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花神闹武神

    前期低情商后期深情疯魔攻×前期软萌没智商后期黑化受 前花神之子明玦,天命不详,祸乱三界。   武神隐凤真君,包藏祸心,与魔界勾结。   风云起,天地变。   不疯魔,不成活。   你说过永远都不要忘记你的名字,我都还没忘,你怎么自己先忘了。 万年不灭的花灵留存在世间,一朵被封住灵识的桃花不经意之间爱上了一个神官。 月老说,两情相悦的人没有什么阻碍便能在一起。 你在凡间的几万年,与我在尘世中轮回的千年,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原点。若姻缘天注定,何须在意天命? 我眼中只有你,苍生皆为浮云。 ①PS:后期全体疯魔,完全的正义在这里是行不通的。 ②本文又名《执剑映桃花》, 世界观一如既往的庞大,群像文,要写很长长长,一如既往慢热,时而野马奔放,有时候神仙都救不回来我反转剧情。 ③如果按照烛微原始年龄来算,应该是年上。按照飞升的年龄算又可以是年下,圈地自萌吧!神仙世界,活个万八年的很正常啦~

    第六十一章 灌酒

    小说: 花神闹武神 作者:岁时朝夕 字数:2102 更新时间:2019-09-26 12:01:39

    明玦噘着嘴道:“他们总说我是灾星,走到那里都没有好事。”

    陵镜听到他这么说微皱了一下眉头:“怎么会呢?我看你好得很,怎么可能是灾星呢?”

    “可是,我总是会给身边的人带来不幸。赤箭帮我了,所以连累他一起受罚;我去了花树村,给那里的人带来的不幸;害得神君他……”

    陵镜越听越心酸,这孩子太善良了,总喜欢把罪责往自己身上揽。他伸出手轻抚着明玦的脸:“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是我不好才害得你这样,我对不住你…”

    明玦抬起头慌忙道:“不不不!怎么会是天后的错,天后从未与小仙见过,又哪里会有错呢?若是有错,那肯定也是小仙的错了。”

    不知为何,陵镜越听这话越心痛。是啊……今日才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他们从未见过……明玦又怎会知道他的错处。

    陵镜心疼地将他拥入怀中,轻轻拍着他的背:“好孩子,无论如何,你都要记得任何事都不是你的错,不要把错都揽到自己身上。”

    明玦呆住了,从未有人跟他说过这般话。明玦也不知道为何抱起了陵镜直哭:“呜呜呜……”  

    陵镜一瞧他哭了忙问:“这是怎么了,怎么哭了?”

    “呜呜呜………从未有人跟我说过这些话,他们都嫌弃我……”

    陵镜安慰他:“怎么会呢?不要因为‘他们’所说的之语而自轻自贱。以后,若有人欺负你了,你便到镜花台来找我……”说到这时他的声音忽然低下去了。当年之事,重华本就有疑心,前不久更是满天宫的找人。是他因见到明玦而冲动了。

    “天后……天后?”

    陵镜缓过神来,可是此时宫门响了一声。这么晚了,不用那些仙婢通传便能无声无息地进入陵镜寝宫的,不用脑子想都知道是谁了。陵镜一下便慌了,他连忙对明玦道:“三日后,你继续采花来我宫里。现在你快走,从后殿出去,每道宫门口都有我的绛桃印记,我相信你自己能走出去的!”

    明玦又愣住了,陵镜这是……要赶他走?明明一见如故,还没说几句话,怎么这么着急赶他走?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走?”陵镜此时推了他一把,明玦见他神色不对,也没有再说什么,他连忙就冲着陵镜所指的方向离去了。

    ……………………

    陵镜连忙拿帕子擦了一下自己脸上的泪痕。

    此时,一阵夜风袭来,有人轻轻撩开了纱幔:“刚才是有人在这儿吗?”

    “你想多了,这镜花台里除了你我,还能有谁?”

    重华见案上有酒,便过去了:“你以前从不喝酒的。”

    陵镜背对着他,不愿看他:“你说的以前是多久?是刚遇到我的那年;还是我要嫁给苍冥的那年;还是你眼中的我,永远都是那么完美?可是,你不知道娇花易败,珠花易碎,过了那么多年,谁还能是最初的样子?”

    重华听到这里,赶到他的身前,看着他的眼睛:“你不是当初的那个陵镜了,忘了那个叫苍冥的人吧!忘了他,把放在他身上的心收回来,分一点给我不好吗?”

    “呵哈哈哈咳咳咳………”他笑着笑着便剧烈咳嗽起来,他急忙拿起了帕子擦掉嘴角的血。重华见他这样,一下便慌了,他用力握住了陵镜的苍白无力的手腕,灵力甚微,如同凡人……

    “怎么会这样?不是都好了吗……怎么会这样?”重华不仅是手,连声音都在微微发抖。

    陵镜摇了摇头:“哈哈哈咳咳……我若想走了,你便拦不住我。”

    重华一下捏住了他的下巴:“你在意的人,在意的事,在意的东西都在本座手中,若是你想放弃他们,大可以试试!”

    陵镜被迫抬起头瞪着他:“你说恨不是,爱也不是。那能为何要这样苦苦折磨我,诛仙台、洗髓丹、剔仙骨无论哪个也好,赐我一死,免得互相折磨对方,岂不是更好?”

    “那些刑罚已经是万年前的了,你大概还不知道吧,现在有天雷殛顶之刑,碎骨之刑,将罪者缚住将全身的仙骨在最清醒的时候寸寸打碎,最后扔进冥界,永世不得超生。”重华微笑着将这些骇人的刑罚一一道来,“你说死多没意思啊,生不如死才让人觉得痛快,不是吗?”

    陵镜面不改色地静静听他说完,他突然冷笑了一声:“你果然阴毒,所以这些刑罚你要用在我身上吗?”

    “不……当然不!本座怎么舍得,本座要用在什么人身上,你应该最清楚,若有一天你走了或消失了,本座可不会保证对花界的什么人用这些刑罚。”他的手忽然轻抚过陵镜的脸庞,“心善如你,想必你不想让他们身受那些苦吧?”

    陵镜只是用满含愤怨的眼睛瞪着他。应该说他什么——自私自利、卑鄙无.耻还是残暴不仁?这些话他早在很多年前就说过了,如今再说又有什么意思呢?

    重华是不会放过他了。

    “你记得吗?那日万华朝会上,你说我舞的剑不够好,放不开,你亲手教的……呃……”

    一声穿透布帛,刺入血肉的声音传来。重华不敢置信地低下头控制插在自己右胸上的那把短剑:“为……什么?”

    陵镜往后挪了一下:“事已至此,你还不知道为什么吗?”

    重华将那把短剑缓缓拔出,血顺着他的衣角流了下来:“你就这么恨本座?”

    毒陨虽利,但陵镜知道区区一把魔剑是伤不了重华的,他就是想让重华知道自己的心思:“如果换作是你,你不会恨吗?我现在没有能力杀你,你留着我,等的有一日有机会,我陵镜必会杀了你!”

    “好!很好!”重华脸色忽然变得阴沉起来,眼神也不似方才温柔缠绵,他一下便拿起旁边的酒盏按住陵镜往他的嘴里灌。

    “咳咳咳咳!”陵镜忽然被酒呛到,不停地咳嗽起来,他现在没了法力,根本就不能反抗重华。

    重华觉得不够,于是将剩下的酒全给他灌了下去。陵镜原本不会喝酒,现在被他强行灌了这么多酒陵镜面色醺红,无力地瘫软在地上,重华有些急促地将他抱起往床榻走去。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