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花神闹武神

    前期低情商后期深情疯魔攻×前期软萌没智商后期黑化受 前花神之子明玦,天命不详,祸乱三界。   武神隐凤真君,包藏祸心,与魔界勾结。   风云起,天地变。   不疯魔,不成活。   你说过永远都不要忘记你的名字,我都还没忘,你怎么自己先忘了。 万年不灭的花灵留存在世间,一朵被封住灵识的桃花不经意之间爱上了一个神官。 月老说,两情相悦的人没有什么阻碍便能在一起。 你在凡间的几万年,与我在尘世中轮回的千年,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原点。若姻缘天注定,何须在意天命? 我眼中只有你,苍生皆为浮云。 ①PS:后期全体疯魔,完全的正义在这里是行不通的。 ②本文又名《执剑映桃花》, 世界观一如既往的庞大,群像文,要写很长长长,一如既往慢热,时而野马奔放,有时候神仙都救不回来我反转剧情。 ③如果按照烛微原始年龄来算,应该是年上。按照飞升的年龄算又可以是年下,圈地自萌吧!神仙世界,活个万八年的很正常啦~

    第五十九章 相认

    小说: 花神闹武神 作者:岁时朝夕 字数:3004 更新时间:2019-09-22 02:18:29

    明玦这时才想起来,自己原本的容貌已被陌桑隐去。现在,白药和应青眼中的他应该是个别的样子吧?

    白药这时又道:“你是隐凤君的人,那我还是天后的人呢,陵镜——听过没有,他可是前花神!”

    “唔唔——”应青听白药这么说,立刻捂住了他的嘴,“你疯了,天后不喜欢张扬,你怎么还拿着他的名号欺负别人?!”

    明玦这时已经从地上爬起来了,他习惯性地掸了掸身上的灰,以前他跌倒了也是这样的……

    其实他跌倒一下也没什么,这里是天宫,就算是天街上也被打扫得一尘不染,所以他也没掸出点灰,但他已经把这种动作当成一种习惯了。

    当他听到应青和白药说陵镜时,又愣住了……

    陵镜——就是那个传说中的三界第一美人?他从小时候就听别人说陵镜那里那里好,陵镜有多么清尘绝世,所以他很好奇一直想要见见他究竟是怎样的人。于是他便道:“你们是不是要我帮忙?”

    应青见他主动提出,于是便狠狠地点了点头:“没错没错!”

    白药觉得有些奇怪,这个人刚才还很横,拿那个什么隐凤君的名头压他。现在怎么反而提出要主动帮他们两个?

    应青跟明玦一样是个没心眼的,他听到这个人要主动帮他,什么都没想指了指前面的那几个装满花瓣的篮子:“你可以帮我们提两篮去镜花台吗?”

    明玦点了点头:“可以啊。”

    这时,白药疑心又起:“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诶?什么名字……他不就叫明玦吗?想到这里,他忽然又觉得有些不对,绝对不能说出自己真正的名字。

    “怎么?你连你自己的名字都记不清了吗?”

    明玦此刻额心冒汗,他想了想,脑子忽然蹦出来个名字:“辰微,我叫辰微。”

    应青此刻拉住白药:“好了,既然让人家帮忙就为难他了,快走吧,天完全黑下来之前,我们必须回到镜花台。”白药此时抬头望了一眼天空,残阳渐渐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从东方升起了一轮圆月。

    白药便也就此作罢,他们三人一起回了镜花台。

    不会有那么巧的事,明玦失踪便失踪了,不会到天上来的。

    明玦跟着他们两个走过了一道又一道的宫门,转了不知道有多少个弯,镜花台这个地方不仅很大,而且还很复杂,跟个迷宫似的。明玦突然心疼起白药和应青来了,他们两个是不是出门时都要走那么长的一段路?

    为什么陵镜会现在住在这样的地方呢?而且整座宫宇的上空似乎有结界笼罩着,连飞都飞不了,只能步行进去,像只鸟龙一样。很难想象,在这里待久了很变成什么样子……

    白药和应青在路上耽误的太久了,所以这次回来的时候,陵镜宫殿里都静悄悄的,人都散了。怎么办,今天要制香的花瓣还没给陵镜送去,他会不会生气?

    明玦好奇地在这个地方四处环视着,这个地方虽然像个笼子,但装点的很漂亮,碧青石,琉璃瓦,每道门上面刻着绛桃花的图案。就是走着走着就累得直不起腰来。

    …………

    月又圆了,可是人散了……

    月下是一颗千年不凋的绛桃树,花瓣纷纷落下,落在了有半扇门那样高的镂花木格窗前,突然窗户被人打开了。那人在窗下的竹丝席上放了一盏灯,一壶酒以及那把名为毒陨的短剑。

    记得也是这么一个月圆之夜,苍冥问陵镜:他永远会不会都陪在自己身边,无论自己做了什么事,犯了什么错。

    陵镜告诉他:自己爱一个人便是一辈子,除非天地苍老,三界崩毁。

    他是个长情的人,一句话,一眼就能记很多年。

    “苍冥,你知道吗?我们的孩子长大了,可是……我还没有见过他长什么样子,也不敢去见他。”陵镜替自己斟了杯酒。

    他以前是不会喝酒的,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的酒量不是很好,但是却很喜欢喝醉了感觉,醉了可以让他放松许多,睡得也可以安稳些。

    月白色的纱帐突然被一阵夜风微微吹起,连外面的花瓣都飘了进来。此时,殿外传来了一阵微小的声音:“天后,抱歉……我和应青今天回来的迟了,您今天还需要花瓣吗?您已经歇下了吗?”

