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花神闹武神

    前期低情商后期深情疯魔攻×前期软萌没智商后期黑化受 前花神之子明玦,天命不详,祸乱三界。   武神隐凤真君,包藏祸心,与魔界勾结。   风云起,天地变。   不疯魔,不成活。   你说过永远都不要忘记你的名字,我都还没忘,你怎么自己先忘了。 万年不灭的花灵留存在世间,一朵被封住灵识的桃花不经意之间爱上了一个神官。 月老说,两情相悦的人没有什么阻碍便能在一起。 你在凡间的几万年,与我在尘世中轮回的千年,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原点。若姻缘天注定,何须在意天命? 我眼中只有你,苍生皆为浮云。 ①PS:后期全体疯魔,完全的正义在这里是行不通的。 ②本文又名《执剑映桃花》, 世界观一如既往的庞大,群像文,要写很长长长,一如既往慢热,时而野马奔放,有时候神仙都救不回来我反转剧情。 ③如果按照烛微原始年龄来算,应该是年上。按照飞升的年龄算又可以是年下,圈地自萌吧!神仙世界,活个万八年的很正常啦~

    第五十六章 相见不如不见时

    小说: 花神闹武神 作者:岁时朝夕 字数:2125 更新时间:2019-09-20 21:02:10

    陵镜看他如果故弄玄虚,便向那些守在殿内的人吩咐道:“你们先退下。”

    等到那些人都退下后,离光还将殿门给关上了。陵镜看他这样做,疑惑不解地看向他:“你这是何意,光天化日,有何见不得人的东西吗?”

    离光这时笑道:“花神稍安勿躁。”

    陵镜愣了一下,他刚才叫自己什么?

    离光说完便大呵一声:“化!”话音方落,一道刺眼的白光便从他的袖中抽离出来,随后变成了一把一尺长的短剑,那把短剑的剑鞘上雕刻的便是紫蝎花,描的景是双头黑蝎缠紫蝎花的。离光捧着那把短剑,小心翼翼地走到陵镜面前:“花神可还记得它?”

    陵镜一见到那把剑,全身便止不住颤抖起来,他缓缓起身,好似含着泪花的眼睛盯着那把剑。他伸出微微颤抖的双手将那把剑小心翼翼地捧了过来。

    毒陨!

    不会有错的……是毒陨!这是以前苍冥用的那把剑……

    他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跌坐在地上将那把剑抱在怀里哭了起来,他并没有哭得很大声,因为怕被外面的人听到。只是很小声地啜泣着,他小心翼翼地宝贝地抱着那把剑,就像许久未见一样。

    那时,苍冥殒身,除了明玦和一块玉玦,什么都没留给他……

    “我知道您不喜欢天后这个称呼,所以才称您为花神,于以前的您来说,您是个善良而又称职的神。所以,小神此行便是为了成全您的一桩心愿。”

    陵镜这时才察觉到自己失仪了,才拭去了自己脸上的泪水,然后抱着剑起身:“多谢!”

    离光道:“花神不必言谢!小神是闲得发慌,才会去魔界走一遭。那里可是乱得很,连个君主都没选出来,天天起内讧。不过就是不敢再与天界作对罢了。”

    “我对那里的事并没有兴趣。”陵镜冷淡地说道。

    离光看着他有些失魂落魄的样子:“他的剑是不是让你伤心了?相见不如不见时,睹物思人反而教你更伤心了。”

    “没有,你带来的东西,我很喜欢。”陵镜看向他说道。

    离光避开了他的视线:“其实,陛下对你很好,若你能放下心结……”

    陵镜听到这里,刚刚缓和下来的眼神又变得冷厉起来:“你来这里也是为了劝我的?”

