系。”

    明玦也认同道:“确实。可是,我们是在穗白的记忆中,就算看见了那个人也抓不到啊!”

    听到这里,烛微突然捂住了脸,不说话了:“…………”

    是啊,在这里他们两个只能干看着,什么都做不了啊!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