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花神闹武神

    前期低情商后期深情疯魔攻×前期软萌没智商后期黑化受 前花神之子明玦,天命不详,祸乱三界。   武神隐凤真君,包藏祸心,与魔界勾结。   风云起,天地变。   不疯魔,不成活。   你说过永远都不要忘记你的名字,我都还没忘,你怎么自己先忘了。 万年不灭的花灵留存在世间,一朵被封住灵识的桃花不经意之间爱上了一个神官。 月老说,两情相悦的人没有什么阻碍便能在一起。 你在凡间的几万年,与我在尘世中轮回的千年,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原点。若姻缘天注定,何须在意天命? 我眼中只有你,苍生皆为浮云。 ①PS:后期全体疯魔,完全的正义在这里是行不通的。 ②本文又名《执剑映桃花》, 世界观一如既往的庞大,群像文,要写很长长长,一如既往慢热,时而野马奔放,有时候神仙都救不回来我反转剧情。 ③如果按照烛微原始年龄来算,应该是年上。按照飞升的年龄算又可以是年下,圈地自萌吧!神仙世界,活个万八年的很正常啦~

    第五十八章 我可是隐凤君的人

    小说: 花神闹武神 作者:岁时朝夕 字数:4031 更新时间:2019-09-21 03:11:46

    毋战的眼神似乎像是把他一口给吞了似的。

    烛微看着他脸色越来越难看了……肯定是刚才他做的太过分了。就是不行,他弄坏了那么多人家辛辛苦苦打造的武器,任谁都会生气的吧?

    “那个……方才所使用的武器其实我以前都有用过,最擅长的话……就是刀吧,我最近发现我用刀还是挺顺手的。”

    “等着!”毋战听他说完气冲冲地离开了。

    …………

    过了没多久,他拿着一个用黑色锦布包裹的东西又出现在烛微面前:“我压箱底的东西都拿出来了,这回我就不信了!”

    那锦布还泛着一种奇怪的灵力,似乎不是寻常东西。这时,烛微有些惊讶地看向毋战怀里抱着的东西:“这是……”

    毋战:“睁大你的双眼看着!”说完,他慢慢地将上面的绳结解开,缓缓地将那把刀从布袋里抽出来,那把刀的刀身不是那样弯,一面开刃,另一半的细长的刀身刻满了奇怪的符号和花纹,而且还通身闪着红色的光芒——甚是诡异。

    “此刀可是由千年魔晶所制。”毋战看他惊讶的神情连忙解释道。

    烛微听他这么说后更为惊讶了:因为魔晶可是魔界深处的东西,一般最常见的是百年魔晶,千年的便很稀有了,更别说是万年的了!而且这种东西有魔性,传说可以在无形之中控制使用者的心智,使人嗜血成性。

    “这是邪物?”烛微紧蹙眉头盯着这把刀。

    毋战摇了摇头:“迂腐!你们这些人都太过迂腐了!魔晶所造之物与九华玄玉一般,如今九华玄玉已绝,还不许让人去寻别的东西造武器吗?”

    九华玄玉可是开天辟地时,一块从昆仑山碎裂出来的灵玉,世间只得这一块,且早已失了踪迹。所以被称为传说中“最神秘的宝物”。据称,用它打造出来的兵器可敌万魔,谁若拥有了它,战场之上便所向披靡,战无不胜。

    “只要能够打出这世间最强大的武器,还要避讳用什么材料吗?就像世间分三界一样,各界生灵总是有这种偏见,才会天天起冲突,将士们才会需要武器去平乱。”

    烛微又一次吃惊地看着他:他说的这些话还是挺有道理的。

    “而且,我保证,这把刀绝对不是什么邪物!”

    烛微不是不信毋战,只是有些犹豫……他到底要不要握起那把刀?那把刀似乎有一种莫名的力量,在吸引着他……

    毋战此时又道:“你可别小瞧这把刀,它的脾气可大了,自从它诞生之日起,已有无数人握起过它,可是都被它的锐气所伤。连我都无法操控它……”听到这里,烛微又紧锁起眉头,刚才毋战还说这把刀不是邪物来着。

    毋战连忙改口:“别别别!你别误会!它只是很高冷而已,挑主人的武器……呸!不是……挑主人的要求有些高而已,才不是什么邪物!”

    挑主人的武器……嗯!很真实了!

