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无谓逍遥·灵魂容器

    他是个叛逆,引千妖上了逍遥山,屠杀修道弟子,斩杀众道仙,重伤仙首,被世人憎恨忌讳, 他也是个封印,封着上古妖王,有人畏惧,有人崇敬,有人想除之而后快,有人想利用他铲除异己, 他还是个道仙,有点狂妄,有点嚣张,还有点自以为是, 他…… 等等,以上这些他统统没有任何记忆好么?他只是个15岁的流浪少年,叛逆,封印,道仙跟他有毛关系?!那些满嘴仁义道德的臭道士们不过就是一些披着正义皮子的恶狼!什么狗屁逍遥?不过就是一些忽悠他们这些屁民的传说罢了,少在他面前装圣贤! 但是……这个说要带他回家的道仙好生漂亮,明明只是见的第一面,这心动的感觉却恍如隔世……

    12、出乎意料的决定

    小说: 无谓逍遥·灵魂容器 作者:三7 字数:3136 更新时间:2019-09-22 15:10:53

    听完程非的话,两位道仙却并没有立刻给出回复,瞬间,包厢中安静了下来。

    他们是在犹豫,玄曦冷眼看着默不作声的二人。

    尽管对于这次下山,幽凌轩有自己的一套说辞,但他们三人始终还是犯了逍遥山的规文戒律,他们在此地逗留的时间越长,被发现的可能就越大。

    只不过,对他一个既不打算回逍遥山,还不了解惩戒内容的人而言,犯了规矩又如何。

    相比之下,人命才更重要。

    “恶妖会在什么时辰犯案?我们现在赶过去可还来得及?”玄曦开口问道。

    程非直起身,抬眼望着他的表情疑惑着,或许是还没弄明白他一修习弟子怎么会跟着两位道仙出现在此。

    “明日入夜,我等无能,没有太多线索,所以……”程非有些犹豫的回答道。

    “我们必须尽快赶回逍遥山。”白怅璃立刻摆明了自己的态度。

    程非面露担忧的神色,正想再次请求,玄曦却先开了口。

    “都说逍遥山一年,人间十载,如此换算下来,我们即便再多待一日,逍遥山上也不过一个时辰罢了,只耽误二位道仙一个时辰的时间,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玄曦!”难得白怅璃正色的叫出了他的名,“你根本就不明白,若此事被仙首发现,我们……”

    “死者的尸体可还在道修院?”幽凌轩打断了白怅璃的话。

    程非连忙点着头,“在,在的。”仿佛重获希望一般的人,眼中闪烁着浅浅的泪光。

    幽凌轩站起身,“我先过去查看尸体,你们随后赶回道场便是。”

    “多谢静忧道人,多谢!”程非感激的声音带着颤抖。

    玄曦第一次为道场的人松了口气,这做起事来一板一眼的幽凌轩,还算有些人情味。

    “幽凌轩!”白怅璃也站起了身,望着朝门口走去的人喊道,“你今天是吃错什么药了?你师父的无骨我可消受不起!”

    无骨,仙首了然道人的法器,玄曦想起之前看到的壁画。

    “如果有顾虑,你也可以先回逍遥山,师父若怪罪下来,我一人承担,”幽凌轩没有任何停留的越过众人,走出了门口,“玄曦,跟我来。”

    “哦,好。”玄曦朝白怅璃耸了耸肩,随即跟了出去。

    他的逃跑计划再往后推个一天,应该也无碍,如此盘算着,他有些兴奋的跟上了幽凌轩的步伐。

    “幽凌轩!你好自为之!”身后的包厢内,传出白怅璃不甘心的警告声。

    不到半个时辰,玄曦跟着幽凌轩便已进入了桃花镇道场的道修院内,这里空气阴寒的让他忍不住抱着自己的胳膊搓了搓。

    停尸间内,此刻还摆放着大大小小十来具尸体,根据尸身上深浅不一的尸斑可以看出,应该是最近两起灭门案的受害者,其中,还包括了两具蓝衣道人的尸体。

    这是他第二次随幽凌轩检查尸体,不算有经验,但好歹呕吐的症状减轻了不少,偶尔的反胃,还不至于让他将肚子里所剩无几的食物贡献出来。

    “这尸体都放了这么久了,为何没有腐败的现象?”玄曦站在最靠近门口的位置,尽量与停尸台保持着最远的距离。

    幽凌轩行走在十几个停尸台间,偶尔停住脚步,眼神落在尸身上,那双浅灰色的眸子似乎更显得冰冷着。

    “防腐丹,”幽凌轩开口答道,“是道场研制数年炼化而成,但也最多只能将尸身保持三个月不腐。”

    竟然是道场自行研制的丹药,看来这道场机构是源于逍遥山,却并非只忠于逍遥山。

    “咱们这逍遥山都已经有了长生不老、起死回生的本事了,区区死而不腐的招数干嘛还让道场自行研究,仙首大人是不是太过小气了。”他故意抱怨道。

    “生老病死,直至尸体腐败与自然成为一体,这本就是生命循环的过程,”幽凌轩的声音在停尸间里带着回音响起,“逍遥之道为的不是与自然循环背道而驰,长生不老也好,起死回生也罢,其结果都是要付出同等代价。”

    总而言之,他逍遥山与道场机构在某些想法上似乎存在着分歧,玄曦在心中总结道。

    看来今天的静忧道人倒是有了多说几句的好兴致。

    很快,检查完尸体的幽凌轩朝门口走来,“我们走。”

