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花神闹武神

    前期低情商后期深情疯魔攻×前期软萌没智商后期黑化受 前花神之子明玦,天命不详,祸乱三界。   武神隐凤真君,包藏祸心,与魔界勾结。   风云起,天地变。   不疯魔,不成活。   你说过永远都不要忘记你的名字,我都还没忘,你怎么自己先忘了。 万年不灭的花灵留存在世间,一朵被封住灵识的桃花不经意之间爱上了一个神官。 月老说,两情相悦的人没有什么阻碍便能在一起。 你在凡间的几万年,与我在尘世中轮回的千年,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原点。若姻缘天注定,何须在意天命? 我眼中只有你,苍生皆为浮云。 ①PS:后期全体疯魔,完全的正义在这里是行不通的。 ②本文又名《执剑映桃花》, 世界观一如既往的庞大,群像文,要写很长长长,一如既往慢热,时而野马奔放,有时候神仙都救不回来我反转剧情。 ③如果按照烛微原始年龄来算,应该是年上。按照飞升的年龄算又可以是年下,圈地自萌吧!神仙世界,活个万八年的很正常啦~

    第四十七章 东风夜放花千树(十二)

    小说: 花神闹武神 作者:岁时朝夕 字数:2226 更新时间:2019-09-20 21:02:10

    “你们是亲兄弟,都是妖怪,他怎么可能没有杀过人?”

    “跟他废话什么,他是妖怪,说的话怎么能相信?”

    “不能相信他!”

    这时却有一个与众人相悖的的声音响起来了:“我觉得穗白哥很好啊,再说了你们谁亲眼看见他杀人了?”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说话的那个人,竟然是粹屏!

    “他都亲口承认了,说不定那个让我们用活人献祭的‘花神’也是他假扮的。”

    “我就说嘛,神仙怎么可能还要活人献祭才保佑我们的平安,都只不过是只妖怪蒙骗我的!”

    那些人把粹屏说的是哑口无言,事实确实如此,她没有办法再为穗白辩解了。毕竟村里因为妖怪而死去的人中也有她最好的朋友——红春。她明明还那么小,来年她行了及笄之礼,她的父母就会为她说一户好人家,她的嫁衣都还没做好呢……

    粹屏从那些人群中退了出去,因为她不想看到他被烧死时的惨状,一想到是穗白干的那些事她便觉得不可思议。平时那么温柔的人,这么会干出那种事情?还是妖类天生都是如此?

    那些人说什么的都有,但最多的还是辱骂穗白是妖的,他仍旧哀求那些人:“求求你们,不要伤害阿玄,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没有伤害过任何人,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做的,你们要杀就杀我一个,别动阿玄,求你们了!”

    这时,那个带头拿着斧子的男人向他身后的人大吼道:“怎么样,他的那个兄弟抓住了吗?”

    “没有,那人跑的很快,还把鬼婆婆给的那些符咒给弄坏了。”

    那个人男人听完之后啐了一口唾沫:“这妖怪跑了就不好再抓回来了。”

    这时,在他旁边的另一个说道:“跑了一个,不是还有这个嘛,要是他的兄弟知道他就要被火烧死了,还能装作看不见吗?”

    男人听完后点了点头,随后他对后面那些拿着火把的村民大声道:“大家将火都丢进去,把这个妖怪烧的连成灰烬!”

    话音刚落,一群人附和道:“烧死他!”

    “烧死他!”