    “不是……陛下为你做了很多,丝毫不亚于苍冥,他近在咫尺,你却握着一把剑想一个永远回不来的人。若你想开了……”

    “你滚!”陵镜突然捂住了耳朵大声呵道。他除了对重华说过,还是第二次向外人说“滚”。

    “好……小神先告退,天后自己慢慢想吧!”说完,离光便匆匆退下了。

    谁也不可能真正理解陵镜,一个杀了他丈夫和孩子的人,要他怎么原谅?两千多年的囚禁和折磨,重华拿花界上下的生灵威胁他,他要怎么原谅?他想走了,想逃出这里了,或许是因为他累了,可是此时想起了死去的苍冥和不知在何处的明玦,他对重华的恨意又多了几分。

    突然他呕出一口鲜血——

    他的身体越来越差了,就算不再服那种毒,应该也难再有孕了吧?

    陵镜将那把剑从剑鞘中抽出来,剑的寒光映在他的脸上。他似乎变了很多,但好像又什么都没变。

    陵镜捂着心口:苍冥,我好痛……你什么时候回来,把我救出去?他觉得头有些疼,好累……要去休息了。

    …………

    南北和西东又一边扫着琼宇宫里的叶子一边怨声载道:“啊啊啊!我要受不了了!”

    南北哭着一张脸,像谁欠他八吊钱一样:“啊啊啊——真君每次出宫门都要带上那个新来的!明明跟我们一样都是伺候人的,怎么他每天都过得那么清闲?陪着真君天天玩就行了!”

    “他肯定用了什么妖术,你有没有觉得他每次从我们身边经过的时间,身上总一种香味儿?”

    西东点了点头:“嗯嗯,闻到了!一个大男人竟然用香薰女儿家的玩意儿,我看他就是想勾引真君,偏偏真君还喜欢的不得了!!”

    明玦这时拿着一卷有些泛黄的画卷一脚踏进了琼宇宫,恰巧,他正听到这二人谈论的是烛微:“你们说的什么啊,谈的这样开心,有没有兴趣跟我说说?”

    南北、西东:“…………”

    这人莫不是傻了?他们两个人哪有开心的样子啊?

    明玦就他们两个不说话,于是又问道:“对了,神君呢?你们两个有没有见到他?”

    这傻瓜……别人都直接称呼隐凤为“真君”,他偏偏要跟别人不一样,要加一个尊称。

    南北这时慵懒地摇了摇头:“没有没有,真君不是整天跟你在一块吗?他去哪儿了,你能不知道?”

    明玦这时候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诶……今天我起的有些晚,所以没看见神君去哪儿了。”

    南北、西东听到明玦这番言语后惊愕地瞪大了眼睛:“!!!”

    什么?!起的比较晚?要是没晚呢,一醒来就能看得到隐凤真君,难道他们两个睡在同一张床上?!

    一个武神和一个伺候人的书童天天待在一起就不说什么了,还……同枕同眠!!如果这件事传出去绝对是天界万年来最好笑的笑话,琼宇宫和隐凤君也会沦为众神仙的笑柄!

    南北和西东一想到这里,就将扫帚立在石阶上,双手合十,喃喃道:“罪过罪过啊!”

    “佛祖,我虽然平时不信你,但是你要保佑我们家真君不要被妖孽所惑啊!”

    明玦看他们两个神神叨叨的样子,紧锁着眉头:“你们说什么啊?”

    这时,南北上来拉住了明玦的手真挚地看着他:“求你,神仙!不要再缠着隐凤君好不好了?他一没香火,二没地位,在天上又不能耀武扬威的,不要祸害他!求你!我觉得他是这届最惨的武神了,所以求你不要让他变得更惨了!”

    “…………”

    明玦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不明就里地点了点头。

    南北和西东见他答应了,于是便松了一口气:“你还算善良些。”

    他们说完后,终于轮到明玦了:“所以,神君到底去哪儿了?”

    …………

    南北和西东听他这话差点没石化过去:对哦,这个人是个大笨蛋,跟他讲道理他也听不懂……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