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花神闹武神

    前期低情商后期深情疯魔攻×前期软萌没智商后期黑化受 前花神之子明玦,天命不详,祸乱三界。   武神隐凤真君,包藏祸心,与魔界勾结。   风云起,天地变。   不疯魔,不成活。   你说过永远都不要忘记你的名字,我都还没忘,你怎么自己先忘了。 万年不灭的花灵留存在世间,一朵被封住灵识的桃花不经意之间爱上了一个神官。 月老说,两情相悦的人没有什么阻碍便能在一起。 你在凡间的几万年,与我在尘世中轮回的千年,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原点。若姻缘天注定,何须在意天命? 我眼中只有你,苍生皆为浮云。 ①PS:后期全体疯魔,完全的正义在这里是行不通的。 ②本文又名《执剑映桃花》, 世界观一如既往的庞大,群像文,要写很长长长,一如既往慢热,时而野马奔放,有时候神仙都救不回来我反转剧情。 ③如果按照烛微原始年龄来算,应该是年上。按照飞升的年龄算又可以是年下,圈地自萌吧!神仙世界,活个万八年的很正常啦~

    第四十八章 东风夜放花千树(十三)

    小说: 花神闹武神 作者:岁时朝夕 字数:2029 更新时间:2019-09-20 21:02:10

    “我们两个就这样在一起就挺好的,就算没有别人,也能开开心心地过一辈子……”那时候还很小的穗白对他这个连桌子高都没有的弟弟说道。

    那时候的穗玄听完之后很开心,他觉得除了自己的哥哥外,没有人会这样对自己好了。只要能跟穗白在一起,无论过的是好是坏,于他而言都是快乐的。

    “哥!!”穗玄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那只箭矢穿过他的胸口,什么都做不了。

    “不!不!不!!”穗玄放出了自己身上所有的红丝将那些靠近他们两个的村民都绞杀了,也包括刚才将那个东西射出来的人。

    那些人瞬间就被撕得七零八落。而在外围看到此等可怖情景的人哭着喊着四处逃窜起来了。

    “救命啊!”

    “妖怪杀人了!”

    ……………………

    穗白瞪大了双目,有些血溅到了他的眼睛中,他的眼瞳显得更红了。随后,他便应声而倒,穗玄几乎是跪行上前接住了他:“不,不应该是这样的,我认识很多妖怪,我带你去求他们去,哥,你一定会没事的。”说完,穗玄就要抱起他跑。

    而就在这时,穗白忽然抓住了他的衣袖:“阿玄……你等等,咳咳咳……”他现在说话的语气都变得十分微弱,只那一句话就咳出了好多血。

    他伸出了手,紧紧地抓住了穗玄的衣袖:“阿玄,我……好希望我们一直相依为命,就算只有我们……两……两个人也能过得很好。”他一边说着,嘴角不断溢出鲜血。

    “我知道,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你别说话了,我带你去治伤。”穗玄的泪水又从脸颊旁滑落下来,打在了穗白被烧伤的手腕上。

    “阿玄……我其实……也不想给你找娘子的,因为……因为我想照顾……你一辈子啊。如果,以后我们分开了……要怎么办,要去哪里才能找你……”

    雪越下越大了,可是刚刚落下就被火融化成了水滴,此刻落在穗白脸上的也不知道是泪水还是雪水?

    穗玄哭道:“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

    “所以啊……我还不想走,我走了你怎么办,这世上就你一个人了,我……舍不得你啊,我记得你喜欢吃我做的梨花膏。我本来……想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再给你做的……”

    “我知道,我都知道了!所以,你不要走,我求你不要走!”穗玄脸上的泪水越来越多了,他的眼瞳完全变成了血红色的了。他紧紧地抱住了穗白,以为这样就能留住了穗白,他便不会再走了。

    “阿玄……离开这里吧……要好好活……活下去。”穗白又将手伸向了他满是泪水的脸颊想替他拭去泪水,“连同我的那一份,我会一直……陪着……”

    话语未尽,手指未及触碰他的脸颊却又意外地滑落下去了……

    “哥?”穗玄想要抓住他的手却迟了一步。

    “啊啊啊啊啊——”火声,风雪声以及撕心裂肺的嘶吼声不断地响彻整片林中。

    忽然,不知是从哪里吹来的风,将那些火都吹向了穗玄那个方向,将他团团包围。而就在此时,穗玄抱着穗白从大火中走了出来,所到之处,全部被火烧焦了。

    ……………………

    就在这时,场景一转,明玦和烛微又回到了最初的那个山洞。穗白还静静地躺在那里。

    明玦此刻再看见他时,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原来他身上的伤都是那些人烧的吗?

    烛微回到原地后,稍微怔了一下,然后总结道:“我们刚才来时遇到的便是那些缠人的红丝,而那穗玄去救穗白时杀人所用的东西便是那些红丝,如此一来,便可认定在枯林中想要杀我们的是穗玄了。”

    明玦此刻却没有认真听烛微的话,他走到那张石床前将穗白的袖子挽了上去——果然,他的手臂上全是那种烧痕,不仅是手臂,还有脖子,有的地方稀疏,有的地方像爬满了一种奇怪的花纹。

    “这些疤痕不像是普通的火就能烧出来的。”明玦这时突然道。

    烛微也走向前:“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明玦点了点头:“他身上的伤,不光像是被火灼伤了一般,似乎还有一种奇怪的力量附在他的身上。”

    而就在这时,一道黑色的身影出现在明玦和烛微面前,烛微看到一个黑色的东西往他们这边扫来,于是便下意识护住了明玦。那是一根粗长的鞭子,狠狠地抽打在烛微的背上。

    烛微痛得一下咬紧了下唇,竟用力过重咬破了下唇,唇角溢出来一丝血。明玦还没有反应过来,他抱着头蹲了下来,当他再抬起头时发现烛微牢牢地护住了他。

    “你们算什么东西,竟敢碰他?!!”那人额上跟躺在那里的穗白一样有半片花形妖印,他虽然变了很多,但明玦却一眼认出来他是谁了,“穗玄!”

    此刻的穗玄似乎比记忆中长得更高了面庞也不再带着那些稚嫩的孩子气了。

    “你们该死!”穗玄像疯了一样冲到他们两个面前来。烛微将明玦护住,“别怕,跟在我后面。”

    “嗯。”

    一眨眼的功夫,山洞内忽然飘来了许多白色的花瓣,不过那些花瓣却闪着利剑般的光芒,烛微察觉到了不对:“闪开!”

    明玦听到后迅敏地闪到一旁去了。

    “啊啊啊啊啊!!哥,你不要离开我,求你不要离开我!”

    他大声哭喊之际,穗白的身体开始变得透明……

    怪不得这里的满地骨灰呢,原来那些村民被烧死后,灵魂被一种特殊的阵法锁在了这里,不能离开亦不能转世投胎。而那些植物全部枯死了,应该是穗玄将那些东西的灵气抽取出来封于他们一开始进来看见的那个铜球之中,那里面封印着的是穗白未消散的魂魄。村民的魂魄为祭,然后再加上整个村子的灵气,他这是想要复活穗白……

    而明玦和烛微却误打误撞进了这里,将那铜球弄碎了,这下穗白是要彻底消失了。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