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花神闹武神

    前期低情商后期深情疯魔攻×前期软萌没智商后期黑化受 前花神之子明玦,天命不详,祸乱三界。   武神隐凤真君,包藏祸心,与魔界勾结。   风云起,天地变。   不疯魔,不成活。   你说过永远都不要忘记你的名字,我都还没忘,你怎么自己先忘了。 万年不灭的花灵留存在世间,一朵被封住灵识的桃花不经意之间爱上了一个神官。 月老说,两情相悦的人没有什么阻碍便能在一起。 你在凡间的几万年,与我在尘世中轮回的千年,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原点。若姻缘天注定,何须在意天命? 我眼中只有你,苍生皆为浮云。 ①PS:后期全体疯魔,完全的正义在这里是行不通的。 ②本文又名《执剑映桃花》, 世界观一如既往的庞大,群像文,要写很长长长,一如既往慢热,时而野马奔放,有时候神仙都救不回来我反转剧情。 ③如果按照烛微原始年龄来算,应该是年上。按照飞升的年龄算又可以是年下,圈地自萌吧!神仙世界,活个万八年的很正常啦~

    第四十六章 东风夜放花千树(十一)

    小说: 花神闹武神 作者:岁时朝夕 字数:3047 更新时间:2019-09-20 21:02:10

    穗白再留在这里也只好祸害这里的村民,不如离开这里吧,远离这里就不会再伤害任何人了。穗玄知道他很伤心,他从来都不想伤害过任何人的,只是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不知为何,今天似乎特别冷,虽然已是深冬了,但在他们两个居所旁的竹林仍保持着深沉的苍青色。或许今晚会下雪吧,不过穗白和穗玄大概看不到在这里的雪了,因为今天他们两个就要走了。

    “啊啾——”明玦揉了揉鼻尖,“神君,这里好像越来越冷了呢。”

    烛微看向了他:“你冷吗?”

    明玦缩着脖子,向自己双掌哈了口热气:“嗯,有些冷。”

    这里有个幻境,就算有保暖的东西也起不到什么效果吧?烛微缓缓地靠近他:“你可以往我这边一点,两个人会暖和些。”

    明玦抬起头来看向烛微,他的鼻尖都有些微微泛红了,“我可以吗?”

    烛微点了点头:“当然可以了。”

    明玦听完之后,一下揽住了烛微的手臂,紧紧地贴着他,烛微的身上真的好暖和啊。

    其实,穗白和穗玄要走,也没有什么好值得带走的东西了,所以天边刚微微泛着霞光时,他们两个人就收拾好了东西打算动身离开了。

    毕竟是从小长大的地方,说起来还是有些不舍的,他仔细地将那些东西都存放起来。此刻,他又从旧橱柜中找到了以前所做的一坛梨花膏。如果放久了,应该是不能吃了吧?而他们又要走了,不知要走到哪里才会安顿下来。

    穗玄看到他正抱着那漆黑的罐子发呆,跑过来问:“哥,要走了,你都收拾好了吗?”

    穗白回过神来:“啊……都弄好了,不过有些东西是带不走的,放在这里也会坏掉,不如送人吧。”

    穗玄:“…………”他记得,穗白以前经常将采摘的药草和制作的花蜜分给村子里的那些人,不过,自从发生那件事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去过了,他害怕自己有一天会突然失去意识,伤害那些人……

    穗玄点了点头:“好啊,哥,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要送给谁,我帮你去送好不好?”

    穗白道:“就送给那些孩子吧,他们应该很喜欢吃甜的吧。”

    他讲到这里时,穗玄忽然不是那么高兴了,原来穗白只记得别的小孩子喜欢吃甜的,却不记得以前穗玄还很小的时候也喜欢吃甜的。大约是穗白觉得他长大了吧,以后也不需要甜的……

    穗玄忽然从他的手中拿过那罐梨花膏:“好,我帮你去送,回来时,我在那边的路口等你,然后一起走好不好?”

    穗白有些落寞地点了点头:“好……”

    穗玄出门后,穗白只将他们的两个包袱带走了。他亲手将那扇还是翠绿的竹门关上了,那是他和穗玄亲手搭建的屋子,现在却说要告别了。

    他走在那条竹林小径上,虽然天气寒冷,但竹子的苍青色深沉如旧。快要走到尽头的时候,他又不舍地回头看了一眼,那座屋子在那里应该不会再有什么改变了。除非是山洪来了将它淹没了吧?

    穗白在穗玄所说的那个地方等着他。此刻,不远处却传来了一阵嘈杂的人声:“就是他,就是他要杀了我,他是个妖怪!那天我看见他的额头上有东西!”

    穗白一时愕然,原来那天的那个樵夫没有被他杀死。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忧愁……

    “就是就是,这些年被妖怪杀掉的人都是他干的!”

    那些村民有的拿着粗长的棍棒,有的拿着铁锹……他们就像群居的饿狼一样死死地盯着穗白。穗白害怕极了,那些事情真的是他做的,他害怕被别人发现,被别人当成妖怪。那是他以前最讨厌的东西。

    他一边往后退着,一边摇头:“不……你们一定是看错了……”

    “你连东西都收拾好了,是不是想跑!”这时一个满脸都是褶子的妇人用粗犷的嗓音大声吼道。

    “穗白,看你平时一副文文弱弱的样子,没想到你竟然是妖怪,还杀了那么多人!”