    看样子,幽凌轩对那杀人恶妖的情况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

    “情况如何?”喝着酒的白怅璃站在院外问道,虽然他只是靠在院中一颗发黑的桃花树旁,眼神也刻意避开了幽凌轩,但语气却是认真。

    看来之前还是错看这酒鬼了,没想到他还真能“有难同当”,玄曦跟在幽凌轩身后,看着别扭的白怅璃禁不住偷笑。

    “此妖凶残而贪婪,”幽凌轩细说着他的检查结果,“两位道友的精魂已被吸食干净,其他死者的精气也一丝不剩。”

    “呵,还真是个贪食的家伙,”白怅璃冷笑道,“倒是完全没把道场的人放在眼里。”

    “那妖的本体应是某种带有利爪的兽类,每具尸体的不同位置均有明显的爪痕。”幽凌轩继续道。

    “这附近的地形多山区,野兽入妖道,不足为奇。”白怅璃又饮了口酒。

    “不过,利爪倒也未必是那恶妖唯一的武器,”幽凌轩说着抬起一只手,两根手指间捏着一根灰色的发丝,“或许,我们得找一位老者。”

    白怅璃有些意外的挑起眉,“人形竟幻化为老者?还真少见。”

    玄曦也很是意外,明明之前自己一直在停尸房中看着那人检查尸体,并未见任何伸手翻动的动作,怎么会查看的如此细致彻底?

    幽凌轩收起发丝,不紧不慢的朝道修院门外走去,玄曦见状,立刻跟了上去。

    “现在我们去哪?”

    “被害百姓的家。”幽凌轩回道。

    紧跟着那个月色中的白色背影,这一刻,玄曦似乎感觉自己的心里也渐渐对这位道仙多了一丝崇拜。

    虽然没有程非一行人的带领,幽凌轩却还是轻松的找到了这户刚刚发生妖患的人家。

    只见门口一片黑暗,大门的门板被由内至外的蛮力撞开,厚重的门板碎片落在了门栏外,透过大门,可看见有隐隐的月光落在院子里,清冷的毫无生气。

    院子里种着一棵桃树,月光下只看见光秃秃的枝丫泛着不自然的黑色。

    “这棵树是死了吗?”玄曦皱着眉,绕着树干走了一圈。

    带着酒气的白怅璃走上前,抬起手敲了敲树干,“应是胆小怕事,躲起来了才对。”

    检查完其中一间房的幽凌轩走了出来,清冷的眸子瞪了一眼白怅璃。

    “我说的不对吗?”对上幽凌轩冷漠的眼神,白怅璃嘴硬的嘟哝着。

    幽凌轩收回自己的眼神,并没有反驳白怅璃的话,而是走入了另一间房,“你该戒酒了。”然后,一个冷冷的声音从房内传了出来。

    白怅璃不以为然,冲着玄曦咧嘴一笑,“看见没有,他们修仙道的家伙就是这么自以为是。”

    玄曦看了一眼白怅璃,“我觉得他说的没错。”转身朝幽凌轩查看的房间走去。

    “嘿,这么快就学会帮着主子说话了?”白怅璃在身后不满的轻声抱怨道。

    主子?还真是让人不爽的形容,但此刻他懒得反驳。

    “这个家伙为什么专门选择有老人和孩子的家庭下手?”月色将杂乱的房间照的一片朦胧,玄曦只得站在门口朝屋内的人问道,“也是因为道行不够吗?”

    他想起了那个只对小孩下手的鲶鱼妖。

    “不,”黑暗中传来幽凌轩的回答,“这次的妖倒是有些道行。”

    “未完全幻化成人形的妖,还是保存着动物的本能,总是喜欢重复使用自己擅长的捕猎方式。”幽凌轩及有耐心的说明着。

    “未经打通气穴的普通人虽没有精魂可供妖食用,但却有纯净如婴孩般的精气,只是单体量极少,但是,那些对修为有着强烈渴望的妖而言,这却是最容易获得的珍馐美味,虽比不上精魂对修为的提升,却好在能轻松的积少成多。”

    幽凌轩的身影缓缓从黑暗的屋内走了出来,“这恶妖选择袭击的目标多有老人和孩童,为的是在最短的时间内以最轻松的方式获取最多的精气。”

    “总而言之,这应该是个犯案的老手!”屋外的白怅璃总结道。

    当三人返回道场时,程非等人已经从秀溪城赶了回来,幽凌轩给出的建议是:确认最近镇子中是否有陌生的老人家出现,包括了解最近镇民家前来拜访的长者信息。

    不过考虑到天色已晚,无法从已经睡下的镇民中获得有效信息,于是程非决定明天一大早与官差配合挨家挨户进行盘查。

    养心院内,三个人分别被安排了三个房间,玄曦瞪着眼睛倒在床上,怎么都闭不上眼。

    他的隔壁住着幽凌轩,偶尔传出洗澡的水声似乎更是让他难以入睡。

    他一骨碌坐起身,望着对面圆桌上的灯火,心里暗自思量着。

    这几天与幽凌轩相处下来,发觉这个道仙确实与他所见的道人们不同,他无心向道,如果真是悄悄的一走了之确实不太厚道。

    既然他说过,不会强迫他做任何他不想做的事情,不如今晚就与他说明好了。

    下了决心,玄曦立刻起身走出了房间。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