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无谓逍遥·灵魂容器

    他是个叛逆,引千妖上了逍遥山,屠杀修道弟子,斩杀众道仙,重伤仙首,被世人憎恨忌讳, 他也是个封印,封着上古妖王,有人畏惧,有人崇敬,有人想除之而后快,有人想利用他铲除异己, 他还是个道仙,有点狂妄,有点嚣张,还有点自以为是, 他…… 等等,以上这些他统统没有任何记忆好么?他只是个15岁的流浪少年,叛逆,封印,道仙跟他有毛关系?!那些满嘴仁义道德的臭道士们不过就是一些披着正义皮子的恶狼!什么狗屁逍遥?不过就是一些忽悠他们这些屁民的传说罢了,少在他面前装圣贤! 但是……这个说要带他回家的道仙好生漂亮,明明只是见的第一面,这心动的感觉却恍如隔世……

    9、传说中的逍遥山

    小说: 无谓逍遥·灵魂容器 作者:Mr.37° 字数:3293 更新时间:2019-09-22 15:10:53

    太清学宫,顾名思义,是逍遥山修习弟子们学习道修知识的地方,踏入偌大的太清学宫,瞬间能感觉到自己的渺小,数百张单人坐的桌案与蒲垫整齐放置,桌案上笔墨纸砚都按照同样的规格摆放,之间相隔的距离都分毫不差。

    学宫的正前方是一个需上九级台阶的平台,平台之上放置着三张宽大的书案,那是讲台,也是主讲道仙所坐之地,名尊师台。

    逍遥山的仙首是了然道人易萧,修仙道,也是那位传说中的道仙-静忧道人的师父。

    根本看不出年纪的仙首大人有着一双狭长双眸,衣着一尘不染,双鬓银灰色的发丝和黑发一同一丝不苟的束在脑后,一根细长的白色发带随齐腰的发束落在身后,白灰黑三色浑然一体,

    玄曦坐在学宫中,一手搁在桌案上撑着头,一脸吊儿郎听着尊师台上的仙首不紧不慢的絮叨。

    无非就是些逍遥山修习的作息时间,修习内容,注意事项以及规文戒律,这长篇大论的让他只想打瞌睡。

    仙首身后站着幽凌轩和白怅璃,一白一黑,一脸若冰霜无波无澜,一口露虎牙笑的自在,还真是明显的对比。

    而毫无坐姿可言的他与这一板一眼的学宫,也是明显的对比。

    他满不在乎的打起哈欠,感受到一个熟悉的清冷目光后,打了一半的哈欠又被自己强行吞了回去,偷瞄了一眼幽凌轩,确认那人确实是在看着他之后,他立刻收起了撑在桌上的手。

    可这屁/股怎么都觉得坐不住呢,他环视了一遍学宫中的其他修习弟子,他第一次佩服起这些平日里养尊处优的权势子弟们。

    “本届男弟子修习之境的主讲道仙乃魔道道仙-苦乐道人,仙道道仙-静忧道人。”终于到了介绍导师的时候了,仙首话一出,一黑一白二人便上前先向仙首行了礼,而后又朝台下的众弟子行了礼。

    学宫中迎来了开学典礼中第一波弟子们的小声议论。

    玄曦冷哼出声,不用听他也知道,无非都是对这两位道仙的一番评头论足,基本上以恭维赞美为主。

    “若各位最终能通过考核,成为择师弟子,这二位也将是众位师父的人选。”仙首继续说道。

    这句话将弟子们的议论声推入了一个小高/潮。

    师父?

    玄曦望着似乎在垂眼沉思的幽凌轩微眯起眼,这修习,好像也算有点意思。

    “好了,”仙首的声音让学宫中的议论瞬间收起,“今日时候也不早了,各位助教弟子将带大家回养心殿用晚膳,明日开始正式的修习课程,今日可早些休息。”

    终于等到这结束语,众少年起身,学宫里立刻响起了整齐的回答,“谢仙首教诲。”

    玄曦抬起眼瞟了一遍尊师台下的助教弟子们,一眼便瞅见了之前见过的夏晚与珣玗琪。

    仙首看了看身边的两位道仙,微微点头,“之后,就辛苦两位了。”

    “师父,言重了。”

    “仙首,言重了。”

    在众人的行礼中,仙首不紧不慢的走出太清学宫,在门口化雾散了去。

    终于完了!

    玄曦坐倒在蒲垫上,搓了搓自己有些麻木的腿,修习弟子盘坐的姿势也有统一的要求,他还真是烦透了这些规矩。

    “你们几位,请随我来。”当一黑衣弟子出现在他眼前时,他才发现,学宫中的弟子们已经随其他助教弟子有序的离开了一大半。

    他记得仙首好像说有饭吃。

    他立刻听话的起身,随着黑衣弟子走出了学宫。

    学宫出门后右转,走过门廊,在走过一座横跨在峭壁上的廊桥,玄曦随着一行人走到了一个石门前,石门旁立着一个石碑,上面写着几个朱红色的大字:养心殿。

    走入石门后,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片绿意葱葱的竹林,阳光透过茂密的竹林变成无数的碎片,细细的撒在他们所行走的碎石小道上,这里温度怡人,鼻间充满着翠竹的香味,沁人心脾。

