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花神闹武神

    前期低情商后期深情疯魔攻×前期软萌没智商后期黑化受 前花神之子明玦,天命不详,祸乱三界。   武神隐凤真君,包藏祸心,与魔界勾结。   风云起,天地变。   不疯魔,不成活。   你说过永远都不要忘记你的名字,我都还没忘,你怎么自己先忘了。 万年不灭的花灵留存在世间,一朵被封住灵识的桃花不经意之间爱上了一个神官。 月老说,两情相悦的人没有什么阻碍便能在一起。 你在凡间的几万年,与我在尘世中轮回的千年,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原点。若姻缘天注定,何须在意天命? 我眼中只有你,苍生皆为浮云。 ①PS:后期全体疯魔,完全的正义在这里是行不通的。 ②本文又名《执剑映桃花》, 世界观一如既往的庞大,群像文,要写很长长长,一如既往慢热,时而野马奔放,有时候神仙都救不回来我反转剧情。 ③如果按照烛微原始年龄来算,应该是年上。按照飞升的年龄算又可以是年下,圈地自萌吧!神仙世界,活个万八年的很正常啦~

    第六十章 相见

    小说: 花神闹武神 作者:岁时朝夕 字数:3032 更新时间:2019-09-22 02:18:29

    应青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事,白药已经跑上了前:“天后问的什么人?”

    “刚才不是还有一个人跟你们同行吗?快!把他叫回来!”这里不能飞行,又有阵法,肯定没有走远才对。

    “不知天后传他有何事?”应青忽然想明白了,抬起看向那边。

    白药这时一掌狠狠地打在了应青后脑勺上:“天后要召见什么人还轮到你我来过问吗?”

    “是……”应青揉了揉脑袋,然后跟着白药去拦那个叫辰微的小仙去了。

    明玦刚走出了两道门,看到应青和白药没有跟来。他第一次来这个地方,如果要一个人回去的话说不定会走错路,这时他看见了守在宫门口的两个天兵:“请问……出去的路怎么走啊?”

    那两个穿着银甲的天兵冷着一张脸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就像两尊雕像一样。

    明玦这时伸出了一根手指想要碰一下那名天兵,结果那名天兵立刻出腰间抽出了一把玄铁剑。明玦吓得连连后退,这时他被一块砖石硌到了后跟,眼看见要到倒下时,一根绿色的藤鞭向他飞来,又缠住了他的腰,帮他稳定住了身形。

    明玦又往前踉跄了一下,他站稳了回头看:刚才竟是白药将他接住的。

    白药叹了口气:“你可要笨死了,这一点倒是跟那个人一模一样。”

    应青随后赶到:“好了,快将他带进去吧,否则天后又要不高兴了。”白药摇了摇头,“算了,对了……你是叫那个……辰微对吧?”

    明玦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但是听到了“天后”两个字……怎么回事,陵镜这是要见他?

    “嗯嗯!”他点了点头。

    “那再回去一趟吧,天后要见你。”白药将藤鞭收起来。

    明玦瞪大眼睛看着他们两个:“什么?天后要见我吗?为什么……”

    白药被他一连串的问题给问烦了,他皱了一下眉头,语气略微有些暴躁:“天后召见你,你就乖乖去,问那么多干什么?”他说这话的时候瞥了一眼应青。

    应青似乎没有觉得白药这话有些含沙射影。他也附和道:“天后既然想见你,你就乖乖去,别多说话,惹他生气就不好了。我告诉你,惹到了天后,就等于惹到了陛下,你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他这些话说的似乎有些重了,但是一想到重华那天凶煞的表情,便忍不住想提醒一下他。

    明玦顺势点了点头:“嗯嗯,知道了。”他又跟着白药和应青原路返回了。

    他们三人来到殿外,陵镜又回到宫殿格窗的那片竹席上了。白药和应青在外面禀告道:“天后,辰微我们给您带来了。”

    陵镜还是隐匿于那一层一层月白色的纱帐之后。明玦眯起了眼睛,感觉看得有些不太真切……

    陵镜此时开口道:“你们都下去,记得将外墙的宫门关上。还有……今天我便歇下了,宫里没有任何人,你们两个可不要乱说。”

    应青:宫里没有任何人?可是明明就……

    应青也是有些笨,脑子现在都还没有转过弯来。听陵镜这么一说,白药立刻就懂了,他连忙回话:“是,今晚天后早早就歇下了,没有任何人来过。”

    应青这时满腹狐疑地看向了白药,陵镜说话莫名其妙也就算了,怎么连他说话也糊里糊涂的,令人听不懂。

    “很好,你们退下吧!”

    应青这时还傻傻地呆在原地,白药将他往外拽着跑:“好了好了,快走了!”

    应青此时又回头看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个辰微与明玦有相似的地方,却也说不出是哪里相似。

    白药和应青走后,只要明玦还站在外面,一阵夜风吹来,空气中似乎涌动着暗香。此刻的镜花台好安静啊,明玦似乎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了。

    扑腾扑腾的……一下比一下有力,他不知道自己是害怕还是期待,心跳得厉害。

    此刻,陵镜从纱帐后站起来:“怎么不进来?”

