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无谓逍遥·灵魂容器

    他是个叛逆,引千妖上了逍遥山,屠杀修道弟子,斩杀众道仙,重伤仙首,被世人憎恨忌讳, 他也是个封印,封着上古妖王,有人畏惧,有人崇敬,有人想除之而后快,有人想利用他铲除异己, 他还是个道仙,有点狂妄,有点嚣张,还有点自以为是, 他…… 等等,以上这些他统统没有任何记忆好么?他只是个15岁的流浪少年,叛逆,封印,道仙跟他有毛关系?!那些满嘴仁义道德的臭道士们不过就是一些披着正义皮子的恶狼!什么狗屁逍遥?不过就是一些忽悠他们这些屁民的传说罢了,少在他面前装圣贤! 但是……这个说要带他回家的道仙好生漂亮,明明只是见的第一面,这心动的感觉却恍如隔世……

    8、传说中的逍遥山

    小说: 无谓逍遥·灵魂容器 作者:三7 字数:3169 更新时间:2019-09-22 15:10:53

    当幽凌轩回到洞府时,吃饱喝足的人正无聊的瘫在书房的椅子上放空着大脑,一双腿搭在椅子扶手上,悠闲的晃荡着。

    “这是你打扫的?”环顾了一遍四周的幽凌轩倒是并没有提起有人打小报告的事情,“多谢。”

    他扬着笑从椅子上一跃而起,“这点小事,还难不倒我。”听到来自道仙的感谢,他的心里一阵得意。

    即便那黑袍小哥跟幽凌轩打过小报告也没用,捉贼要拿赃,他早就把那些东西物归原位了。

    聪明如他,他当然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没有幽凌轩,他出了洞府也下不去这峭壁,更别提偷偷离开逍遥山了,一切都得从长计议。

    “跟我来。”幽凌轩扔下这句他早已习惯的命令,转身便走出了书房。

    难道是要给他什么奖励?玄曦兴奋的跟在幽凌轩身后走入了卧房。

    只见幽凌轩弯腰将一套灰色的衣衫放在了床榻上,起身后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这是弟子服,洗个澡后换上,稍后我会带你去参加入学典礼。”

    哈?他没听错吧!

    “入学典礼?”他确认着重复了一遍。

    “是。”幽凌轩回道。

    “入什么学?谁要入学?”他瞪大着眼睛望着那双清冷的灰色眸子。

    “今年的修习弟子入学礼,你,要入学。”幽凌轩保持着自己不急不缓的语速回道。

    “谁答应你要上学了?”面对着平静的幽凌轩,他能感觉到自己暴躁的情绪瞬间炸开,“我只同意跟你上这逍遥山而已,要不是你让我见了弟弟最后一面,还帮忙百姓除了那只鲶鱼妖,我连这山都不会跟你来,我这辈子最讨厌读书写字!别再跟我说什么入学典礼!我不去!”

    一口气吼完,他双手插在胸前,走到温泉旁的一张石凳上坐下,摆出一副说什么也不听的样子,很明显,幽凌轩微微皱了皱眉。

    “你这一辈子还很长,不尝试,怎么知道不喜欢?”幽凌轩劝解道。

    “修习什么的,无聊至极,我没有任何尝试的兴趣。”他再次坚定的拒绝。

    这是被他猜对了吗?先是给他起个名,然后把他带回家,现在进入强迫他学习的阶段了吧,早知道这个阶段来的这么快,他之前还不如打包了那些值钱的东西找找下山的路呢。

    但出乎意料,明明很善于说教的幽凌轩此刻口中却没了词儿,他拒绝的如此果断,这道仙怕是要放弃了吧,以为自己马上就要逃过这一劫的玄曦却听见了另一个陌生的声音。

    “哎哟哟,是谁这么不屑入学修习啊?”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从洞府门口传了进来,没多久,一席黑色道袍的男子,便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幽凌轩的卧室,“这机会,若是给了别人,怕是人家要感恩戴德的痛哭流涕吧。”

    来人一头利落的短发,扬着笑的嘴角露出两颗俏皮的虎牙,黑色道袍松散的披在身上,看起来一副衣衫不整的模样,一个黑色葫芦的腰穗被他的一根手指勾住,摇摇晃晃着,怎么看怎么不正经。

    别人是别人,他是他!他正想对这闯入别人家中多管闲事的人开腔,幽凌轩却先开了口。

    “这次回来做什么?”

    “哈哈哈哈,”黑袍道人笑的花枝乱颤,“复探查封印之命,顺便担起今年逍遥山教书育人的重任。”那人转着手中的葫芦,随意的坐在了幽凌轩的床上,用下巴朝他指了指,“那个小家伙不愿入学?”

    这家伙和幽凌轩什么关系?怎么能如此随便的进出幽凌轩的洞府?还那么随意的坐上了幽凌轩的床?

    不等幽凌轩回答,他“噌”的站起身,“什么小家伙?!我已经十五了!”他一脸不满的盯着黑衣道人,“另外,我有名字!我叫玄曦!玄!曦!”

    “噗哈哈哈哈哈!”黑衣道人仰起头一阵大笑,末了,还不忘用拎着葫芦的手指指着他,“哈哈哈哈,一模一样!真的一模一样!哈哈哈哈……”

    什么乱七八糟的?他的话有那么好笑吗?和谁一模一样?

