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无谓逍遥·灵魂容器

    他是个叛逆,引千妖上了逍遥山,屠杀修道弟子,斩杀众道仙,重伤仙首,被世人憎恨忌讳, 他也是个封印,封着上古妖王,有人畏惧,有人崇敬,有人想除之而后快,有人想利用他铲除异己, 他还是个道仙,有点狂妄,有点嚣张,还有点自以为是, 他…… 等等,以上这些他统统没有任何记忆好么?他只是个15岁的流浪少年,叛逆,封印,道仙跟他有毛关系?!那些满嘴仁义道德的臭道士们不过就是一些披着正义皮子的恶狼!什么狗屁逍遥?不过就是一些忽悠他们这些屁民的传说罢了,少在他面前装圣贤! 但是……这个说要带他回家的道仙好生漂亮,明明只是见的第一面,这心动的感觉却恍如隔世……

    2、传说中的道仙

    小说: 无谓逍遥·灵魂容器 作者:三7 字数:2741 更新时间:2019-09-22 15:10:52

    入夜,茶镇道场的朱红色大门上高挂写着“道”字的灯笼,他喘着气,走上九级台阶,重重的敲响了门扣。

    很快便有人开了门,那张年轻的脸他认得。

    “跟我来,”一见是他,年轻道人不耐烦的转身就走,“静忧道人在等你。”

    他平复下自己的呼吸,闪身入了门内。

    走下九级台阶,他的眼前是一个露天练习场, 前面带路的道人站在议事厅的门口,侧过头确认他跟了上来,这才走了进去。

    从空荡荡的议事厅左门而入,便是一个后花园,花园中有三个石砌拱门,门上分别写着养心院、道修院、研习院。

    年轻道人双手环在胸前,站在养心院门前不耐烦的抖着一条腿。

    “你还在磨蹭什么?这里可没有你能偷的东西。”

    又是那种冷嘲热讽般的语气,他觉得刺耳,却理智的提醒自己忍耐,毕竟他是有求于人,否则,就算八抬大轿来请他,他也绝不会踏入道场半步。

    他快走了两步,跟上了年轻道人的步伐,走入养心院便是一个幽长的门廊,场主余莫朝他们迎面走来。

    “你先去休息吧,我带他过去。”

    年轻道人听罢,立刻行礼退了下去。

    他抬起眼,望着眼前虽然上了些年纪,却依然身形挺拔的道人,他猜这人恐怕是有话要说。

    果然,确认四下无人,余莫开了口,“少年,白日里你胡言乱语,我念你丧亲之痛不予追究,现下,奉劝你在静忧道人面前还需谨言慎行。”

    这是警告,他不屑的扬起嘴角,“道长尚有仁慈之心,想必传说中的道仙大人应该更不会与我这小贼一般见识吧?”

    “还算有些自知之明,”余莫听出他说的是反话,但却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跟我来吧。”

    很明显,这应该是碍于那位住在这院中的道仙。

    他被带到了门廊的最深处,房间内透出光来,余莫刚想敲门,房门却自行打开来。

    站在门口的人立刻恭敬行礼,“静忧道人,这少年……”余莫说话间抬起头,口中的话语因为惊诧而被打断。

    “让他进来。”房中响起熟悉的声音。

    “是,是。”意识到自己不妥的人立刻侧身让出了门口。

    他走进了亮着灯的房间,正对着门的圆桌旁端坐着一位白发人儿,一种与他想象中完全不同的百岁道人模样让他瞬间愣在了原地。

    只见那长至腰间的发尾松散的分为三股编织着,一根细短的白色发带绑在发尾末端,额头两侧落下两缕银丝,让那张鹅蛋型的脸略显消瘦,两道月牙般的白色眉毛下,同色系的睫毛浓密略长,一双浅灰色的瞳孔更显冷若冰霜,嘴唇的浅粉色算是这张脸孔唯一带着血气的颜色,犹如雪地里落下的桃花花瓣,算是这冷色调中唯一的生气。

    这幅清冷的面孔,怎么看也不过才20出头的年纪。

    “静忧道人可还有其他吩……”

    没等余莫把话说完,房间门便“吱呀”一声自行关上了,响起的关门声也同时将他惊醒。

    “过来,把衣服换上。”白发人儿望着他,手指在圆桌上放着的一套蓝色道场服旁敲了敲。

    他禁不住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褴褛的衣衫,“让我见弟弟最后一面,见完我就走。”他咬牙回道,自己虽然衣衫破烂肮脏,但也好过那套让人厌恶的蓝皮子。

    “把衣服换上。”清冷的声线柔若琴音,却不容反驳的重复道。

    这传说中的道仙不会是嫌他脏吧?大丈夫,能屈能伸!

