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无谓逍遥·灵魂容器

    他是个叛逆,引千妖上了逍遥山,屠杀修道弟子,斩杀众道仙,重伤仙首,被世人憎恨忌讳, 他也是个封印,封着上古妖王,有人畏惧,有人崇敬,有人想除之而后快,有人想利用他铲除异己, 他还是个道仙,有点狂妄,有点嚣张,还有点自以为是, 他…… 等等,以上这些他统统没有任何记忆好么?他只是个15岁的流浪少年,叛逆,封印,道仙跟他有毛关系?!那些满嘴仁义道德的臭道士们不过就是一些披着正义皮子的恶狼!什么狗屁逍遥?不过就是一些忽悠他们这些屁民的传说罢了,少在他面前装圣贤! 但是……这个说要带他回家的道仙好生漂亮,明明只是见的第一面,这心动的感觉却恍如隔世……

    13、出乎意料的决定

    小说: 无谓逍遥·灵魂容器 作者:三7 字数:3052 更新时间:2019-09-22 15:10:53

    黑夜中,面前幽凌轩的房间依然亮着灯,玄曦却站在门口与一把剑对视着。

    这家伙,究竟是在给自己的主子看门,还是在防着他?

    “别担心,我找你主子说点事就走。”他朝夜晓小声说道。

    和一把剑对话,确实看起来有点奇怪吧。

    他上前两步,正想抬手敲门,原本立在门口的夜晓却突然跃起,剑锋的位置正好对着他的喉咙。

    他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夜晓却紧跟而来。

    “喂!好狗不挡道,别以为你挡着我,我就骚扰不了你主子。”

    很明显,这剑并未出鞘,想必只是在拦着他,不让他打扰幽凌轩而已。

    可他才不甘心被一件法器一而再再而三的捉弄。

    只见他拿出了自己偷东西被发现后的绝活,各种真假动作的躲闪,没几下便绕过了夜晓,快步朝房门跑去。

    然而,就在他伸出双手准备扑到门前敲门之时,房门却被人忽的打开,他来不及减速,硬生生的撞入了开门者的怀里。

    幽凌轩虽然已穿戴好了衣服,但他还是感受到了刚刚沐浴后的水汽以及一丝清冷的淡香。

    “找我有事?”他的头顶传来询问声。

    “啊,对!”他赶紧站直身子,望着正认真看着他的幽凌轩,“我……我想跟你说……”

    原本他已经想好的坦白在直视着那双浅灰色眼眸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这是中了什么道法吗?

    幽凌轩看着他的犹豫没有任何催促,只是转身走入了房间里,“进来说吧。”

    他的双腿不由自主的走入了幽凌轩的房间,关上门后,自己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般,垂头站在门口。

    “其实我,并不是个说话算话的人,虽然之前答应过你上逍遥山,不过现在,我好像反悔了,”他小声的说出了自己心里想法,但却并没感觉到轻松。

    玄曦抬起眼,偷瞄着背对着自己的幽凌轩,“你之前说过,不会强迫我做任何我不想做的事情,不是吗?”

    在这个时候,他还不忘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

    “等这件案子解决了,何去何从,你自行决定。”幽凌轩的回答出乎他意料的平淡,平淡到竟让他觉得有一些小失望。

    他以为他会被质问,被恳求,至少会被情真意切的挽留一下吧。

    “还有什么事儿吗?”幽凌轩的追问,让他略显尴尬。

    “没,没事儿了,”他努力挤出一丝笑容,“晚安。”他转身准备离开,身后却又一次响起幽凌轩的声音。

    “今晚你就睡这儿吧。”

    他有些惊讶的回头,幽凌轩已经自行盘腿坐在了床边的一张藤椅上,“你一个人睡,不是容易做噩梦吗?”补充完,便闭上了双眼。

    这个人竟然还在为他着想,为什么?

    他乖乖的躺在了床上,眼神望着似乎已经睡着的人,他终于还是没有问出口,直到自己也渐渐睡了过去。

    第二天中午,桃花镇道场的议事厅内,正坐的两个位置分别坐着幽凌轩和白怅璃,玄曦站在幽凌轩的身侧,看着站在厅堂的五位蓝衣道人。

    “经过一个上午的排查,整个镇上目前为止只有两户人家有从镇外过来的年长者亲属。”

    程非一脸严肃的报告着上午的调查结果,“一人为男性,是过来参加侄家婚礼的,一人为女性,每年都在这个时节过来赏桃花,我等考虑下来,如果妖物真的幻化为老者,那男性的可能性非常大,毕竟是一个第一次来我们镇的陌生面孔。”

    “嗯,不错不错,”白怅璃点着头,赞成着程非的判断,“程场主所言极是,一张谁也没见过的陌生面孔,无论自己幻化成如何,都不至于那么轻易的被人察觉有什么不妥。”

    而后又一脸严肃的看着众人,“但是,咱们也不能小看了这妖,但凡有一丝可能,我等都不能放过,”白怅璃说着站起身,自行分配起了任务。

    “我看就这样吧,今晚,我与道场的众道友去会会那位来参加婚礼的老先生,至于那位年年都来拜访的妇人,”白怅璃转身望着玄曦狡黠一笑,“就烦劳静忧道人带着小弟子去查看一下吧。”