    穗白看着那么多盏火把,如果在他的身上烧起来那一定很痛吧?明明今天他就要和穗玄一起离开了,他还是想好好活下去的,和穗玄一起找一个没有人认识他们的地方,做个普通人过一辈子的。为什么……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他拼命地摇着头,布满血丝的眼睛中似乎在闪烁着什么:“不……不要!求你们不要!”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挣扎着,可是那些绕着他身边一圈的符文锁住了他的法力,他现在连动都动不了。只能哑着嗓子求那些人不要烧他。

    可是那些人又怎会真正的听穗白的话。

    他们将火把扔到了高台下的黑柴堆里,那上面浇满了火油,烈火一下就燃了起来。黑色的烟雾开始慢慢地笼罩着穗白,他开始不停地咳嗽着:“咳咳咳……”

    那些村民就那样围着起火的高台,眼睁睁看着穗白被火烧死。

    火势越来越大,他感觉自己仿佛要被烤熟了一般,皮肉都慢慢地失去了水分,翻起了白色的褶皮,被火灼出了红色的伤疤。

    “啊啊啊——”他忍不住痛哭出了声来。他好像叫穗玄快点来这里,可是他又不希望他来……他来了这些村民就要抓他,对他不利。

    穗白死死地咬住了他没有半点血色的下唇,他不再大声哭喊,而是小声地呜咽着。那些火渐渐地烧到了他身边的那些符文,他的身体像是突然被一股力量侵入了一样。

    好痛,全身的血液都如同倒流了一般,血液在烈火的炙烤下是那样的炽热,骨头仿佛都要被融化了。他的身上并没有出现那些骇人的烧伤痕迹,而是慢慢地出现了像花瓣的一样的痕迹,他额心的印记还隐隐散发着红色的光芒。

    阿玄……阿玄,我只是想我们过得像个普通人而已啊!每天朝出夕归,两个人能过得很好,就只因为我们不是人类,才会被这样对待吗?不是的,我没想过要伤害任何人,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害别人……就当穗白快要失去意识时,他忽然有人再叫他。

    “哥!!!”那一声叫得撕心裂肺。

    是穗玄来了,来这里救他了。可是为什么要来,这样来不是白白送死吗?穗白抬起头看向了他:“阿……阿玄……”

    穗玄看到被困在熊熊烈火中的穗白,眼神顿时变得阴冷起来,他的额上也出现了半片花形妖纹,那些村民想要阻止他上前时,却被一根根的红丝缚住,然后被拖了有二十步远。

    就算是在如此情况下,穗玄还是保持了一丝理智,记得穗白曾经对他说过的话:不能滥杀无辜。可是,那些人实在可恶,穗玄现在还没有功夫给他们算账,他要快点把穗白救出来。

    穗玄只身闯进了大火中,将缚住穗白的那些绳子尽数弄掉,将穗白从火中救了出来。

    “哥!哥!你醒醒,不要吓阿玄,对不起,我来迟了,我来迟了!”穗玄抱着他哭了起来。

    深冬好冷啊,可是在这堆熊熊烈火旁却连一丝寒冷都感受不到了,身上虽然暖和,但也很痛,被灼伤的痛。可是此刻在穗白的心里却冷若寒冰,没有一丝温度。

    那些村民就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他们害怕穗玄会再伤人,所以就没敢靠近火堆前。

    此刻,被火照得通红的天空中似乎有什么东西飘下来了,它们受到了火的炙烤,一飘落下来就变成了水滴落在了穗白的脸上,他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看到的却是大声哭喊的穗玄。

    穗白伸出手来替他拭去眼泪:“别哭……”

    “哥,你醒了!”穗玄惊喜道,“我不哭,我不哭了!我们现在就走好不好?”

    穗白勉强挤出来了一个笑容:“好……”,他微微抬起了头,看向被火照得了宛如白昼的天空,“阿玄……你看是不是梨花开了?”

    此刻,一片又一片如花片一般的冰晶从空中飘落下来。

    穗玄将他抱在怀里,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是啊,梨花开了,我们再一起去采花好不好,做成梨花膏,哥哥做的最好吃了。我们去一个没人的地方,过着平凡的日子,就算是两个人也能开开心心的过一辈子。”

    未等穗白回答,突然有一只画着降妖符文的黑色箭矢向穗玄这边飞来,穗白刚才黯淡下去的眼神又忽然亮了起来,他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把穗玄推开了,而那只箭矢直直地刺人了他的胸口……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