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无谓逍遥·灵魂容器

    他是个叛逆,引千妖上了逍遥山,屠杀修道弟子,斩杀众道仙,重伤仙首,被世人憎恨忌讳, 他也是个封印,封着上古妖王,有人畏惧,有人崇敬,有人想除之而后快,有人想利用他铲除异己, 他还是个道仙,有点狂妄,有点嚣张,还有点自以为是, 他…… 等等,以上这些他统统没有任何记忆好么?他只是个15岁的流浪少年,叛逆,封印,道仙跟他有毛关系?!那些满嘴仁义道德的臭道士们不过就是一些披着正义皮子的恶狼!什么狗屁逍遥?不过就是一些忽悠他们这些屁民的传说罢了,少在他面前装圣贤! 但是……这个说要带他回家的道仙好生漂亮,明明只是见的第一面,这心动的感觉却恍如隔世……

    1、传说中的道仙

    小说: 无谓逍遥·灵魂容器 作者:三7 字数:2876 更新时间:2019-09-22 15:10:52

    入春三月的茶镇,沿着边河一侧修建的河岸种着一排透着翠绿的杨柳,可行马车的宽度原本是为了方便行车人沿途欣赏边河两岸的风光,此时却在一处聚满了人群,人群的中间跪着一个少年,还躺着一具孩童的尸体。

    浑身湿透的少年跪在地上,刚刚齐肩的黑发凌乱着,水珠沿着发尾狼狈的滴落在地上。

    他的脸色苍白,脸颊消瘦,嘴唇颤抖而乌青,身上褴褛的衣服紧贴在皮肤上,让他感受着春日里的寒冷。

    他的眼眸紧盯着自己眼前那具平躺的尸体,他的弟弟,半张着嘴,却再也没有任何呼吸,水渍浸湿了尸体身下的青石板,没入石板间的缝隙中,如同没有颜色的血液一般。

    他的耳边是七嘴八舌的议论声,那些声音钻入他的脑子里,如无数蚊虫飞舞般嗡嗡作响。

    他不想听清那些或责备或猜测或同情的声音,只是抬起一只手,轻轻拂去粘在弟弟发间的水草,仿佛那个人只是睡着了一般。

    忽然,围拢的人群一阵骚/动,他抬起眼,只见三双官靴站定在他前方。

    “这什么情况?!”说话的人有些不耐烦,“怎么又是个孩子?”

    “头儿……”另一个压低的声音,小声的嘟哝着,“这是这个月第八个孩子了吧,难道又是……”

    听到这话的人微微后退了一步,“去去去,赶紧去道场请人。”

    他的目光依然紧盯着弟弟苍白冰冷的脸庞,双手紧握成拳,妖物作祟!这一瞬间,他忽然肯定了这个答案。

    衙门官差的话音刚落,围拢的人群一侧便自动闪开了一条道,他缓缓抬起头,紧盯着走进人群中间的一行人,所有议论的声音因为这行人的到来也忽的静了下来。

    有一种威慑,是百姓对道场的崇敬与畏惧,他不屑的冷哼一声。

    九个身着蓝衣道场服的道人腰间佩戴刻着道字的玉髓腰牌,手握统一制式的佩剑,发髻上的蓝色发带垂在身后,为首的男人有些年纪,垂下眼看了看地上的尸体,而后目光与他相遇,很快便收了回去。

    茶镇道场全员出动,恐怕根本不是为了这场事故。

    他微微皱眉,眼眶泛红,目光中带着隐隐的恨意。

    “余场主,您来的正好,”为首的官差堆着笑脸朝道人们行了礼,“您看看,这是不是又……”

    余场主立刻抬起手阻止了官差接下去的话,“徐大人,这次并非妖物作祟,这尸体衙门可自行处理。”说罢,有些着急的转身便带着其余人朝人群外走去。

    “哎,好嘞,”松了口气的官差转头看向他,堆笑的脸立刻变成了一副嫌弃的模样,“喂,你听见了没有,跟妖没关系,你自己赶紧找个地方把人给埋了,别放在这里阻碍通行。”

    听到上司这一发话,另外两个差人立刻开始疏散人群,“都散了,散了。”

    这狼狈为奸的嘴脸怎么看都让他心生厌恶。

    他狠狠的盯着那群蓝衣道人匆匆离去的背影,终于忍不住大喊出声,“道场的尸体这是放不下了吗?!”

    早已走出人群的一行人顿时停下了脚步。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队伍末尾的年轻道人不悦的转身呵斥道。

    “难道不是?”他不屑的反问,“我弟弟已经是边河这一个月来第八个溺死的孩子了吧,前面七个,你们道场都说是恶妖作祟,现在又突然说不是了,难道是已经捉住了那只恶妖?”