    玄曦沉下脸,这酒疯子突然变得这么主动,怎么看都有不安好心的嫌疑。

    “也好。”而幽凌轩竟也毫无反驳的应了下来。

    “嘁。”想着这次幽凌轩可能无需出手,玄曦忍不住无趣的冷哼了一声。

    “怎么?小弟子这是不服气?”耳尖的白怅璃故意调侃道。

    “我干嘛要不服气?”玄曦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能为民除了妖患,那是你们的本事,也是应该,反正有你们两个道仙在,既无可担之忧,又无可操之心,我呀,就当是看戏了。”

    反正等那妖一除,他就可以与这两位道仙分道扬镳了,挺好。

    白怅璃听罢挑了挑眉,一脸的自以为是,“那你就与静忧道人一起,看着我如何演好这场除妖的好戏吧。”

    玄曦白了一眼得意洋洋的人,“为何非要等到晚上,你们就不怕那妖跑了吗?”

    幽凌轩缓缓张开了口,“其一,我与苦乐道人早已隐去身上的气息,妖物不能察觉。”

    那冷静如琴弦拨动出的声音让在场的人都忍不住屏住呼吸聆听,“其二,那妖物深感道场并无对手,必定肆无忌惮。”

    幽凌轩抬起眼眸,朝他看了过来,就好像是专门为了他答疑解惑一般,“其三,那妖只会在夜里行凶,方可掩多数人耳目,便于其下次故技重施。”

    几个蓝衣道人们无不赞成的点着头。

    “其四,”一边的白怅璃却露着虎牙补充道,“咱们静忧道人不喜阳光,这次来的匆忙,缺了那帷帽,诸多不便。”

    听到白怅璃的补充,玄曦微微皱起了眉。

    他竟然忘了这事儿,原本昨晚就能回逍遥山的计划也是因为他而临时打乱了。

    玄曦看向已经收回眼神的幽凌轩,这个男人为何总是愿意迁就着他,当初是为了让他上逍遥山,现在又是为了什么呢?

    晚膳过后,血红色的夕阳缓缓沉了下去,还未完全黑下来的天空泛着蒙蒙的灰色,总让人有一种视野模糊的错觉。

    白怅璃带着道场的人仿佛散步一般的晃了出去,临出门还不忘问问附近哪里有不错的酒肆,看起来并不像是要去除妖。

    幽凌轩站在练习场中,抬头望着挂在灰色天空里的月牙,毫无表情的面容看起来如玉雕般精致。

    玄曦站在幽凌轩的身后,他并不想打扰自己眼前这仿佛静止般的画面,只是安静的看着幽凌轩的侧影发着呆。

    “时间差不多了,”直到幽凌轩的声音响起,“我们走吧。”浅灰色的眸子朝他看了一眼,便朝道场门口走去。

    “哦。”发着呆的人反应慢了半拍的跟了上去。

    那位赏花老妇人所在的人家在靠近桃花镇边沿的一座山脚下,从道场出发,步行不到半个时辰便能到达,只是,这一路上的景象却甚是凄凉。

    发黑的桃树树干毫无生气,空旷无人的街道更是感觉走入了死城一般,或许是因为最近几起灭门案闹得人心惶惶,桃花镇的人要么举家暂时搬离逃避,要么早早便关了门不愿外出,可惜了这扬名一时的世外桃源之地。

    来之前,他们已经打探清楚了,这也是一户三世同堂的人家,从屋外垒起一人多高的围墙所圈起的大小来看,前院后院的格局都不算小,玄曦跟着幽凌轩围着这户人家观察了一圈后,终于敲响了门。

    门内传来脚步声,接着,大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一条缝,门缝里探出一成年男子略带惊讶的脸,“你们,找谁?”那双和面部神情一样惊讶的眼睛久久的停留在幽凌轩的身上。

    玄曦不露声色的上前一步,正好将幽凌轩挡在了自己身后。

    所以说,都几百岁的老人家了,没事儿长那么出众干嘛?

    “找你们家那位每年都来赏花的老婆婆。”玄曦心里不爽着,但脸上却带着温和的笑容。

    门内的男人憨笑着挠了挠头,似乎也在为自己之前的失神感到不好意思,“你们说的是熊婆婆吧,她是我家远房姑婆,这两天因病卧了床,你们找她何事?”

    “治病啊。”玄曦灵活的脑子一转,便就着男子的话回答道。

    门内的男人却有些疑惑了,“熊婆婆嘱咐我等不用请大夫的,你们这是……?”

    “不是大夫,是道士,”他说着抬手指了指身后的幽凌轩,“你家姑婆那是心病,因为你们镇子最近不光桃花不开,还闹了几场灭门惨案,于是请了我们家道长过来,驱驱邪气,求个心安。”

    “对对对,”听了玄曦的话,门内的人立刻附和着开了门,“还是老人家想的周到,请,请进,我这就带你们过去。”

    看着眼前打开的大门,玄曦得意的朝身后的人看了一眼。

    幽凌轩仍然一脸面无表情的默不作声,走入大门时却对着他微微点了点头。

    呵,这道仙表扬人的方式还真是轻描淡写,玄曦苦笑着跟了进去。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