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花神闹武神

    前期低情商后期深情疯魔攻×前期软萌没智商后期黑化受 前花神之子明玦,天命不详,祸乱三界。   武神隐凤真君,包藏祸心,与魔界勾结。   风云起,天地变。   不疯魔,不成活。   你说过永远都不要忘记你的名字,我都还没忘,你怎么自己先忘了。 万年不灭的花灵留存在世间,一朵被封住灵识的桃花不经意之间爱上了一个神官。 月老说,两情相悦的人没有什么阻碍便能在一起。 你在凡间的几万年,与我在尘世中轮回的千年,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原点。若姻缘天注定,何须在意天命? 我眼中只有你,苍生皆为浮云。 ①PS:后期全体疯魔,完全的正义在这里是行不通的。 ②本文又名《执剑映桃花》, 世界观一如既往的庞大,群像文,要写很长长长,一如既往慢热,时而野马奔放,有时候神仙都救不回来我反转剧情。 ③如果按照烛微原始年龄来算,应该是年上。按照飞升的年龄算又可以是年下,圈地自萌吧!神仙世界,活个万八年的很正常啦~

    第五十七章 太脆了

    小说: 花神闹武神 作者:岁时朝夕 字数:3097 更新时间:2019-09-20 21:02:10

    重华这几日因妖族动.乱之事烦心不已。其实小小妖族不过就是起起内讧,掀不起多大风浪,若是不管,以后泛滥成灾可不好。处理这种事情又不能派身份显赫的神官去,否则会降了天界的身份。

    此刻,殿外神兵来报:“禀陛下,离光神君求见。”

    重华皱了一下眉头,离光已经失去音讯多年,他都只当没这个人了。没想到现在却回来了……

    “传他进来。”重华一脸嫌弃地说道。

    “刚才打了个喷嚏,以为是有什么人想我呢,仔细想想便是陛下了吧。”离光盈光满面踏进了太微殿中,“参加陛下!”

    “阔别多年,陛下还记得小神吗?”

    重华冷笑了一下:“当年是我忘了把你流放了,省的你今日还能回来。”

    “陛下果真绝情哈哈哈哈哈。”离光不顾殿前失仪,突然大笑起来。

    “玩够了,才想要回来了吗?”重华坐在高高的宝座上往下俯视着他。

    离光道:“小神无事一身轻,去了很多地方,看淡了很多事,觉得活着才是最好的。小神去了凡间才知道,凡人的烦恼可真多啊,尤其是那些爱得死去活来的人,当真是辛苦极了。所以,小神不会选择喜欢或爱上一个人,给自己徒添烦恼。”说到这里,他话题一转,“我去见过天后了,他似乎很不高兴。”

    重华见他话中有话,往后仰坐揉了揉眉心:“当初就该杀了你!”

    离光听到这淡然一笑:“陛下终究还是没能杀了小神,小神也很爱惜自己好不容易保住的性命,所以自然是不敢多说什么的。”

    听他这么一说,重华记得自己已经很久没见过陵镜了。如果不见,两个人还算相安无事,可是一旦见面却也总是冷言冷语,怨眼相对。伤了对方,也伤了自己,倒不如不见吧。

    重华知道,陵镜就在这里,他跑不了的。失去他的时候总想要把他夺回来,现在他就在这里,重华反而不敢去见他了。没关系,只要他还在这里就好……

    “你不告诉他……”离光想说什么。重华立刻打断了他的话:“告诉什么?”

    “哦……没什么。”离光又低头道。

    “反正在他眼里,我就是个恶人,害他痛苦一辈子的。就那让他这样认为吧,我无所谓了。”重华眼神流转,漫不经心地说道。

    “那个预言呢?”离光又问道。

    “他的孩子已经死了。”

    离光摇了摇了头:“陵镜之子,相信这件事陛下比小神心里更有数,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你故意放了他的孩子一马,还不告诉他吗?”

    “放肆!”重华突然拍桌而起,“本座说了,陵镜命中与那孩子无缘,早就死了!只当死了,全天庭上下都知道本座最恨别人提起这件事,你是想要本座非杀了你不可吗?”

    明明就做了那么多……重华现在喜怒无常,还是不要惹到他为好。

    离光此时跪下:“陛下息怒!小神只是为三界安危考虑而已,毕竟……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宁错杀,不放过——您以前是最明白这个道理的,怎么到了陵镜身上,您反而糊涂了呢?”

    要是当年死追着不放,再好好查查的话,肯定会发现什么端倪吧?可是当时陵镜将要神形俱灭了,重华一时乱了手脚,才没有将那件事彻查下去。

    “本座自有考量。你若说完,就退下!”

    离光这时又正了正神色:“听说陛下在为小小妖族动.乱烦心?”

    “怎么?你想去?”

    离光笑道:“是啊!这么久都没回来了,小神的琉璃阁里肯定是布满了灰尘,为免看着烦心,也就不回去了,想直接在这里跟陛下毛遂自荐,去妖界谈判,陛下可否应允?”

    重华摇了摇头,头上的旒冠晃了几下:“你是本座的兄长,身份贵重,怎能让你委身去下天界与低劣妖族谈判呢?”