    陵镜听到了那两个孩子的声音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你们进来吧。”

    “是!”

    明玦听到那声音很温柔,有些熟悉……不仅是声音,还有气息,给他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似乎在哪里见过,但又好似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了。

    陵镜就坐在层层帷帘后面,清冷的月光映出他有些纤瘦的身影。只那一个背影就令人神往无比。

    “禀天后,今日我和应青连同明日的,后日的份都采好了。”

    陵镜召这两个孩子上来本就是为了掩人耳目的,如今风头已过,也没有必要天天让他们跑来跑去了。

    他在帷帘后面轻叹一口气:“以后你们不用再来回采摘花瓣了,做你们想做的事情去吧。”

    “可是……”白药此时想说什么,可是又说不出口,他不是常常抱怨抱怨去吗?可是,陵镜突然不让他这么做了,他反而有些不习惯了。

    明玦一边听着,一边将手中提着花瓣的篮子放下,他往前走了一步,却不料被什么东西绊了下来,然后重重地摔倒在地上,花瓣也洒了一地……

    “哎呦……”明玦轻哼了一声。

    白药和应青看到这幅场景大吃一惊。

    白药上前:“怎么做事的?”

    明玦连忙爬起来:“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哎呀!你笨死了!”应青也附和着。

    不可否认,明玦就是笨,但还没有到笨死的那种地步。此时,陵镜听出了很有另外一个人在场,微蹙起眉头:“是谁?”

    白药这时慌忙道:“是一个……不知道的小仙,请来帮忙的,小仙知道天后不喜旁人打搅,小仙这就赶他走。”

    陵镜这时又道:“无事,你们都退下吧!”

    这时,白药向明玦使了一个眼色,轻声道:“还不快走?”

    “嗯嗯,这就走!”明玦连忙从地上爬起来,习惯性地掸了掸身上的灰尘,然后往外面跑了。走时,他还有些不舍地回头看了一眼,真可惜……还没有见到传说中的陵镜又要被人赶出去了。

    “小仙告退!”白药和应青也退下了。

    陵镜现在的法力已经十分微弱了,可是就在此时他察觉到了一种不寻常的气息,那是一种很熟悉很熟悉的感觉。他突然觉得自己刚才似乎错过了什么……他连忙放下了酒杯掀开轻薄的纱帐,向外面的大殿走去。

    不会错的……是他……

    毕方烛台上的烛火燃得通明,在夜风中摇摇晃晃的。他缓缓地走了过去,到了那一片落满花瓣的地方,那些花似乎还散发着缕缕幽香。

    而就在此刻,地上的一个东西吸引了他的目光——在那些零零散散的花瓣堆中,似乎夹杂着什么东西,他缓缓弯下腰来仔细一看。

    …………

    在看到地上的东西的那一刻,他惊讶地睁大了双目。他连忙半跪在那里,将盖在上面的花瓣拨开,此时一块缺了一角的半月形玉玦赫然出现在他眼前。

    激动,兴奋,喜悦,害怕…………

    陵镜双手颤抖地将那块玉玦捧起,他激动极了:不会有错的,这就是他当年放在那孩子身上的玉玦,那上面的缺角还是在同一个位置,都有些微微泛黄了。

    他来这里了,他刚才来过这里了!是他的孩子,明玦刚才就在这里!

    他现在既高兴又害怕,明玦就在这里,他刚才来过这里了。这么多年,他们一面都没见过,他没有一天不想这个孩子,想他在下天界过得好不好,有没有人欺负他。长高了多少,长得什么样子……可是他又害怕,如果再让重华他们发现这个孩子的存在怎么办?

    他们一定不会放过明玦的……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预言……

    陵镜紧紧地攥住了那块玉玦,那里面似乎还有一种灵力不断流转。这绝对是苍冥当年留给他的那一块没有错,真的是明玦!

    怎么办,他现在好想他的孩子,好想见他一面!就算什么话都不说,只要远远见一面就好了。

    或许现在连见一面都是奢求了吧。

    陵镜在心里不断反复挣扎着,他再也忍不住了,他跑出了宫殿,去叫刚才还未走远的人:“等一等!白药,应青!”他叫得有些太大声了,高大的墙壁返回来的回音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因为在镜花台皆要步行,他们两个也就没走多远,听到陵镜在后面大声喊他们。他们两个于是又连忙调转回头跑了回来:“不知天后还有何吩咐?”

    陵镜抑制住自己激动的心情:“刚才……刚才跟你们一起来的那位小仙呢?”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