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花神闹武神

    前期低情商后期深情疯魔攻×前期软萌没智商后期黑化受 前花神之子明玦,天命不详,祸乱三界。   武神隐凤真君,包藏祸心,与魔界勾结。   风云起,天地变。   不疯魔,不成活。   你说过永远都不要忘记你的名字,我都还没忘,你怎么自己先忘了。 万年不灭的花灵留存在世间,一朵被封住灵识的桃花不经意之间爱上了一个神官。 月老说,两情相悦的人没有什么阻碍便能在一起。 你在凡间的几万年,与我在尘世中轮回的千年,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原点。若姻缘天注定,何须在意天命? 我眼中只有你,苍生皆为浮云。 ①PS:后期全体疯魔,完全的正义在这里是行不通的。 ②本文又名《执剑映桃花》, 世界观一如既往的庞大,群像文,要写很长长长,一如既往慢热,时而野马奔放,有时候神仙都救不回来我反转剧情。 ③如果按照烛微原始年龄来算,应该是年上。按照飞升的年龄算又可以是年下,圈地自萌吧!神仙世界,活个万八年的很正常啦~

    第六十二章 字字诛心

    小说: 花神闹武神 作者:岁时朝夕 字数:2044 更新时间:2019-09-26 16:02:34

    陵镜醉了。他面色通红地瘫软在重华怀中,有气无力地捶着重华:“放……放开……我。”

    重华满眼写着愤怒将他压在身下:“为什么不肯爱我,为什么宁愿记得那个骗你的卑鄙无.耻之人,为什么?!!”

    “你永远比不上……他!永远!”陵镜想极力挣开他。可是他越说这样,重华越是紧紧地抓住他:“这么多年了,本座待你不好吗?为何你与他当年只区区一面之缘便情根深种,我对你痴心几千年,你却连正眼都不看我一眼?他血统低劣,身份卑微,欺上瞒下,为什么这种人都可以得到你的心,而本座才不可以?为什么?!!”

    陵镜偏过头去冷笑了几声:“你尽管诋毁他吧,你觉得我会信吗?你越是这样,就越让我觉得恶心。”

    “你知道,我把我所有能给你的东西都给你了。你却不肯看我一眼,你曾经对我笑过,为什么现在不对我笑了……”重华突然态度软弱下来。

    “那……你可以把你的命给我吗?”陵镜又问了他当日相同的问题。

    …………

    可是重华与那日一样,沉默以对。

    陵镜见他沉默不语,便知道了,重华还是跟以前一样,他丝毫没有感到半点惊诧。他接着回答重华的问题:“因为……我……只对我喜欢的人笑,你令我恶心,我自然不会对你笑。即便是笑,也是强颜欢笑,你不配。”

    陵镜脸色绯红,薄薄的绯色从脖颈爬上了耳根。此刻的他难受极了,头晕目眩的,不停扯着自己的衣服。

    忽然,他一睁开眼睛便看到一张清俊冷冽的面容出现在他面前,胸口剧烈地跳动着,他一下便抱住了那人:“苍冥,是你来了对吗?”

    陵镜主动投怀送抱,叫的却是那个人的名字……

    “我知道一定是你,为什么要抛下我走了?我什么都不要了,我只要你……”陵镜抱着他大哭起来。他从来都没有这么软弱无力过,在一个人怀里如此狼狈地哭泣。

    “你不是最想要一个孩子吗?我给你……他们都不知道我的秘密,我只跟你一个人说了。苍冥……”怀中美人泪眼朦胧,深情款款,可是对重华来说却是字字诛心。

    或许是刚才太过气愤的原因,所以重华才想要跟以前一样情绪失控强迫陵镜。可是此时,听到他一片深情的说辞,瞬间没了那种心思。

    “苍冥……”醉了酒的陵镜倒在重华的怀里叫着别人的名字。

    重华想起身离开的,可是陵镜却牢牢地抱紧了他。他从来都没有被陵镜这么温柔地抱过,可是这份温柔都是属于别人的……是他偷来的。

    “众仙都在宴饮,你在这干什么?”

    “练剑。”

    “你这样是不对的,要这样……懂了吗?”

    “你……”

    “吾乃花神陵镜。”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

    那个梦里,他还是个少年,倾心一动,便是永远。

    ………………

    明玦照着陵镜的话,寻找着绛桃印记出了镜花台。他刚才跑得又急又快,现在心跳得又快又急。陵镜真温柔,除了烛微还从来没有人对他这样好过。陵镜给他的感觉很熟悉……似乎很久以前便见过。人美心善说的便也是他了。

    一想到烛微,明玦便想起来自己出来是为了寻找他的,这被叫到镜花台走了一圈,似乎在里面给绕晕了,一出来竟忘了这回事了。

    可是,现在夜深人静,再大喊大叫就不好了。要不先到琼宇宫看看神君回来了没有。

    一颗巨树之下,忽然传来一阵凄幽的箫声………

    “喂!隐凤君,醒醒!”烛微听到有人在叫他,而且鼻尖痒痒的,“阿嚏——”他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然后睁开了眼睛。

    “隐凤君,你终于醒了!”一个穿走青竹衣衫,清俊少年模样拿着一鸾羽坐在烛微身边。

    烛微的头还有些疼,他一边揉着额心一边起身看着这个眼生的少年:“你是谁?”

    “我叫鸾竹,一个……跟你一样,不太知名的小仙罢了。”

    烛微好奇地看着他:“你怎会知道我的名字?”

    “因为我在隐凤君飞升的前一天上来的,那时候您震碎了您的宫宇,上天界又很久没有飞升上来过武神了,所以鸾竹自然知道。”鸾竹握着一根翠绿色的箫,箫是还挂着一根红色的白玉穗子。

    烛微缓缓起身,发现星光近在眼前,还隐隐闻到阵阵花香。他转身一看,一颗足有数十米高的巨树耸立在眼前,比春秋阁的那颗树还要粗十倍。上面飘着莹紫色的光芒,如梦境一般。

    “这是?”烛微抬起头惊讶看着如梦一般的美景。

    鸾竹甜甜地笑了一下:“这是长命树,在天界能祈求赐福的地方。月老的姻缘树自然也能求福得福,但是却没有这颗树灵验。”

    “你这儿求什么?”烛微突然好奇地问道。

    “姻缘。”鸾竹笑道。

    烛微问:“你来长命树求姻缘?”

    鸾竹继续笑道:“据说花界原有一颗长生树,与长命树本是异株同源,一个在下天界,一个在上天界,相隔九万里,却能心有灵犀。所以我也相信心有灵犀,相信有一天老天会成全于我。”

    烛微听完之后点了点头,他是不懂这些的,姻缘便是男女之情。他不懂,别人也没有教过他。

    “你是哪儿的神君,神位可高?”

    鸾竹笑了一下,摇了摇头:“我哪儿配为神君?我本是一个凡人,而且是一个极其低贱的乐伎。”

    “那你为什么…………”

    鸾竹抢先一步说道:“为什么会到天上来当神仙吗?”他笑了笑,向烛微调皮地眨了眨眼睛,“那是因为,我有大功德!想听吗?”

    烛微点了点头:“嗯嗯!”

    “我原本是凡间一名吹箫的乐伎,六岁被卖到乐馆,学起了吹箫。凡间都是为了活着,别无其他。”

    烛微赞许地点了点头:“以前我也是为了活着。”

    鸾竹笑着点了点头,忽然间他的笑容消失了:“可是,我十七岁那年救了一个人……”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