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花神闹武神

    前期低情商后期深情疯魔攻×前期软萌没智商后期黑化受 前花神之子明玦,天命不详,祸乱三界。   武神隐凤真君,包藏祸心,与魔界勾结。   风云起,天地变。   不疯魔,不成活。   你说过永远都不要忘记你的名字,我都还没忘,你怎么自己先忘了。 万年不灭的花灵留存在世间,一朵被封住灵识的桃花不经意之间爱上了一个神官。 月老说,两情相悦的人没有什么阻碍便能在一起。 你在凡间的几万年,与我在尘世中轮回的千年,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原点。若姻缘天注定,何须在意天命? 我眼中只有你,苍生皆为浮云。 ①PS:后期全体疯魔,完全的正义在这里是行不通的。 ②本文又名《执剑映桃花》, 世界观一如既往的庞大,群像文,要写很长长长,一如既往慢热,时而野马奔放,有时候神仙都救不回来我反转剧情。 ③如果按照烛微原始年龄来算,应该是年上。按照飞升的年龄算又可以是年下,圈地自萌吧!神仙世界,活个万八年的很正常啦~

    第五十五章 离光

    小说: 花神闹武神 作者:岁时朝夕 字数:2137 更新时间:2019-09-20 21:02:10

    烛微见明玦沉默不语,又改口道:“你离开花界那么久,我是怕有人担心你。”

    明玦连忙摇头否认:“不不不,不会有人记得我的!花界有我一个,没我一个都是一样的,不会有人记得我的。所以……”激动过后,他的语气又逐渐平缓下来,“所以……神君不要赶我下去好吗?”

    烛微听这么一说,稍稍挑了一下眉角:“我可没有说要赶你下去啊,你可以留在这里,想待多久就待多久吧。”

    明玦眼睛一下亮了起来:“真的?”

    “假的。”烛微故意挑逗地说道。

    “啊——”明玦拖长了尾音,满脸失落的样子。

    “哈哈哈哈哈,骗你的。这么拙劣的骗局也将你骗了吗?”烛微其实想说他傻的,可是仔细想想,又不能这么说了。

    “呜呜呜……神君,你欺负我!我说我笨,你还不信!”明玦突然哭了起来。

    烛微对哭是最没有办法的,女人还好说,这……像明玦这样的要怎么哄啊?

    “我笨死了!”明玦一边轻捶着头一边重复着自己有多笨。

    烛微应该是不会放他一个人下去的 像明玦这样的人,很容易被人骗吧?

    他意识到事态有些严重,于是连忙起身走到明玦面前摸了摸他的头:“好了好了,我错了。是真的,真的!我不赶你走,你要待多久都是可以的!”

    明玦抬起头揉了揉眼睛又问了一遍:“真的吗?”

    烛微觉得有些烦:“都是真的了!”以后他可不敢跟明玦开玩笑了,因为明玦较起真来那可真是可怕。

    明玦跟着烛微去了天庭很多地方,拜访了很多神官,无意之间忽然知道了很多东西。比如当今天帝重华有很多位叔父和兄弟,但地位身份尊贵的,还有四位——北辰荣神君,南宫御神君,玉枢雷神君和离光神君。除了离光神君是重华的兄长之外,其他三位皆是重华的叔父。

    重华不论是继位前还是继位后,他的兄弟和叔父们都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死去。最后,轩辕嫡系血脉也没几个了,重华又因为平定三界之乱,与魔界谈和有功,法力高深,所以受人拥戴,继位为天帝。

    不得不说,这段故事还真是曲折呢。不过最后重华也剩下了一个亲哥哥了,其他的哥哥似乎因为各种理由被他问罪处置了,不是贬到很远的地方去当地方小神,就是直接流放了。唯有这位离光神君,重华待他还是如以前那般,也没有挑过他什么刺,只要他不惹怒重华,触犯天条,在这天底下便是自由人了。

    …………

    陵镜此时正半卧在仙榻上,白药和应青则是在他的寝宫一边侍弄着那些花瓣。一个人烹茶,一个人制香,反正两个人没得闲。

    陵镜轻阖双目,一边叹息一边想如何跟重华开口纳容双为侧妃的事。此刻,殿外木缨进来传报:“天后,离光神君求见!”

    陵镜听到后不禁蹙起了眉心:他来干什么?

    “传他进来吧。”

    “是!”木缨退出去半刻钟后,一位身着灰青色仙袍的男子缓缓踏入镜花台中。他面相平平无奇,长得不算太过惊艳,但眼底却透着一股温柔,给人一种很亲切的感觉。

    “参见花……哦,不对,现在要称您为天后了,这种称呼真不适合您,小神一时竟叫不顺口。”离光未曾行大礼,只是弯了一下腰,作了个揖而已。

    陵镜是不会在乎这些的,他直接问清离光来这里的用意:“我记得,你许久未曾来过这里了,这次来又是为何?”

    离光抬头笑道:“是啊,自从天后上次有孕后,小神便远游他方去了。如今算来少说也有两千多年了,难得天后还能记得小神。对了,小殿下长高了没,是不是像陛下一样神武英俊?”

    离光一边笑谈,却未发现陵镜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正握紧拳头,手背上暴起了青筋。离光就算再怎么孤陋寡闻,也不可能不知道陵镜的孩子自从生下来的那一刻就死了吧?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离光神君未免有些过分了?”在一旁烹茶的应青听不过去了,直接站起来向他大声喊道。连他都知道先花神陵镜,也就是当今天后当年失子之事,离光还这样说出来,不是在往别人心上扎刀子吗?

    离光这时看到那名小仙像是花界的人,又笑了笑:“难道小殿下过得不好?”

    陵镜实在忍无可忍,他从座上起身:“离光!”

    离光见他凤目圆睁,面带愠色,便知他是真的生气了。生起气来也是那么动人,也不怪重华会弑兄夺妻了。

    他连忙道:“小神开玩笑,天后可千万别放在心上,若气坏了身子,陛下恐怕要罚我个五雷殛顶之刑不可。”

    陵镜尽量保持冷静,冷笑一声:“你这玩笑可一点都不好笑。”

    “是,小神有罪!”离光这时又道,“小神这些年去了不少地方,看过北天的雪,也见过南国的雪,认为两者还是有区别的。也去过高山穷岭,看过人间风情,妖市风光,在黄泉三途川乘舟逆流而行。四海八荒虽未能游完,但收获与感触颇深。”

    他讲的这些,陵镜以前也想去看的,不过是要跟苍冥一起去的,可惜到那时候他想去时,苍冥却不在他身边了。连他自己也失去了自由。

    “你来这里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些?”陵镜又坐下,冷漠地看着他。

    离光这时正了正神色:“当然,小神也去过魔界了,那里的紫蝎花开了,虽然名字不是很好听,但花还是好看的,每到夜晚的时候都会冒出紫萤光,很美……就是有毒这一点不好。在那里面走一圈,全身都是毒刺,害得我还要自己配解药。”他说的有声有色,令人不禁神往。

    那紫蝎花虽然有毒,但也有益。传说它可以解情忘忧,不过也早对那些凡人有效,有些心如死灰的人历尽千辛万苦来到魔界也只是求这一朵忘忧花。这花的效果不如忘川水,孟婆汤,但却是最毒的,求此花的人大约都是铁定了心不肯活了。

    陵镜听他去了魔界,瞳仁中突然闪过一丝光亮:“那里的花又开了吗?” 

    “是的,很好看。”离光笑道,此刻,他又道:“小神有一物要献给天后,还请天后将闲杂人等谴下。”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