    烛微点了点:“我知道。”他一边说,一边走上前伸出双手握住了那把刀的刀柄。就他在触碰到刀身的那一刻,那刀瞬间发出了无数道锐利的杀气。毋战感觉到杀气,提前闪到一旁去了,那些杀气萦绕在烛微周身,他忽然额上直冒冷汗紧紧咬着牙关,他仿佛觉得身上每一寸皮肤都被利刃所伤。

    毋战此刻瞠目结舌地看向被杀气笼罩住的烛微:不对!以前这把刀不是这样的!

    等等……这把刀不会也看烛微不顺眼,想要杀了他吧?

    他尽力地压制那把刀的力量,眼前突然亮起了一道白光,不知怎么了他身上忽然不痛了!那把躁动的刀也平静下来。烛微又摸了一下刀身,凹凸不平的花纹摸起来,有一种说不出来舒服的感觉。

    这时,躲在远处的毋战跑过来:“它竟然奉你为主了!”

    烛微有些惊愕地瞪大了眼睛:“它……这就认我为主了?”

    明明他自己只是摸了一下那把剑而已,什么都没做……

    “不可思议!”毋战惊叹道:“它从来不会这么乖的让一个人握在手中。”

    听毋战这么一说,烛微突然想起来他将这把刀包在了带有灵力的黑色锦布中,难道也是因为这个?

    毋战惊讶完之后,又苦着一张脸:“得得得!物尽其用,这刀放在我这里,我也使不得它,它既认你为主……那……便给你吧。”说到后面的时候,他的声音都弱了下去。就这么把自己压箱底的宝贝,毫无条件地给他了?说不心疼那是假的……

    烛微道:“多谢!不知这刀可有名字?”

    毋战:“绯羽——便是它的名字。”

    “绯羽?”

    “不错,因为这颗魔晶以前通身都是绯色的,我便为它取名为绯羽了。怎么,你嫌弃我给它取的名字不好听?”

    烛微连忙摇了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话音刚落,只听殿上突然又穿来一阵“咔嚓”清脆的响声——

    …………

    那把刀竟成中间裂开了一道红色缝隙……

    毋战先是呆住了,而后他突然疯了似的大喊大叫起来:“啊啊啊啊啊——你知道这可是我耗费多少心血?!!”说着他便一把上前想要夺回烛微手中的刀,没想到刚一碰到那刀身便被被绯羽所发的刀气所伤,双手流下了长长的一道血痕。

    “啊——”毋战突然被刀气刺伤,惊叫一声。

    烛微也惊呆了,无论如何他也没想到回变成这样,他连忙将刚才扔在一旁的黑色锦布袋捡起来把那把刀包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它明明选了你当主人,怎么会突然裂开,为什么还保留着杀气……”

    “为什么,为什么………”毋战百思不得其解,一直喃喃着。

    烛微将那把用黑色锦布包起来的刀送到了毋战面前:“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你的手受伤了,我帮你包一下吧。”

    “闪开!”毋战一下推开了他,然后将他拿着刀夺过来,“你走,以后锻造司不欢迎你!”

    他是彻底生气了……

    烛微道:“有什么能补救的方法吗?”

    “补什么补?没有!你快走,否则过会儿我可不敢保证会对你做出什么事来!”毋战怒火中烧,直接向他吼出了声。

    “好……我走,你……别气,别气!”

    怎么可能不生气,平白无故被弄坏了那么武器也就算了,连最后压箱底的宝贝被被他弄出了一道裂缝……

    烛微说完就离开了锻造司。

    不对啊……方才他明明感受到那把刀跟他的力量十分契合,而且那把刀已经认他为主人了,到底是哪里出错了啊?

    云雾缭绕,几只青鸾鸟时不时在云间飞来飞去,发出清脆的鸣叫声。

    不过,此时的烛微却把那叫声当作噪声,烦死了!

    烛微一边想一边乘云飞行,他想得太入神了,惊没察觉前方有颗参天巨树,后面突然传来一声尖叫:“隐凤君,你傻了!快停下啊!”

    烛微听到那声音有些熟悉,于是连忙止住了脚步,没想到已经迟了,他一转身重重地撞到了那颗树上。

    他只觉得脑子里嗡嗡直响围了一圈星星,然后便倒地不起了。

    …………

    明玦总觉得自己有些不会说话,南北和西东似乎不理他了。无论自己问他们两个什么,他们两个都说不知道……

    明玦无奈,只好自己一个人出去找烛微了。他手中抱的那泛黄了画卷其实都是一些武器的图鉴,这些是他去春秋阁向斋戒老翁求来的。希望烛微能够找到最适合他的武器。

    作为一个武神来说,确实不能没有一把称手的武器。若是以后神君被天帝派外出处理个妖兽鬼怪的,肯定不好办,就像在花树村里一样……所以明玦一定要帮烛微找到一把既强大,又适合他的武器。

    明玦走在朱雀天街上,东张西望着,仔细寻找烛微的身影:“咦嘞,神君到底去哪儿了?”