    明玦突然有些紧张:“我……我我……”

    “没关系,进来吧,我又不会吃了你。”那个声音很温柔,似乎能将人的心暖化。明玦不知被他什么所吸引,竟神不知鬼不觉地踏进殿内。

    他早就听说过陵镜的容颜,三界之中无人能比,也依稀记得那只将他扔下无归河的狐狸说他长得与陵镜有些相似。他每撩开一层纱幔呼吸就放缓了一些,心跳也随之加快了。

    陵镜就在那一层纱幔后面,他却突然停下了脚步不敢往前走了。

    “怎么不过来?是怕我太凶了?”陵镜温声说道,他尽量将声音放小点,他怕自己以前的怪脾气会吓到明玦,要是把这孩子吓跑了可怎么办?

    明玦摇了摇头:“不……不是……”他有些腼腆地说道,“小……小仙自小就听说过您的盛名,今日竟有幸得见,有……有些激动……”

    他确实过于紧张了,舌头像打了结一般,话都说不好了。陵镜只觉得对自己生疏得很,若是从小养在自己身边,他便不会这样了吧?

    陵镜见他如此,于是便自己上前将那一层纱幔轻轻拨开了。

    …………

    他看见明玦正低着头,犹豫不决地在原地徘徊着。他似乎被别人下了咒法,陵镜伸出手在他的身前挥了一下,明玦恢复了原来的面貌。

    他的样子……眼睛像自己,眉梢有着苍冥的样子。明玦一抬头就感觉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陵镜竟然一下抱住了他,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却有一种久违的亲切感。明玦呆住了……

    他长得很高,快要赶上自己了。陵镜此时又轻轻拨开他颈后的长发,在他白.嫩的脖颈上确实有一颗红色的痣,如被朱砂点过一样。

    陵镜紧紧地抱住了他,忍不住哭出了声。

    两千年啊…………

    想当年,他生下这孩子不过两个时辰,便亲手将他扔到了下天界。现在在回想起来,原来他与这个孩子已经分开了这么久了……

    明玦似乎听到了有些细微的啜泣声传来,他不敢动:“天……天后,您……为何哭了?”

    陵镜放开他,转过身擦了一下泪痕:“没有,我是高兴。”

    明玦此刻清楚地看到了他的脸——是他!那次去万星台见到的那个长得很好看的人!那次他觉得有一种奇怪的气息萦绕在那附近,于是便一直躲在了烛微后面。也没有的很清楚,如今再见,仔细一看……果然百闻不如一见。

    此刻,他不禁微微皱起眉头:高兴会哭吗?

    明玦:“不知……天后召小仙回来是有什么事?”

    这时,陵镜将袖中的那块缺了一角的玉玦拿出来:“看你马马虎虎的,连自己掉了东西都不知道。”陵镜一边说着,一边伸长了胳膊替他戴在脖子上。

    大概是方才跌的那一脚,把这块玉掉在这里了,但此刻的明玦去惊讶地看向他:“天后为何知道这东西是我的?”

    刚才,白药和应青也在这里的啊?为什么陵镜就那么肯定这块玉一定是他的?

    “凭感觉。”陵镜此刻笑了一下。

    明玦又呆住了,这个人笑起来很好看……倒是也没有应青说的那么可怕,也不是动不动就能惹生气的那种。

    “天后……我……”明玦想说些什么的,此刻看到了他的眼睛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嗯?什么?”陵镜笑着问道。

    明玦:“那个……我们是不是见过?”这时,他又想到自己以前在祥云天街上遇到过他,“不对不对,不……”应该是更早的时候,早到他都记不清了……

    “哈哈哈……”陵镜偷笑了几下,“或许吧。”都说孩子是上辈子的小债主,专门来讨债的。

    月色正浓,这时陵镜拉着明玦的手做在窗前的竹席上:“我喜欢听故事,你能不能把你的故事讲给我听听?”

    “故事?”

    陵镜温声说道:“对啊,把你小时候记得住的都告诉我吧,不对,能记得多少就说多少吧!”

    明玦还第一次听说别人提这种奇怪的要求,讲自己的生身经历还要从小时候讲到大?陵镜果然与旁人不同。

    “您真的要听?小仙很笨的,说出来的可能都是笑话。”

    明玦这话反而提醒了陵镜:他在明玦出生的那天,将自己全部的灵力给了这个孩子,还用尽最后一丝神力封印了他的神识。他相信他与苍冥的孩子绝对不是笨拙之辈,明玦所说的“笨”是因为他还没有化开灵识吧?

    “没关系,只要是你讲的,我都喜欢听。”此刻的他是那样温柔。陵镜已经不记得已经多久没有这样对一个人温柔地说过话了。

    今天或许也是他这段时间以来笑的次数最多的一天了。

    明玦虽然看起来有些呆呆的,但看得出来他是个好孩子,霜漓把他教得很好。

    明玦点了点头,然后矜持着说出了自己小时候做的那些傻事和蠢事。比如,将花蜜当成花肥浇花,不小心捅了马蜂的窝,掉进了满是荆棘藤蔓的树洞里……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