    “连小孩子都不放过,简直丧心病狂!大家把他抓起来用火烧死他!”

    “不……不是,我只是……”还有什么好狡辩的,他就是要走啊。他就要走了,为什么这些人突然会找上他,为什么不让他走,伤害他人并不是他的本意,他很想离开这里,他只想跟穗玄一起当个普通人活下去啊!

    “大家拿出鬼婆婆的降妖符,必能让他原形毕露!”

    “妖没有一个好东西,烧死他!”

    “烧死他!”其他的人步步紧逼,还有一些人附和道。

    听到这里,穗白的心一下就凉了,没想到认识这么久的人,只是因为他是妖怪就对他怀有那么深的敌意?

    不行!还不能被他们抓走,他还没有等到穗玄回来。那些拿着铁锹斧子的人慢慢地逼近他,后面没有路了,已经无路可退了。此刻,穗白的眼睛突然变成了猩红色,额上突然出现了半片妖纹,他的力量一下将那些逼近他的人都弹开了。

    这下完全暴露了!

    那些被力量推倒在地的村民纷纷痛苦呻吟着,有人指着穗白:“看吧,他就是妖怪,还伤人了!”

    穗白唇色发白,气息微颤:“是,我是妖……但我也想活下去,像你们一样活下去。我从来,从来都没有蓄意伤害过任何人,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妖怪的话有什么好信的,大家把他抓起来!”

    “烧死他!”

    原来,人类对待异族也是这样怀有最深的恶意吗?就像现在的天族和魔族,两河分界,互不干涉,否则便是你死我活。不过,这些人未免也太看不起妖了吧,以穗白现在的力量完全能把这些人全部杀了,他们是怎么有勇气说出将穗白抓起来烧死这些话的?

    穗白此刻想要转身离去,只要离开这里就好了,他和穗玄到另外一个地方,一个没有这些人的地方也可以安稳地度过余生。可是就在这时,那些存民向他扔过来什么东西,那东西就像烈火一样将他的身体焚烧起来,好痛……

    “啊啊——”

    那是很多张用血画的奇怪黄符,那些黄符就像活物一般往穗白身上贴,他全身都像被火烧了一般,苍白的皮肤下似乎涌动了红色的火流。

    不……他还没有等到穗玄,还没等到穗玄回来呢,他们两个约定好了要一起走的。渐渐的他痛失去了意识,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

    穗白和穗玄不知道他们是哪年哪月出生的,自他们有记忆以来就一直生活在一起了。相似的外表,不一样的性格,两个人相依为命,就算有什么不开心的事看到对方后也会很快忘掉。

    他们知道自己与那些人类不同是很小的时候,穗玄那时候发现自己可以让还在含苞待放的梨花一夜之间全部盛开。梨花开得早时,在还有些微寒的春风中瑟瑟发抖,纷纷散落,夜间灯火幽微照至那处时,就如同冬日的鹅毛大雪一般。可是梨花不像那些雪一般冰冷无情,它是带着一丝温度的。

    那时候的穗白可能学的没有穗玄那么好吧,他喜欢站在那些树底下看着穗玄将那些花一瞬间全部绽放。后来,他知道了他们两个与周围人的不同,便也不怎么开心了,因为一开始他也跟那些村民想的一样:妖怪没有什么好人。

    寒风凛冽,天气好像越来越冷了。穗白能感受到那种夹着冰刺一般的烈风,可是此刻却有什么东西在刺痛着他,一会冷一会热。

    终于,他再次醒来了。已经快黄昏了,深冬季节哪里还有活物,但他还是时不时能听到寒鸦的凄鸣声,他被绑在了一个用木头搭成的高台上,身边挂着一圈那些奇怪的血色符文,高台下面全都是浇了火油的黑柴。

    天色渐晚,而台下却是篝火通明,那些村民举着火把,不怀好意地看向了绑在高台之上的男人。

    穗白惊恐地瞪大了眼睛,他的双手被紧紧地缚在木架上,他开始不安地挣扎起来:“放开我!放开我!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当然是要烧死你这个妖孽啊!”

    “听说,他不是还有一个兄弟嘛,估计也是个妖怪,你们抓到没有,抓到了一起烧了。”

    听到那些村民的对话,穗白突然想起那些人用的那些黄符,只要一碰到那些符咒,全身就像火烧了一般,失去法力,痛不欲生。

    “你们想对阿玄做什么?!”穗白忽然双目布满血丝向那些人吼道。

    此刻,一个举着烧得通红的火把的大胡子男人道:“做什么?当然是让他和你一起啊,说到底也还是兄弟,同年同月同日死应该够便宜你们这两只害人的妖怪了吧?”

    “不,不是……阿玄什么都没有做,看到往日里的情分上,求你们放过他,你们烧死我吧,所有的事情都是我一个人做的,跟阿玄没有半分关系!”穗白嘶吼着,苦苦哀求着他们。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