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无谓逍遥·灵魂容器

    他是个叛逆,引千妖上了逍遥山,屠杀修道弟子,斩杀众道仙,重伤仙首,被世人憎恨忌讳, 他也是个封印,封着上古妖王,有人畏惧,有人崇敬,有人想除之而后快,有人想利用他铲除异己, 他还是个道仙,有点狂妄,有点嚣张,还有点自以为是, 他…… 等等,以上这些他统统没有任何记忆好么?他只是个15岁的流浪少年,叛逆,封印,道仙跟他有毛关系?!那些满嘴仁义道德的臭道士们不过就是一些披着正义皮子的恶狼!什么狗屁逍遥?不过就是一些忽悠他们这些屁民的传说罢了,少在他面前装圣贤! 但是……这个说要带他回家的道仙好生漂亮,明明只是见的第一面,这心动的感觉却恍如隔世……

    14、出乎意料的决定

    小说: 无谓逍遥·灵魂容器 作者:三7 字数:3153 更新时间:2019-09-22 15:10:53

    俩人在屋主的带领下走入了内院,幽凌轩却忽然停下了脚步。

    “我们自行前去拜访即可。”

    冷淡的语气让屋主疑惑的看向二人,“道长说笑了,我们家虽然不算大,但离姑婆住的侧院还有些距离,还是我来带路吧。”

    “多谢好意,”幽凌轩冷冽的眸子让人不寒而栗,“只不过,你现在更适合待在房间里,天亮之前最好不要踏出房门半步。”

    玄曦心中一阵激动,看幽凌轩这反应,莫非这熊姑婆就是他们要找的恶妖?

    “道长的意思是……”屋主眼神中透着惊恐,心中怕是已经猜出了一二。

    玄曦望着身体开始哆嗦的男人,忍不住开口吓唬道,“还不赶紧走,再不走,莫怪我们救不得你。”

    “是是是,多谢,多谢道长相救!”说罢,屋主踉跄着跑回了自己所住的院落,紧紧的关上了房门。

    玄曦得意的正想笑出声,却因为幽凌轩一个阻止的手势,连忙收住了声。

    “不要打草惊蛇。”幽凌轩提醒道。

    “嗯!”玄曦用力的点着头朝前走了几步,却很快被幽凌轩抬手按住了肩膀。

    “你知道往哪走吗?”

    玄曦眨了眨眼,无奈的露出一副讨好的笑容。

    光顾着激动了,他哪里看得出来那老妖怪所住的侧院该怎么走。

    “跟我来。”幽凌轩走上前带起了路。

    从内院穿过几个交错的走廊,一个独门独户的别院出现在俩人眼前,幽凌轩停在门口,似乎在打量着什么。

    玄曦倒是无畏的走上前,正准备敲门,却发现有些老旧的木门并没关紧,他抬起手轻轻一推,木门便吱呀着打开了。

    不大的院落里清扫的很是干净,院子的一侧也是一棵发了黑的粗壮桃树,正对门的房间内摇曳着灯光。

    “谁呀?”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屋内传出,接着是一阵急促的咳嗽。

    那声音听来无力着,就仿佛病入膏肓了一般,玄曦回头看了一眼无动于衷的幽凌轩,只能自己先应了声。

    “啊,是屋主请来的大夫。”好在自己有一个谎话信手拈来的本事。

    屋内再次响起一阵猛烈的咳嗽,好一会儿才平息下来。

    “那孩子就是孝顺,让他别为我这老婆子破费,偏是不听啊。”苍老的声音喘着气,虚弱到好像连说话都是件费力气的活儿。

    玄曦再次看了看依然纹丝不动的幽凌轩,心里禁不住疑惑,这个病的不轻的老太婆真能是伤了数十条人命的恶妖?

    终于,院内响起的开门声让玄曦立刻回过神来,屋内的灯光洒在了门前的台阶之上,一个瘦小的身影驼着背,扶着门艰难的挪了出来。

    站在房间门口的人影背对着灯光,让人看不清长相,只能隐约根据身体的轮廓看出是一个矮瘦的老太太,头上盘着发,双手负在了佝偻的背后,止不住的咳嗽似乎让那具身体更显弱小,让人感觉这病着的身子似乎一阵风就能给吹倒了一般。

    “来,屋里坐,”趁着自己停下咳嗽的空档,老太太朝院门口的人招了招手,“这夜晚的院子还是带着寒意的,屋里暖和,快进来坐吧。”

    老人家说着转身准备走进屋,忽然,猛烈的咳嗽让她不得不扶住了一侧的门,这一次的咳嗽似乎再也克制不住,瘦小的身子眼看着就慢慢滑落在了地上。

    “您没事吧?”玄曦终于看不下去了,快步跑向前,一把扶住了老人瘦弱的身子,“我扶您进去坐吧。”

    这回八成是弄错了,他的兴奋早已不复存在,只是瞪了一眼依然站在门外的幽凌轩。

    但是,他却在那张脸上看到了一抹无奈,他心里正狐疑着,无奈的人却抬脚走入了院中。

    正当他以为有人终于良心发现时,却发现幽凌轩一只手掌缓缓蓄起白光,然后手掌猛然握拳,手中所蓄之力四散开来,院子的木门发出重重的关合之声,院子的上空也笼罩在了一个闪着白色光晕的密网之下。

    什么情况?!玄曦仰着头,看着那张他从未见过的大网,这东西怎么弄出来的?!