    他强压住心头怨气,快步走到桌前,一把抓起衣服,与此同时,他的眼神却忍不住瞥了一眼桌上的剑。

    很快,他收回目光,走入房间深处的床边,背对着圆桌,并不情愿的换上了衣服。

    深蓝色的道场服不像一般的道袍那般宽大,修身的剪裁加上腰间与手腕上的束带,更便于穿着者行动,而这布料也属于上等材质,然而,这始终是一套让他厌恶的皮囊,任凭如何贴肤舒适,还是让他心里一阵膈应。

    等从这出去,他就把这身皮子给烧掉。

    他随手将齐肩的头发拢在脑后,再次走到了白发人儿的面前,“现在可以见我弟弟了吗?”

    浅灰色的眼眸迎着他的目光,“你叫什么名字?”却答非所问。

    “不知道!”他禁不住皱眉,“我到底什么时候能见我弟弟?”

    “满15了吗?”浅粉色的嘴唇依然不紧不慢的询问。

    他这是被耍了吗?

    他深吸一口气,忽的冲到圆桌前,一手抽出那把放在桌上的剑,悦耳的铃声急促响起,一阵寒光闪过,剑锋出鞘,直指白发人儿的面门。

    “别以为修个道有什么了不起,你要是敢耍我,就算你是传说中的道仙,我也会给你戳几个窟窿,你信不信!”

    他恶狠狠的红着眼,相比之下,被他用剑指着的人却依然平静的面无表情。

    “夜晓。”白发人儿冷冷的叫出一个名。

    他手中的剑忽然化作一缕墨色烟雾,他诧异的张开自己空着的手,瞬间,那烟雾又在他身侧凝聚成剑,只听见七彩铃铛一声响,剑身已重新插/入剑鞘,他能感觉到自己错愕的尴尬。

    好在,平静的人确实很大度,只是拿起桌上的一根蓝色发带递到了他的面前,“今夜子时,我会带你去见他。”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他快速的抽过了发带。

    快入子时的茶镇早已没了白日里的热闹,空旷的街道空无一人,偶尔传来几声遥远的犬吠。

    他紧跟在白衣道人的身后,没了那顶帷帽,行走在月光下的人儿被染上了一层朦胧的光晕,这传说中的道仙似乎并不爱说话,一路上没有任何交流,俩人便走到了茶镇的河岸边。  

    夜晚的河岸边被浓重的黑色笼罩,原本带着嫩绿丝绦的柳树此刻看起来犹如张牙舞爪的妖物,黑乎乎的边河传来流水声,在这安静的黑夜中仿佛呜咽一般让人心惊胆战。

    再次来到弟弟陈尸的地方,他的胸口禁不住泛起复杂的情绪,沉重的脚步因为这些情绪逐渐放慢了速度。

    正值子时,原本还空荡荡的黑色河面,忽然闪烁起一盏青灯。

    “如果害怕,就回去。”白衣道人的声音在这黑静的夜晚响起,显得格外寒冷。

    “有何可怕?”他倔强的回道,紧走几步,跟了上去。

    走近那盏青灯后,他终于看清那灯不过是悬挂在一艘小船船舱外的照明而已,空荡荡的边河之上,只摇曳着这样一只单薄的小船,略显怪异。

    两人走到船只停靠的岸边,此刻那里正站着一个身着暗红色衣袍的人,负手面朝船只而站,一头长发束在身后,在黑暗中看不清发色,却能明显感觉并不是自然的黑色,听到身后靠近的脚步声,那人转过身来,双眼却被一条黑色的布带遮住,布带从双鬓延伸至脑后,束在了脑后的发上。

    “静忧道人?”那蒙着眼的人似在笑。

    站在他身边的人拱手行了礼,“又要劳烦鬼闇大人了。”

    “无碍,”鬼闇声音细若游丝,却能让人听清他话里的笑意,“时隔百年未见,你还是没变。”

    他不敢打断这有些怪异的寒暄,只因为感受到那双看不见的眼睛似乎正望着自己,他下意识的往身旁道仙的一侧靠了靠。

    鬼闇噗嗤笑出了声,“这可是找到了?”

    他敢肯定,这家伙绝对不是瞎子。

    “还要劳烦鬼闇大人唤一声船内之人。”身旁的道仙并没有回答那个古怪的问题,而是不卑不吭的恳请道。

    “听见了吗?出来吧。”鬼闇借着这番恳请的话语朝船内喊道。

    话音刚落,船身微微晃动,船舱外的青色灯笼也一并摇晃了起来,很快,一个小小的身影站在了船头。

    “弟弟!”只是一眼,他便认出了那个熟悉的身影,他忍不住朝小船走去,却被一只手按在了肩头。

    他站在原地,望着船上的人,颤抖的再也说不出话来,他重重的跪倒在地,汹涌的愧疚感仿佛要撕开他的胸口一般。

    “对不起……是我,是我害死了你,对不起……”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