    在他莫名其妙的同时,七彩铃铛响起,夜晓出鞘几寸,寒光抵在黑衣道人的下颌,让大笑的人瞬间收住了声。

    “不要胡言乱语!既然要为人师表,就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手握剑鞘的幽凌轩一双浅灰色的眸子,寒冷如夜晓的剑锋。

    他微眯起眼,这似乎是他第一次见到幽凌轩乱了自己不温不火的情绪。

    只见那黑衣道人小心翼翼的用手推开了下颌的夜晓,憋着笑意点头如捣蒜。

    “活该。”他解气的念道。

    “嘿,这小子确实缺乏管教啊,”但那黑衣道人却也受不了别人看笑话,站起身,伸出一只手掌,床上的弟子服便被吸入手中,玄曦眼见着那人快步走到自己面前,将手中的弟子服扔入了他怀中,“换上!”

    如此近的距离,让他闻到这道人身上带着的酒香,该不会是个酒鬼吧,“我凭什么听你的?”他硬着头皮继续顶撞着。

    “啧,”黑衣道人双手叉腰,一双眼眸认真的紧盯着他,“没听我刚才说过吗?今年修习弟子的主讲道仙之一就是我,魔道道仙,苦乐道人白怅璃,记住!白!怅!璃!”

    又是那个该死的修习,这词儿一听就让他忍不住冒火,他用力将手中的弟子服丢回给了那个叫白怅璃的家伙,“我管你是谁!我就三个字:我不去!”

    白怅璃被他激的深吸一口气,看起来似乎想要动手,却又有些犹豫的回头看了一眼手握夜晓的幽凌轩。

    很快,再次转过头来看向他的人便已调整好了自己的呼吸,咧起嘴的笑又露出了两颗虎牙。

    这家伙翻脸的速度堪比翻书。

    看出他对自己这番情绪转换的不屑,白怅璃也不恼,反倒是朝他勾了勾手指,示意他靠近一些。

    玄曦莫名的皱起眉,这酒鬼,又想干什么?

    见他不为所动,白怅璃快速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一股他无法抗拒的力道将他带到了白怅璃跟前,他只听见一个压低的声音响起,“咱们俩做个交易吧。”他好奇的抬起眼,白怅璃背对着幽凌轩,笑的一脸不怀好意。

    “你说。”既然是交易,就一定对他有好处,他倒是愿意听一听。

    “如果你愿意参加入学典礼,我就满足你一个愿望。”说着话的人回头看了一眼幽凌轩,他也随着白怅璃的目光看了过去。

    不知为何,幽凌轩依然是面无表情的紧盯着他们二人,但他却嗅到了一丝不悦的气息。

    “他,好看吗?”白怅璃转回头突然问道。

    “嗯,”他诚实的点了点头,“嗯?”反应过来后,又连忙摇了摇头。

    这家伙到底想干嘛?玄曦心里嘟哝着。

    “嘿嘿,”白怅璃再次笑出了两颗虎牙,“哪怕你许的愿和他有关,我也必然满足,怎么样?”

    白怅璃朝他猛地眨了几下眼睛,他忽然明白了这个魔道道仙话中的意思,他能感觉到一股血液忽的冲上了他的脸,“一,一言为定……”他赞成道,“我说的是满足我一个愿望的交易。”他涨红着脸补充着。

    白怅璃拍了拍的肩膀,一脸“我懂”的表情,“一言为定。”说着,便将手中的弟子服重新交到了他的手中。

    他紧抱着弟子服,抬眼看向幽凌轩,俩人目光相接后,他有些心虚的立刻躲开。

    “走吧,我多年未见的同窗好友,”白怅璃的声音轻松的响起,“在典礼开始之前,陪我喝点小酒压压惊,这可是我第一次当主讲道仙……”

    待那俩人走出了卧室,他终于长长的松了口气,将手中的弟子服扔在石凳上,他便麻利的脱衣入了温泉池,水温刚好,他坐下身,水面刚好没到胸口,但他却蜷起身,将依然发烫的脸也一并埋入了水中。

    他虽然是个15岁的流浪儿,对男女之间的情事也算略知一二,但那也都是从各种青楼妓院勾栏小馆处听闻的,以前每天都想着如何才能与弟弟填饱肚子,自然只是将那些情爱之事当个趣闻野事听听就罢了,没想到今日自己竟然将幽凌轩联想了进去。

    他闭上眼,半个没在水中的头用力的摇了摇,比起那冷冰冰的道仙,还是温柔可人的姑娘家更可爱。

    对!弄点值钱的宝贝逃出逍遥山才是正事!等他济完了贫,再给自己留一点,娶个漂亮贤惠的媳妇儿暖床用!

    他终于还是换上了逍遥山的弟子服,灰色的长衣裤子,简单的束腰,灰色的发带绑好脑后束起的发后,两端的长度犹如两只短小的翅膀,这套弟子服,比起蓝色的道场服似乎更显活泼一些。

    总体而言,确实比那套蓝皮子顺眼的多,玄曦最后检查了一遍自己的穿戴,走出了洞府。

    时间已入下午,白怅璃早已离去,洞府前的露台上此刻只站着幽凌轩一人,这里的位置很是讨巧,似乎是知道洞府的主人不喜阳光,所以难得有日光直射,但却能欣赏秀美的山景,山风吹得衣袍缓缓飘扬,仿佛一副人景合一的画卷。

    玄曦静静的站在洞府门口,望着眼前如画的景致,幽凌轩却缓缓侧过身,浅灰色的眸子将他从头到脚看了一遍,而后朝他清冷的说了一句,“跟我来。”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习惯了听这句话,他挠头笑了笑,便朝幽凌轩走去。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