    这质疑的话无疑是说出了百姓们的心声,原本被官差驱散开的人群又再次围拢,议论声如沸腾的水般越发热闹了起来。

    这条河流,因为沿三个不同小镇的边缘而过,得名边河,一直以来也算温顺,从未经历过泛滥夺命之事,虽然河面宽阔,但河水清澈,也不算深,水性好的一口气潜下去,要不了多久就能摸到河床,河床最深处长着一排密密的水草,沿着河道而走,除了能藏藏鱼虾,对人也是没什么影响的。

    可是,一个月前,一场暴雨中,一个小孩失足落了水,从那之后,接二连三的发生小儿落水溺亡的事件,道场协查结果是妖物作祟,事到如今却依然没有查出妖为何物,更无法制止溺亡小孩的事件。

    “都给我闭嘴!”不等道人们回答,徐大人便握着腰间的佩刀大喊道,众人立刻被吓的收了声,“道场与衙门,一个负责处理妖乱,一个负责处理人/祸,各司其职,互相协助,再说了,道场的诸位道人均是经历过逍遥山道修之人,其才能,轮不到你们质疑!”

    明摆着趁机讨好的官差说出了百姓对道场忌讳的原因,这个与官府,不,更确切的说应该是凌驾于官府之上的除妖机构,早已可以轻易的掌控百姓的祸福。

    但今天,这些让人敢怒不敢言的蓝皮子们,他是惹定了,他抬眼望着徐大人一阵冷笑,“哼,逍遥山?对我等平民百姓而言,不过是个传说罢了,谁知道那上面待的是瞎子?是聋子?还是愚蠢的傻子!”

    他这无疑是在找死,反正已失去了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也算无牵无挂了。

    果然,这句大逆不道的话终是让道场的场主从一行人中走了出来,张开嘴正想说话,却被一个如琴音般悦耳的声音打断。

    “逍遥山,方圆百里,无根无脉,只渡有道缘之人,少年若愿意,随我前往便是。”

    说话的声音虽然悦耳却听不出任何情绪,清清冷冷,犹如二月初春的风,带着并不刺骨的寒意。

    他的目光望向缓缓朝他走来的一抹白色,不自觉的晃了神。

    来人一席素白色的道袍,白纱的帷帽遮住了脸庞,那人的手中握着一把剑,黑色的剑鞘映着那身素白,显得格外打眼,剑穗是一串七彩铃铛,随着微风摇晃,发出轻细的铃声。

    反应过来的场主立刻带领一行人急急的走到了白衣道人面前,深深一鞠躬,恭敬的行着大礼。

    “静忧道人,在下茶镇道场场主余莫,得南都总道场令,前来迎接。”

    “道,道仙大人!”一旁的官差早已堆不出笑容,五官被惊讶支配着,手足无措的学着蓝衣道人们鞠躬行礼。

    “是道仙!逍遥山的道仙!”人群中不知谁“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瞬间所有百姓都跪在地上,虔诚的如同膜拜神明一般的朝那白衣道仙磕着头。

    只有他,虽然跪在地上的双腿已经麻木,但却依然挺直自己的脊背,望着那个直接略过蓝衣道人走到了弟弟尸体前的人。

    静忧道人,这是个连三岁小孩都知道的人物,传说他在人间游历百年,只为寻找有道缘之人,为何会出现在这?

    虽然他看不清帷帽下的脸,但他却能感觉那个人用目光细细的打量了一番弟弟的尸体,而后帷帽微微抬起,这一次应该是在打量他。

    片刻,眼前的白衣道仙朝他伸出一只手,手掌向上,修长的手指微微弯曲,肌肤白皙到如玉脂一般,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百岁老人的肤质,忽然,他意识到这是一个邀请的手势。

    “跟我走。”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跪拜着的人群突然鸦雀无声。

    “我哪儿也不去!”他没有任何犹豫的拒绝道。

    “你这个市井小贼,还真是不识好歹!”年轻道人再次愤愤的指责道。

    他紧咬嘴唇,不再反驳,只是低头看向弟弟的尸体,悲痛的情绪因为愧疚被压抑在胸口。

    “我能为你做的,就是让你再见你弟弟最后一面,若你想通了,可以随时来找我。”平静的声音并没有因为他的拒绝带有丝毫情绪。

    他吃惊的抬起眼,说话的人却早已走出了人群中。

    太阳西斜,茶镇郊外的乱葬岗里只剩下老鸦低沉嘶哑的叫声,他用带血的双手为小小的坟冢拍上了最后一把土,然后捡起一块窄木板插在坟前。

    他不会写字,所以只是用带血的指尖在木板上点出了四个血印,弟弟之墓,他心里如是想着。

    他们一起流浪的这十年到过无数城镇,他们一起挨饿受冻,抢过狗食,打过地痞,偷过钱袋,骂过蓝皮子,没想到今天那孩子却要一个人冷冰冰的躺在这里。

    “这里好歹有山有水。”他扯起一抹苦笑转身,不忍再看那简陋的坟冢。

    最后一面……

    他仰起头,看着渐渐暗下来的天空,深吸了口气,而后毫不犹豫的朝茶镇跑去,他要去道场,他要去找那个白衣道仙,他必须见弟弟最后一面!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