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花神闹武神

    前期低情商后期深情疯魔攻×前期软萌没智商后期黑化受 前花神之子明玦,天命不详,祸乱三界。   武神隐凤真君,包藏祸心,与魔界勾结。   风云起,天地变。   不疯魔,不成活。   你说过永远都不要忘记你的名字,我都还没忘,你怎么自己先忘了。 万年不灭的花灵留存在世间,一朵被封住灵识的桃花不经意之间爱上了一个神官。 月老说,两情相悦的人没有什么阻碍便能在一起。 你在凡间的几万年,与我在尘世中轮回的千年,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原点。若姻缘天注定,何须在意天命? 我眼中只有你,苍生皆为浮云。 ①PS:后期全体疯魔,完全的正义在这里是行不通的。 ②本文又名《执剑映桃花》, 世界观一如既往的庞大,群像文,要写很长长长,一如既往慢热,时而野马奔放,有时候神仙都救不回来我反转剧情。 ③如果按照烛微原始年龄来算,应该是年上。按照飞升的年龄算又可以是年下,圈地自萌吧!神仙世界,活个万八年的很正常啦~

    第四十五章 东风夜放花千树(十)

    小说: 花神闹武神 作者:岁时朝夕 字数:2106 更新时间:2019-09-20 21:02:10

    自从穗白被那个人喂下那种奇怪的药后身体就变得很奇怪,他总是不断回想起那天的事情——一条路满是血,躺着横七竖八的尸体。而且,他有一种杀意,忍不住想去掠夺他人的生命……

    夜幕降临,一个背着斧子的人打着灯笼走在夜路上,这时他突然听到了一阵抽噎声。就在树林深处的草丛中,似乎有谁在哭……他忍不住好奇放轻脚步走了上去。

    已是深冬了,草丛稀稀疏疏的,都是枯黄的穗草,隐隐中似乎有那么一个人在那里蹲着。

    男人走了过去,真的看见一个人坐在树底下,低声呜咽。他蜷成了一团,把头埋进了双.腿间。

    “喂,你是谁,这么晚了为什么还不回家?”

    可是,那个人却呆在那里一动不动……

    男人好奇,上前抓住了他的肩膀,没想到那个人一回头却掐住了他的脖子。那个人的眼睛闪着诡异的红光,额上有发光的印记。

    “咳咳……额……妖……妖怪……”男人喘不过气来,脸都快憋红了。

    就当那个人想要伸出手来贯穿他的胸膛时,男人用尽全力将自己背后的斧子抽出来向那只妖怪砍去。那个人的手腕被斧子砍伤了,立刻冒出了汩汩鲜血,可是他现在的眼神空洞,根本就不会感觉到疼痛,他又一下掐住了那个男人的脖子。

    背着斧子的男人是个樵夫,他经常砍一些粗壮的巨树,力气算不得小,可是在这个瘦弱的男人面前却毫无招架之力。他可是剧烈地挣扎起来,脸憋得红得发紫。此刻,那人眼中空洞的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他忽然像是害怕起了什么。他掐住男人脖子的手指可是不停地颤抖。

    终于他松开了手……那个男人倒了下去……

    穗白恢复了意识,当他看到倒在他面前的人后,突然大吃一惊。他眼神中充满了恐惧,连忙跑开,消失在树林中了。

    原来,一直以来杀人的妖真的是他……不知为何,就在他遇到那个奇怪的男人,那个男人喂给他那些药后,他就会时常失去神识。他已经犯下一次大错了,那次同样是失去了神识,现在也是这样,情不自禁地就想去伤害别人。

    或许,那些人都是他杀的,在他没有意识的情况下。当他醒过来时,什么都不会觉得了……

    “不!我不想这样做的!”穗白抱住了头,缓缓地跪在冰冷坚硬的地上哭了起来。或许,他已经不适合生活在这里了,这这里只会伤害别人而已……

    烛微和明玦在旁边看着他……不知为何,他们两个一下就又到了这个地方。而已深冬这么冷,枯黄的穗草上都结了霜了,让人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明玦一看到这种场面总有些心疼的感觉,如果他以前知道这件事的话或许还能帮帮忙,可是……这里怎么说都是穗白的记忆,已经是发生过的事情,无法挽回了。

    …………

    穗白又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回了家,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他现在的状况越来越差了。有时候连饭也不吃了,似乎想绝食而亡。穗玄说过无数次不是他的错,可是穗白全然没有听进心里去……在他的心里,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只会杀人的妖魔了。他变成了自己以前最厌恶的东西……

    穗玄见他脸色很差,连忙跑他面前握起他的手:“哥,你去哪儿了,可吓死我了……呀!你的手怎么这么冰?”

    时间应该已经过去很久了,因为那时候的矮个子穗玄长得比穗白都要高了。而且,看起来也稳重了许多,明显一副大人的模样了。

    穗白经历了刚才的事情就如同丢了魂一般,什么都听不见的样子。穗玄这时又突然拍了一下脑门:“哦,对了,天这么冷,我给你煮了粥,你等等,我去给你拿。”

    穗白有些迟钝地坐在竹椅上。穗玄此时把粥端到他面前:“哥,快喝吧,这次我尝过了,没有那么难喝了,喝完之后手就不冷了!”穗玄努力想讨他开心,可是此刻的穗白却扭过头去,连看都不看一眼。

    穗玄突然跪在他身前,看着他失神的眼睛:“哥,你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

    “你别吓我……”

    “我求求你跟我说句话。”穗玄看到他那副样子心疼地快要哭出来了。

    这时,穗白伸出了冻得通红的手拭去他眼角的泪水:“别哭……”这时,穗白忽然起身将穗玄的那碗粥捧了起来。

    其实,穗白以前是禁止穗玄进厨房的,因为他做饭不但难吃,而且每次做饭时都差点把房子给烧了……这次的粥没有糊,冒着腾腾的热气,看起来还不错。自从发生那件事以后,穗白就很少做饭吃了,穗玄什么也不说,自己慢慢地学着做了,他应该是练习很多遍才做成这个样子的吧。

    穗白吹了几下,然后喝了下去。

    “怎么样?”穗玄用殷切的眼神看向他。

    穗白:“好喝,很暖和……”

    虽然只有短短一句话,但对于穗玄来说却很满足,因为在他眼中被穗白认可是一件很开心的事。

    穗玄笑了笑:“哥哥喜欢就好,你还想喝吗?我再去替你盛一碗去。”说着,穗玄就起身拿起了碗想再去为他再盛一碗粥。

    这时,穗玄突然扑上去抱住了他。穗玄手中的碗一下没拿稳,嘭呲一声摔在了地上碎成了好几片。

    …………

    穗玄愣住了,一动也不动地站在原地。

    穗白紧紧地搂住了他。穗玄隐隐感觉自己脖颈后面有一滴一滴湿热的水滑落下来。

    他又哭了……不过,这次他没有大声哭出来,而是很小声地抽噎着。这种情况比他要痛哭一场还要糟。以前穗白还有力气去大声哭,现在连声都哭不出来了……

    穗玄听到这阵细碎的梗咽声后,心就像被刀绞了一般,他双手也搭上了穗白的背:“哥,你刚才还说我不哭了呢,怎么现在你反而哭了呢?”

    穗白梗咽道:“阿玄,我们离开这里吧?”

    “好啊,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穗玄总以为自己是为保护穗白而生的,如果这里让他这么痛,那也该离开了,就是真的变成妖怪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了。反正,他们本来就不是凡人……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