    街上路过的仙婢都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明玦似乎感觉到有人在盯着他看,他抬起头,看到那些仙婢都喃喃自语,议论着什么。他微蹙起眉头,然后又低下了头:不一定是在看他,她们可能在讨论别的事情吧?可是,当他再抬起头来时,那些人还是在盯着他看。

    这时,一名绾着羊角髻的小仙婢跑到他面前:“喂!小仙官,你洗澡的时候用的什么香露啊?”明玦突然被她拦住,有些不知所措。他抱着那画卷往后退了一下。

    “干……干什么?我洗澡用什么跟你有什么关系?”

    那名小仙婢道:“你身上的香味好特别啊!虽然我不知道天庭之中还有男子喜欢用香料,但请你告诉我,你用的是什么香吧?很名贵,还是制法很复杂?”

    明玦一脸不知所云地看着她:什么香不香的,他洗澡的时候,除了池子里有些花瓣之外也没什么啊?香露是什么,他从来都不知道啊!这个人真是莫名其妙的。

    “你快闪一闪!我要去找人,没空在这里跟你废话。”烛微和陌桑曾警告过他明玦害怕别人碰他,于是便想快点离开这里。

    这时,白药和应青一人提着两个篮子往镜花台那边赶。陵镜喜欢香薰,他喜欢用初晨和暮夜时的花瓣制香,陵镜说,那种香名为——朝夕相见。是他以前的爱人最喜欢的香。他说,只要一闻到这种香气,他便知道一定是那个人来了。

    白药虽然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故事,但他似乎感觉到了陵镜所说的并不是天帝。

    应青和白药都是采一下花,将那些花侍弄一下,然后再制香。所以他们都每天都要早起晚睡,这比在花界浇花还要累!

    应青抱怨道:“哎呀!累死了,天后就不能多派一些人跟我们一起采花吗?”

    白药:“要不然你去跟天后说,或许他会同意的。”

    “还是不了……他这几天郁郁寡欢,心情似乎有些不好,我可不敢跟他说话。”不止是应青不敢跟陵镜说话,现在谁也不敢跟他说话,怕是说错了什么。

    “累死了,我们不能让几个人帮忙吗?”应青又问道。

    白药这时脑子灵光一闪:“对哦!我们办的是天后的差事,在这天庭上随便叫几个人来帮忙应该没什么吧?反正整个天上,除了陛下,便是天后最大了。”

    这时白药看到了天街边站着两个人,看起来也没什么事,便道:“喂,你们两个过来帮一下忙!”

    明玦听到声音后,往那边望去,可是当他看到那两人时,手中的画卷惊得都掉在地上了。他立刻转身就跑,这时白药手中现出了一根藤条,缠住了那个人的脚。

    明玦脚下突然一绊,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那个小仙婢看到这副景象,吓得连忙跑了,她认得——那个拿藤鞭的人是天后身边的人。她可惹不起。

    白药将两个篮子放在天街中央,然后走到明玦面前:“叫你呢,你跑什么啊?难不成做了亏心事?”

    以前你天天欺负我,不跑才奇怪好不好啊?!

    明玦回头,幽怨的眼神望着白药:“你……快放开我!”那藤条紧紧地缠着他的脚腕,勒得他有些疼。

    白药收回了藤鞭,他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看你也不像个神官,否则也不会不还手了。”

    明玦立刻用烛微的身份压着白药:“我可是隐凤君的人!”

    白药皱了一下眉头:隐凤君?那是谁,神位很高吗?

    这时应青也放下了篮子跑了过来:“白药!你又乱欺负人了!”

    白药摇了摇头:“哪有啊,我只是觉得他身上的气息很熟悉,你觉得像谁?”他一边说一边看向应青。

    应青此时也呆住了,这种感觉……好像是——明玦!

    白药刚才就是察觉到了一丝那种异样的气息,才会毫不犹豫地用藤鞭将这个人的脚腕缠了起来。不过是有些相似罢了,明玦长得比他好看多了。

    应青这时候摇了摇头:“不对,白药,你多想了……”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