    “咯咯咯……”在他正惊叹着这些神奇的道术之时,他手中扶着的老人却低着头发出渗人的诡异笑声。

    玄曦扶着的瘦小身体因为这奇怪的笑声不断抖动着,他搀扶着老太婆胳膊的手下意识的缓缓松开,在那笑声中,老太婆原本盘在脑后的发髻,也仿佛有生命般松散开来,垂至地面。

    “好一个困妖网。”苍老的声音忽然变的低沉而粗厉,这突然的变化,让玄曦的双手如触电般缩了回来。

    “如此修为,看来今晚定能让我饱餐一顿。”说着话的老太婆脖子僵硬的转向了玄曦,就像是带着卡槽的机关,咔咔作响。

    他终于看清了那老太婆的脸,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那并不是一张人脸,而是如犬类一般长着棕色毛发的面孔,口鼻突出,一双黑色无眼白的圆形眸子闪烁着诡异的兴奋,说话的嘴微微张开,露出粗壮而尖利的口齿,仿佛一口就能轻易的咬断人的脖子。

    玄曦后退一步,后背直接撞在了门板上,这老妖怪口中喷出的气息,带着一股让人恶心的腥气。

    “小道长颇有善心,作为报答,我会让你死的没那么痛苦,咯咯咯……”熊老太的脸皮做不出笑意,只能让上下牙不断敲击,发出让人发毛的声音。

    “别,别这么客气。”玄曦抬起手摆了摆,并不是他想在这个时候和一只恶妖客套,而是他的双腿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被熊老太灰色的长发裹成了龙须酥。

    他转眼看向不远处的幽凌轩,脸上又一次摆出一个无害的笑容,这下他总算是明白那人为何一脸无奈了。

    所以说,好心还真未必有好报!

    正当他心里懊恼的同时,灰色的头发以极快的速度将他整个人包裹了起来,很快,之前还开得起玩笑的他便成了一个顶着人头的灰色粽子。

    “喂喂喂,老东西,说话不算话啊,”玄曦张开嘴喘着气,“不是说让我死的没那么痛苦吗?你……让我有点……憋得慌……”他有些呼吸困难的抱怨道。

    幽凌轩见状,正要飞出夜晓,谁知那熊老太却聪明的将他这个人头粽子直接拉至面前当起了肉盾。

    “这位道长莫动气,误伤了小道长可就得不偿失了。”瘦小的身子躲在玄曦的身后,喷出的口气让他直犯恶心。

    果然就像白怅璃说的,这就是个惯犯,经验老道,幽凌轩只能紧握着夜晓,顾虑着迟迟不出剑。

    “啧,你这老东西也是不厚道,”玄曦见状,故意不满的抱怨着,希望能分散熊老太的注意。

    “我可不觉得陪着你一起死能有多痛快,不如你放了我,放开手脚大干一场,反正你都已经打遍道场无敌手了,还怕一个冷脸小道士不成。”

    “咯咯咯,”然而这恶妖却并不那么容易被他忽悠,只是依然发出渗人的怪笑,“你这少年真会说笑,我若放了你,过不了几招,我便会命丧这位道仙之手。”

    啧,没想到这老妖怪早已发现了幽凌轩道仙的身份,看来自己过于乐观了。

    不光如此,这有了一定道行的恶妖还把一切都看的明明白白,“我若拿着你,想必即便是道仙,也会处处顾忌吧。”

    熊老太说着,原本负在身后的双手分别长出数寸黑色的锋利指甲,其中一只离玄曦脖颈仅一寸的距离。

    这要是戳进去,他会死的有些难看吧。玄曦低头看着随时能要了自己命的凶器,不由想起了他在停尸房看到了那些尸体。

    “放了他,我可饶你一命。”幽凌轩冷声说道。

    “咯咯咯,看来我是抓住了一个不错的人质。”熊老太奇怪的笑声里带着兴奋。

    如果说之前这恶妖只是猜测,那现在便是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幽凌轩!你说什么呢?”玄曦望着眼前面无表情的人,心里却有些不甘心,“这老妖怪可害了不少人命!你是来除妖的,不是来放生的!”

    他当然明白,如果没有他的鲁莽,或许现在的幽凌轩不会如此被动,但他也并不觉得自己这条命值得被救,早晚都得死,他可不想窝囊的活着。

    “嚯?幽凌轩?”身后粗厉的声音因为这个名字更显兴奋,“千妖战的静忧道人,传说你斩妖无数,最终还杀了个魔道道仙,那人好像叫……”

    “住口!”幽凌轩眼眸中的寒气越加逼人。

    这道仙杀过人?居然还是同道中人?玄曦心中一惊,看来还真是小看了他。

    “咯咯咯,也对,陈年往事多说无益,想要这小子活着,就献出你的精魂!”

    锋利的指尖已经戳在了玄曦的皮肤上,分寸把握在只是让他破皮流血的程度。

    “嘶……”这样的程度也让他感受到了皮肉之痛,但此刻他却更想笑,因为熊老太提出的交换条件。

    “你这老东西怕是糊涂了吧,人家是道仙,我只是个市井小贼,这买卖做的和空手套白狼没区别,你就别做梦了,要杀要剐赶紧的,还能不能说话算话了?!”他还没来得及露出自嘲的笑,幽凌轩便给出了一个在他意料之外的回答。

    “好,”夜晓被幽凌轩抛到了一边,“你过来拿就是。”

    那抹白色的身影站在原地,仿佛在面无表情的静候死亡。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