    不远处,能看见一排排木质结构的小屋,每排约五个房间,门前有门廊相连,门窗皆为木质雕花。

    但助教弟子却带着他们朝另一个方向走去,没走几步,便闻到了阵阵饭香。

    膳堂,一间竹子搭建的通房,四面挂着防风的竹帘,因为今天天气不错,竹帘全都卷起一大半,里面放置数十张圆桌,每个圆桌最多可容纳六人共食。

    正对膳堂门口的,是餐食的领取处,竹制的餐盘碗筷干净整洁的放置在一侧,值日的助教弟子会将饭菜盛好放置在餐盘中方便来人端取。

    一切都井然有序,只是他似乎融入不进任何一桌弟子中。

    无妨,他不以为然的朝膳堂最里面的位置走去,那里刚好空出一张桌子,一个人占据这张大桌,也没什么不好。

    但是,无所谓也仅仅只是他表现出来的模样,他无法忽略那些欢快的聊天声,相比之下,自己竟然孤独的食而无味,随意吃了几口饭菜,他看向身侧茂密的竹林,突然好想念和弟弟一起的日子,吃不饱也是快乐的。

    “玄曦。”

    直到一个声音响起,他恍惚觉得,那好像是他的名字。

    他反应有些缓慢的回过神来,异域小哥珣玗琪已经面带微笑的站在了他的餐桌旁,白色的道袍似乎更显出他较深的肤色。

    珣玗琪迎着他的目光,加深的笑容让双眼弯成了月牙,“方便随我出来一趟吗?”

    “方便,当然方便。”他立刻站起身,也不问缘由的跟在珣玗琪身后走出了膳堂。

    行出一段距离后,一白一黑两个身影忽然让他明白了珣玗琪带他出来的原因。

    “师兄,苦乐道人。”珣玗琪朝二人行了礼。

    “一段时间不见,小琪又俊俏了不少。”入学典礼后的白怅璃又恢复了自己不正经的脾性,跟在珣玗琪身后,玄曦经不住偷偷翻了个白眼。

    “苦乐道人说笑了,我还得回去帮忙,先告辞了。”珣玗琪说着立刻转身,朝他点了点后,快步回了膳堂。

    怎么看都觉得那异域小哥是在逃跑,好像再不离开,就有可能惨遭毒手一般。

    “啧,你们修仙道之人,都这般开不起玩笑。”白怅璃竟然还嫌弃的撇了撇嘴。

    言下之意,这酒鬼不仅只调戏过一位仙道弟子,玄曦的眼神忍不住看向了一边安静的幽凌轩。

    “你们来干什么?”他的语气不太好,因为这入学典礼耗尽了他所有的耐心。

    “来兑换交易啊,”白怅璃并不在意的笑道,“之前咱们不是商量好了吗?只要你同意参加入学典礼,我就满足你一个愿望,说吧。”

    白怅璃的话倒是让他心情好转了不少,“这么有效率?”却又忍不住的讽刺道。

    “对啊,”白怅璃摆出一副长辈的责任感,“本道人最讨厌做事拖拉,说吧,什么愿望?放心大胆的说,”语气豪迈的人忽然偷偷瞟了一眼依然一声不吭的幽凌轩,“我不是向你保证过嘛,哪怕是你对这个家伙有什么非分之想,我也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玄曦打了个哆嗦,他能感觉到三人周围的温度似乎瞬间降低了不少。

    “不不不,”他立刻摆着手后退了几步,他的眼神落在幽凌轩手中的夜晓上,这东西的厉害他见识的很透彻,“我,我只是想去一次秀溪城的夜市。”

    当然,最主要的是,他早就已经想好了接下来的对策,他逃跑的前提是,必须先离开逍遥山。

    “什,什么?!这是要下山?!”白怅璃皱起一张脸,口中的话立刻失了底气。

    百年前,由于人口发展,边河旁的溪镇镇民迁移到离溪镇不远的秀山脚下,建城而居,一条从秀山上流下的山溪穿城而过,山,水,城融为一体,别有一番美景,秀溪城因此而得名,它也是边河附近最繁华的城池。

    秀溪城一到夜晚,沿溪而住的商家便会点灯营业,以各种小吃,手工,小商品为主,吸引着周边的镇民结伴而来,热闹非凡。

    但是,逍遥山规文中最后一条规定:一旦入山修习,均不得私自下山,违反者,终身不得再入逍遥修习。

    这大概是所有规文中,他唯一记住的一条,真是深得他意。

    “怎么?苦乐道人这是要反悔?”他明知故问的刺/激着白怅璃。

    白怅璃一脸为难的笑,“这逍遥山有逍遥山的规矩,虽然我并不是个喜欢循规守矩之人,但为了你好,咱还是换个愿许吧。”

    他还是头一次听到为人师表的道仙说自己不爱守规矩,这般直白反而让他对白怅璃多了一丝好感。

    “那你就是说话不算话!”他故意瞪了一眼白怅璃,而后垂下眼眸,脸上的表情尽是失望,“原本我想带着弟弟一起去的。”他的语气带着颤抖,仿佛下一刻就能哭出声来。

    当然,这不过是他专门表演给幽凌轩看的,因为那家伙吃软不吃硬。

    “换一个换一个,只要不下山,一切好说。”信以为真的白怅璃带着歉意拍了拍他的肩膀。

    “走吧。”一直不吭声的幽凌轩终于说出了他们这次见面后的第一句话。

    “去哪?”白怅璃有些紧张的询问道。

    玄曦依然垂着头,心里暗暗期待着幽凌轩的回答。

    “秀溪城。”这答案正合他意。

    玄曦能感觉到自己心里愉快的敲起了小鼓,变卖宝贝,当个善人,娶个媳妇儿……人生完美了。

    但此刻的白怅璃却忽然认真了起来,“幽凌轩,我等均为主讲道仙,就算你对他……”

    白怅璃说到一半的话让原本还在暗自窃喜的人不解的抬起了眼。

    对他怎么了?

    他忽闪着眼睛,等着白怅璃继续说下去,但说话的人似乎想起了什么,话锋一转,“反正不能私自带弟子下山。”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