    原来他这才想起来,离光是他的兄长……

    “小神应为陛下尽心尽力。”

    重华摆了摆手:“不必,回你的琉璃阁去,你不在的这些年有人帮你打扫,至于其他的事,便不多劳你操心了。”

    离光苦笑了一番,他自己真是被他们两个嫌弃了个透。

    “是,小神退下了!”

    自从那以后,重华便喜怒无常,若有人真正惹了他生气,连审问都免了,直接就是五雷殛顶之刑。天上的刑罚可多得很呢,不止是这一种,天牢中有的是能折磨人的方法,不会有人想进去,也不会有人惹怒重华的。

    重华这时突然发现已经过去了很久,离他所做过的那些疯狂的事已经过去很久了,但他却不后悔。陵镜……他跑不了的,只要让他留在自己身边,无论用什么手段都可以。

    …………

    烛微这几日一直想找一把称手的刀,他先是去了天庭的锻造司,那里是专门为天兵天将打造武器的地方。里面的武器种类繁多,有些是他连见都没见过的:比如闪着寒光的玉面龙纹戟,长得有些狰狞蟒鳞节骨鞭,常见而又锋利的玄铁剑、白铁剑……还有一种骨锤通身都是白色的,至于是用什么东西的骨头制的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应该是一种巨兽的兽骨吧。

    那些兵器打造好之后,一排排地分类放在铁架上,因为锻造司是一层接着又层,越是往上,地方越是宽阔,像鸟巢一样。

    所以锻造司里也很热,不仅仅是它的构造古怪,还因为在那中间有一个巨大的锻造池,池中全是滚烫沸腾的岩浆,各种神铁、灵铁的原石扔进去,再出来时就变成了打造武器上好的原料。

    监管锻造司的是一个叫毋战的神官,穿着身枣红色的圆领袍,束紧了袖口,显得十分精练的样子。明明自己打造的就是杀人的东西,却叫这么一个名字。他的脾气似乎不太好,跟锻铁的岩浆一样,有些暴躁。

    毋战带着烛微来到藏兵器的地方:“所有的武器都在这个地方,神君看上了哪个便自己拿吧!”

    烛微抬头看,武器果然有很多,他挑了一下眉角:“对了,这里的武器都牢固吗?”

    毋战见有人质疑他的武器质量问题,立刻板着一张脸:“那是当然了!我敢保证整个三界都没有人打比我还坚硬的武器!”

    烛微见他自信满满,于是便上前拿起了一把玄铁剑,他拿着那把剑挥舞了几下。得出以下结论:轻便,锋利,可吹毛断发!可是,武器可不是方便就行了,还要顺手,用得长久。这时,他看见了旁边立着一块与他差不多高的黑色玄石。于是,他便想试试,这把剑经不经得住与石头一击。

    烛微握着那把剑跳到半空中,往那块玄石上狠狠地劈了下去。

    一旁的毋战看呆了,他张大了嘴巴,还没讲“不要”那两个字说出口,就听到一声铁器断裂的清脆声……

    精炼的玄铁剑应该比普通的玄铁石坚硬百倍才对,可是此刻,那把剑断了,石头也裂开了!

    这个隐凤君看起来就是个中看不中用的小白脸,连他一个打造兵器的不知名的小神官都知道天帝赐这位武神为“隐凤”是什么意思,可是没想到他竟有此等蛮力,一下将玄剑给弄断了……

    烛微又重重地落在了地上,然后将断剑扔到一边:“太脆了!”

    太……太脆了!!!!

    毋战听你他这话就像突然被一道雷劈中一样,身形不稳往后退了两步,他打了少说也有一万年的武器了,还第一次有人这么评价他打造的剑。毋战仿佛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他极忍着自己想把这位武神打一顿的冲动,又将一把白玄剑递给了烛微,微笑道:“你再试试这把!”

    白玄剑的硬度是黑玄剑的百倍,我就不信你还能给弄断……

    他这句话在心里还没默完,只听又一阵清脆的响声伴随着两道白光传来。一道剑光从毋战的脸庞划过,留下了一道血痕。

    烛微回头看见刚才发出的剑气伤到了他,连忙道歉:“抱歉抱歉,我忘了剑是双面开刃,我有时不太好掌握力道,也经常伤到自己。”

    毋战呆在那里好一会儿……他的眼神变得迷离恍惚,怎么可能,这么可能会这样?他不信,他又让烛微试了其他的武器。

    哐哐——

    啷当——嘭!

    咔嚓——咣当!

    一阵阵不同的碰撞声落下后,满地都是兵器和石头的残骸,那些宝贵的兵器不是被弄断了,就是震碎了……

    毋战在天庭上职业生涯少说也有一个万年,从初次打造兵器到现在还是第一次受到这样的打击。他瘫跪在地上,看着地上的那些碎铁和宝贵的兵器残骸,幽怨地喃喃自语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烛微看他眼睛胀红,有一种想要哭的感觉,然后又看了看满地的残骸,挠了挠头:我也只是想试试而已,谁想这些兵器都太不经打了,但……是不是我做的太过分了?

    他小心翼翼地上前拍了一下看着那些碎铁思考人生的毋战:“喂……抱歉,我……”

    此时,毋战突然抬起了头看向他,恶狠狠地问:“你最擅长的兵器是什么?”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